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零八章 春江南

    我拉着黑大壮的衣服,低声说:“黑哥,这里不像好地方啊。”

    黑大壮拍拍我的手,轻声说:“没事,有我。”

    玲带着我们绕过躺椅,我头皮发麻,这里聚集了很多道友,就是吸毒的人。他们躺在黑暗里,醉生梦死。有的躺椅挤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毫不避讳,搂在一起睡觉。

    这个休息厅相当大,玲带着我们到了最里面,靠墙的角落。这里有张躺椅,上面躺着一个老人。他穿着浴袍,露出的两条腿瘦得像是火柴棒子,遍布腿毛。躺椅旁边竖着一盏落地的台灯,散发着淡红色的暧昧光芒,照的老头全身都是红彤彤的。

    老人半躺在躺椅上,拿着一个画板正在画画。

    玲看到这个人,像是特别害怕,不敢靠过去,鼓足勇气俯下身轻声说:“大师,找你的人到了。”

    老头“唔”了一声,继续画着画,玲对黑大壮使了个眼色,便匆匆走了。

    黑大壮示意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这里温度很高,我们两个热的汗流浃背,便把外衣脱了。

    “大师,我姓黑,以前找过你看过事。”

    老头放下画板,转过头看我们。我倒吸口冷气,老人的脸真是吓到我了。他估计体重不到一百斤,脸上遍布老人斑,整个人像是骷髅一般,骨瘦如柴到无法形容。

    这个人太像一个死人了,只有浑浊的眼球偶尔动一动,才显示出他还活着。

    “什么事,说吧。”老头有气无力。

    黑大壮干咳一声:“我这位兄弟是要出堂的香童,和您老都是道上的。他听说您老能通阴灵,想求你帮他通一通,他也想学这个本事。”

    老头惜字如金:“考虑好了吗?”

    我赶忙道:“想好了,下定决心了。”

    “明天你们再来吧。”老头放下画板,颤抖着手拿起床头柜上一个注射器。他的气力似乎连注射器都拿不住,黑大壮赶忙上前:“我帮您老。”黑大壮拿着注射器,对准老头干枯的胳膊肘扎下去,慢慢推动。

    这一针下去,老头缓缓闭上眼睛,一脸的满足。

    我和黑大壮对视一眼,这老头别这么死过去了吧。傻子都能看出他身上已经没多少生命力,居然还在吸毒,真是不要命了。

    我们从休息厅出去,顿时懵了,满走廊都是镜子,不知道怎么走。那个叫玲的女人,已经不在了。这时,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侍应生,白白净净的,说话非常有礼貌,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七扭八拐,终于从这片区域出来,又回到前面的大厅和舞池。看着醉生梦死,正在跳艳舞的男男女女,我恍惚觉得刚才见老香童那一幕,像做了场噩梦。

    黑大壮拉着我坐在一个雅座上,让我别急着走,外面天冷风硬,一身汗出去就感冒,先在这里消消汗再说。

    我们两个嗑着瓜子,看着舞池里摸摸索索的男男女女,我低声问:“黑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了吧,”黑大壮说:“这家舞厅你别看门脸小,比起大洗浴中心不起眼,我告诉你,后台老板相当了不起,是省城的九哥。九哥可是个人物,买卖海了去了,这里只是人家一个小分店而已。九哥,我去年见过一次,他这人有个特点,特别喜欢结交有能耐的人。咱们刚才看见的老香童,一般人搞不定,可就卖九哥的面子。”

    他喝了口茶水:“兄弟,你真考虑好通阴灵了?”

    我“嗯”一声。

    黑大壮说:“老香童的样子你也看见了,他就是通阴灵的,你看看晚年成什么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我觉得你没必要把自己搭里面。”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后悔,没有说话。

    黑大壮道:“这样吧,反正也是明天晚上的事。你还有一天时间,要没想好呢,就回家慢慢想,想好了就来找我。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

    能听出来,他非常不想让我通阴灵。

    我们两个坐了一会儿,黑大壮就带我离开了舞厅,他回家去了,而我到旅店休息。这一晚上,我翻来覆去没睡着觉,想和黄小天唠唠嗑,黄小天不搭理我。

    到了深夜,我浑身焦躁,实在躺不住,从旅店出来,鬼使神差走到洗浴中心一条街。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里,我并不想找小姐什么的,我还是处子之身,不想那么轻易就交出去,没意思。我只想洗个澡,放松放松。

