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零七章 老香童

    我和黑大壮又闲聊了几句,黑大壮作为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认识很多社会边缘人,他跟我说,他和黑吉辽三地的很多老香童都有交情。说着说着,他想起一件事:“小冯,你要开堂口,首先要通灵窜窍,这些都办完了?”

    我点点头,告诉他都完事了,现在就差引领师,然后就可以正式立堂。

    黑大壮问我引领师找好没有,没有的话他帮着找,我赶忙说都安排妥当了。能看出黑大壮是真心想交我这个朋友,这个人别看蹲过大牢,其实本性还是挺好的。

    聊着聊着,我就告诉他,我有个护法大教主,是清风男鬼,如今已经不在了。黑大壮道:“以后你要出堂口,没有清风帮助是不行的,很多事都要通幽解决,有时候还需要到阴曹地府去走程序。为啥吉林的鬼堂名声那么臭,可照样有那么多的大老板找他们帮忙,香火钱成千上万的给,就因为鬼堂的老仙儿能进地府办事,这一条就拿住了不少堂子。”

    他想了想说:“小冯,你通灵,通的是阳灵还是阴灵?”

    我从没听过有这样的说法,摇摇头:“黑大哥,我不明白。”

    黑大壮点燃一根烟:“我也说不太清楚。大概意思,所谓通阳灵和通阴灵,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说白了,都能开阴阳眼看见鬼。它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通阳灵你只是个看客,只能见到鬼,它是什么出处,是怎么死的,一概不知。而通阴灵学问就大了,不但能见到鬼,还能和鬼感同身受,能体验它身上的情绪。”

    我来了兴趣:“这到挺牛逼。”

    黑大壮摇头:“这种本事说白了,就是他心通。就是说,你能通鬼的心通。说起来牛逼,可真要实地检验,其实非常痛苦。”

    “怎么讲呢?”我问。

    “你要知道鬼是什么东西,”黑大壮道:“鬼,都是一些无法投胎转世,或是进入阴曹地府的孤魂野鬼,他们有的横死,有的死无葬身之地,身上的怨气都是极大的。咱们寻常能看到这些东西,都已经吓得够呛,更别说他心通,去感知它们的情绪。这可比心理医生诊断精神病患者还要凶险万分。接触这些负能量时间长了,心理再强大也可能抑郁,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我沉默片刻:“黑大哥,你提起这话头,是不是说你有办法能让人通阴灵?”

    爷爷在旁边喝着茶水,猛地咳嗽一声:“小童!别乱打听。”

    爷爷不愧是爷爷,他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他怕我去通这个阴灵,真不是闹着玩的。

    黑大壮磕磕烟灰:“我不行,我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但我认识一个能通阴灵的老香童,道行极高,他的堂口就是鬼堂,拜的老仙儿据说是阴间的十大鬼差。”

    我没说话,脑子里在激烈的对撞,通阴灵是条不归路,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再想回头是不可能的。当初程海告诉我,开窍通灵是一辈子的事,这个东西一旦学会就离不开你了,说日后后悔了,不想通灵了,除非封死窍。封死窍也意味着这人就废了。

    黑大壮道:“兄弟,我说这个不是说鼓动你去通阴灵,而是话赶话说到这。”

    我没继续聊这个,又跟他寒暄了几句,我和爷爷从公司出来。我们又去办别的事,忙活完了爷爷先回村,而我找了借口留在县城,我让爷爷把毛球先带回去。

    晚上,我一个人在步行街溜达,满脑子都是黑大壮给我讲的通阴灵。

    我在心念中召唤出黄小天,问他知不知道通阴灵的事。黄小天沉默很长时间,说道:“小金童,我知道,程教主也知道,可这话我们没法跟你说。”

    “为什么?”我问。

    黄小天道:“通阴灵之后,人就变得半人半鬼了。”

    “我想了很多,”我说:“我觉得只有真正了解鬼,才能更好的解决它们带来的问题。不分青红皂白就用暴力手段来驱鬼,这不是正道。”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黄小天说:“你今日有此一说,就不愧小金童三个字了。”

    “我没那么大理想,”我说:“我只想做好程教主份内的事,如果程教主还在,我日后立堂,清风烟魂的事情自然交给他,他会怎么做?他是宅心仁厚,又有智慧的人,他会更加公平更加怀柔的手段,去处理鬼带来的问题。他不在了,他要做的我就替他做!”