    我找了一家名为春江南的洗浴中心进去,换了手牌到里面泡澡。

    现在快到凌晨,池子里还有几个人,热气腾腾里谁也没有说话。我的困意上来了,擦净身子,领了套浴袍到楼上的休息大厅休息。

    大厅很黑,我摸黑到了最里面,躺下就睡了。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手被人摸,挺痒的。有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小兄弟,玩玩不?”一只细细嫩嫩的手摸到了我的胸膛,顺着浴袍要往里去。

    我一下清醒过来,抓住那只手,说道:“我不需要,别干扰我,我要睡觉。”

    说着,我回头去看这个女人。

    等看清了她,我一下愣了,那女人也愣了,我们四目相对。

    “二,二丫姐……”我颤抖着说,眼前的女人正是二丫姐。她擦着厚厚的粉底,涂着红嘴唇,穿着超短裙,下面露着白花花的腿。

    “小童,你怎么也来这里?”二丫姐别过脸,深吸口气:“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赶紧走,这里不是你来的。”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二丫姐,你跟我走吧,你怎么干起这个来了。”

    “干这个我愿意,这不是你来的,你走!”二丫姐扯着我。我紧紧抓住她不放:“二丫姐,是不是坏人逼你的?你跟我走好不好,我带你回去!”

    “你不懂!”二丫姐歇斯底里喊了一声:“没人逼我,是我自己要做的!我再也不回那个家了,这就是我的家。”

    “好,好,”我软语安慰:“咱们不回那个家了,咱们换个工作,不做这个好吗。我这有点钱,你拿着去南方……”

    话还没说完,二丫姐的眼泪夺眶而出,用力撕着我:“你赶紧滚,这不是你来的地方。我也不是以前的二丫姐,你赶紧走吧,我就是只鸡!”

    我们这一吵吵,整个休息大厅都听到了,这里本来相当安静,客人们都在休息,听到这里有动静,都转过头看过来。

    这时过来几个人,有和二丫姐一样打扮的小姐,也有五大三粗的汉子。有个女人说:“春梅,怎么了这是,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

    二丫姐竟然还有个假名,叫春梅。她赶忙说:“没事,遇到个老乡。”

    五大三粗的汉子眨眨眼:“怎么个意思,我好像听明白了,你不想做老乡的生意?春梅,这就不对了,你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送到兜里的钱怎么能不要呢。看这小子白白净净的,躺在那三分钟也就完事了,你就当撒了泼尿。”

    旁边的人“呼”一下笑了,几个小姐乐得咯咯的:“大力哥,你真是太有才了。”

    汉子呲着黄板牙傻笑:“这叫幽默,懂不。我以前在小剧院看场的时候,拜过二人转师父的。”

    二丫姐给我递眼色,低声说:“小童,你赶紧走,有什么话等再说。”

    我拉着她的胳膊:“不行,你跟我一起走!”

    这个叫大力哥的汉子摸着板寸的肉脑袋:“兄弟,怎么回事,你这是要包夜啊。有钱吗,五百包夜,人你带走。先把钱在前台交了。”

    “我是她弟弟,我不能让她在你们这继续干了。”我说。

    这时候,越聚人越多。大力哥挥手:“没什么好看的,大家都散了吧。”

    他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抬手就是个大嘴巴。我没想到他能真动手,这一巴掌多狠吧,直接把我扇耳鸣了,半拉脸都麻了。

    我捂着脸蹲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

    大力哥叫过几个男的,对我拳打脚踢,他拽着我的浴袍,在地上拖:“马来隔壁的,跑这闹事来了。”

    二丫姐冲过来,护住我,哭着说:“大力哥,你放了他吧。他是我弟弟,我求求你了。”

    大力哥松了手:“过来两个人,把这小子扔出去。春梅,放了他行,一会儿你得伺候伺候我。你这小妮子,伺候人也挑人,以前总是糊弄我,这次你拿出点真本事,让我也舒服舒服。”

    二丫姐摸着我的脸,哭着说:“小童,你赶紧走吧,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行不行,你以后也别来了,这地方不是你来的。”

    我被两个保安架起来,穿着浴袍从洗浴中心的后门扔出去,外面是胡同,冷得冰窖一样,已经是零下了。有人抱着我的衣服,劈头盖脸都扔在地上,门重重关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