    “你不后悔?”黄小天问。

    “后悔肯定会后悔,”我笑了笑:“但不能因为一件事肯定会后悔,就不去做它。该做总要做的。”

    黄小天欣慰地笑了笑:“好吧,我赞成。”

    说完这几个字,他就不再应答。我深吸口气,感觉如释重负。程海不在了,那我就做第二个程海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公司去找黑大壮,谁知道他出去跑业务了,工作人员告诉我,黑总晚上才能回来。我在县城晃了一天,傍晚时候接到黑大壮的电话。

    我到公司和他碰头,黑大壮穿着皮夹克,夹着小皮包,看我来了问吃没吃。我告诉他还没吃饭,黑大壮道:“走,兄弟,咱们先吃饭,有什么话饭桌上讲。”

    他带着我找了一家铜火锅,大冷的天,热气腾腾吃着涮羊肉。在饭桌上,我告诉他,我想通阴灵。黑大壮道:“昨天一给你说完这件事,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做。我当时就后悔了,不该跟你聊这个。兄弟,通阴灵是能获得神通,可性价比太低,得不偿失啊。通阴灵,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见鬼。”

    “我知道。”我说:“通阴灵是他心通的一种,属于鬼通,能和鬼魂感同身受。”

    黑大壮停下筷子看我。

    我笑笑,继续吃着火锅。

    黑大壮叹口气:“这本事一般没人学,属于菩萨行。兄弟,你要想好了,日后想反悔可别赖哥哥当初没提醒你。”

    “没事,我就想学。”我说。多余的理由我没说,说多了矫情。

    吃完饭,黑大壮抢我一步把饭钱结了。他坐在那闷闷抽了会儿烟,告诉我,要先打一个电话。

    他到外面打了电话回来,夹上皮包:“走,我带你过去,能通阴灵的老香童正在呢。”

    我跟着他出来,顺着步行街往里走。走了很长时间,前面出现洗浴中心一条街。我们这座县城号称黄都,别的不说,洗浴中心舞厅什么的鳞次栉比,在这趟街一家挨着一家。

    黑大壮带我进了一家黑舞厅,大厅里全是人,都是农民朋友或是务工人员,这里的门票一个人三元,捡破烂的也能玩得起。黑大壮看样是老熟客,门口的门童打着招呼,喊黑哥。黑大壮带我寄存东西,他重点强调身上不能留有灵物,那老香童道行极高,而且脾气古怪,带着灵物去见他,这是坏了他的规矩。

    我犹豫一下,把怀表留下,没有带黄小天一起进去。

    黑大壮领着我进了舞厅,里面黑灯瞎火,乌烟瘴气。周围是许多散座,往里走是雅座,再往里就是舞池,一大群女人涂脂抹粉站在舞池旁边,看见男的就过去搂胳膊:“大哥,来一曲不,随便摸。”

    黑大壮问这些女人,“玲儿在不在?”

    有人告诉他,玲上钟呢。

    黑大壮带着我在一边的雅座喝茶休息,等了能有十五分钟,过来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能有三十来岁,脸上那粉涂的比千层底的鞋都厚。

    “黑哥来啦,玩会儿啊,我给你安排最好的妮儿。”女人笑着说。她顺手拿起黑大壮在桌上的烟,轻车熟路地点上,吐了个烟圈。

    “玲啊,今天来,我是带小兄弟找大师的。”黑大壮说。

    这个叫玲的女人看看我,伸手在我的下巴上抹了一把,我浑身别扭,赶紧躲开。她笑了:“还是个雏嘞。”

    “别开我兄弟玩笑,”黑大壮有点不耐烦:“带我们去。”

    玲招招手:“跟我来吧。”

    我和黑大壮跟在她身后,她带着我们穿过舞池,到了后面。这黑舞厅原来另有玄机,前面是大厅和舞池,隔着一道暗门,后面是很多小包间,过道窄的一个胖子都过不去。过道口站着几个保安还有端茶倒水的侍应生,玲和他们耳语了几句,冲我们点点头,示意跟上。

    这里快赶上迷宫了,左转转右转转,又是上楼梯,又是下楼梯,全是镜子和螺旋梯,走的人晕头转向。这地方别说我了,估计警察来了也得晕。

    我们顺着楼梯到下面,玲来到一扇门前,顺手一推,里面是类似休息厅的地方。黑漆麻乌的,正前方挂着六十寸的液晶电视,上面演着动作爱情片,这电视可能是这间屋子唯一的光源了。隐隐能看到大厅里摆满了休息用的躺椅,上面有人在休息。

    我随便瞅了一眼,吓了一跳。旁边的躺椅上,有个年轻人正在用针管扎进自己的胳膊里,随着注射器推进去,他舒服的“哈”了一声。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个神秘的老香童,怎么藏身在这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