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零九章 诸法空相

    冒着寒风我哆哆嗦嗦把衣服穿上,在泥水里捡起怀表,黄小天的声音在心念中响起:“小金童,要想做出改变,首先自己得拥有力量。”

    “力量……”我喃喃地说。

    “能力越大,你能改变的才能越多。”黄小天说。

    我扶着墙慢慢从胡同里走出来,想着二丫姐心如刀割。从程海出事之后,一直到现在,我连遭打击,深深感觉到无力,这种感觉让我心痛。我以前想过放弃出堂,做个普普通通务农的农民,现在我断绝了这种想法,我想拥有能力,拥有力量,去改变一些事。

    回到旅店,我辗转反侧,几乎是抽了一宿的烟。

    第二天我给黑大壮打电话,拐弯抹角问他春江南的事。黑大壮愣了:“你问那个干什么?”我把二丫姐的事告诉他,黑大壮叹口气:“兄弟,算了吧,这种事不是你能管的,连我都不能过问,那是人家的家事。”

    “黑大哥,你只要告诉我春江南的背景就行了。”我说。

    黑大壮沉默片刻,说:“春江南背后的老板叫龙爷,家是沈阳的,他买卖开的极大,春江南不过是人家其中一个小买卖。他和九哥一样,都是道上的至尊大佬,他们的能量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想象到的。兄弟,你替你们那个老乡出头,无异于螳臂当车。”

    “黑大哥,”我说:“我决定好了,要去通阴灵,今晚麻烦你再带我去。”

    黑大壮叹口气:“你想好就行,咱哥俩之间谈不上麻烦,你要日后有了大能耐,哥哥我最高兴,到时候你还能帮衬帮衬我。”

    我们约好了时间,晚上碰头,去找老香童通阴灵。

    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我到黑大壮的公司找他。黑大壮正在清点山货,看我来了,不再工作,嘱咐下面人走的时候关好门,他夹着小皮包带我出来。我们又去了那家黑舞厅,还是找那位叫玲的女人。

    这女人应该是个小头目,那些鸡都听她的,当她是大姐头。玲见是我们,也没有废话,带我们进到后面,七扭八拐又到了地下休息室。

    这休息室特别的黑,唯一的光源就是前面的电视,演的什么根本没人看,这里齐聚瘾君子,空气中都透着诡异的香气。

    我低声问黑大壮,这里就是个县城,怎么会有这么多道友。黑大壮压低声音告诉我,这地方是九哥罩着的,一般人不敢查,不光是县城的人,还有很多其他地方来的。这里是毒品的一个集散地。

    我对九哥的印象马上差了,干什么不好,非得涉毒,这是丧良心的事。这地方让人浑身不舒服,像是旧社会的大烟馆。

    玲让我们在过道等着,她先进去打招呼,很长时间才出来,带着我们往里走,穿过休息大厅,来到一扇暗门前。

    她推开门,里面黑不隆冬的。

    黑大壮和我正要往里进,玲一把抓住黑大壮:“你们今天到底谁来见大师?”

    黑大壮指着我:“他。”

    “那他自己进去,大师不见外人,你在外面等着。”玲说。

    我对黑大壮点点头,然后硬着头皮进到门里,刚进去,门就在身后关上了。屋里黑灯瞎火,一点光亮没有,我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心怦怦跳。

    这时在不远处亮起一团火光,有人点燃了蜡烛,借着光看过去,那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已经行将就木,干枯的像是一具风化的尸骨,正是老香童。

    床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正小心翼翼伺候着老香童躺在枕头上。

    勉强看到这屋子不大,除了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子,别无他物,甚至连窗都没有。

    那男人伺候好老香童,端起蜡烛照过来,语气和善:“你好,我是大师的徒弟。”

    我赶忙道:“大哥你好,我姓冯,你叫我小冯就行。”

    “你的事他们和我说了,”男人说:“你想找我师父通阴灵。”

    屋里这个场景太诡谲了,我头皮发麻,心里直打退堂鼓,干咳一声说:“那啥,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男人道:“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想通就给你通,老爷子眼瞅要不行了,多济一个人对他的功德也有好处。”

    这时床上躺着的老香童,忽然睁开眼,胸口像是拉风箱一样:“那小孩儿来了?”

    男人赶紧道:“师父,他来了。”

    “先给他称称重,”老香童气喘吁吁说:“低于五十不能要。”

    男人对我说:“来吧,先称重。”

    “称重?”我疑惑。

    男人道:“不是称你的体重,是称你魂魄的重量。五十是咱们出堂做香童的标准线,低于这个数值,魂魄就太低级了,不适合通阴灵。”

    我从来没听说过还有给灵魂称重的,现在黄小天不在身边,只能硬着头皮来。我点点头:“行啊。”

    男人搬来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让我坐在这。

    我正襟危坐,男人端着蜡烛来到身后,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后脖子的汗毛都起来了。这时,一只手覆在我的后脑,男人在给我灌顶。

    我说道:“这就开始了……”话还没说完,忽然一股大力传来,像是往头上放了一块大石头,我头猛然低下,感觉脑袋沉甸甸的。黑暗中出现了很多幻景,我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在,他们或坐或站,最怪异的是,我看到有个活猴子一样的怪物趴在老香童的身上。

    这怪物怎么形容呢,模样就跟《指环王》里那个咕噜差不多,全身雪白,零星数根头发披散着,它慢慢动着,蹲在老香童的前胸。

    老香童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看着天花板,身上还蹲着这么个玩意。这一幕简直就是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我揉揉眼,眼前看到的一切似幻非真,难道自己睡着了,这是噩梦?

    后脑的那只手松开,我的脑袋一阵轻松,眼前的场景都消失了。那些模糊的人影都不在了,包括那只咕噜。

    男人从椅子后面走过来,把蜡烛放在桌上,他看着我:“还不错,称重78。”

    “我刚才看到一些东西。”我磕磕巴巴地说。

    “哦?看到什么了?”男人颇有兴趣地问。

    我指着老香童说:“我看到一个怪物趴在大师的身上。”

    男人笑:“那不是怪物,那是我师父的阴神。”

    我倒吸口冷气,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阴神是这种样子,简直比鬼都吓人。

    男人说:“我师父马上要死了,死了之后元神就会变成你看见的那东西。那东西非人非鬼非灵,很难形容是什么,这是他修行的结果,也是他的法门所在。”

    我咽了咽口水,没说什么。刚才看到的那个怪物,散发着极其邪恶的气息,感觉比恶鬼都要邪,什么样的法门能造就出这么一个怪东西来?

    “小伙子,”男人说:“我是他的徒弟,我都不敢通阴灵,你有这个胆气很让人佩服。我师父的法门终于也可以传下去了。”

    我暗暗叫苦,会不会通完阴灵之后,我也能变成老香童这么个鬼样子,日后人不人鬼不鬼的。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二丫姐,想到了逝去的程海,心里一咬牙,豁出去了!

    男人走到桌前,“噗嗤”一口吹灭蜡烛,屋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在黑暗中轻柔地说:“你到床边蹲着。”

    我摸索着来到床边,跪在那里,一只干枯的手放在我的头顶,黑暗中听到一个老人喉头发出的喘息,老香童痛苦至极,呻吟着一字一顿说:“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最后一个“减”字说完,那只手从我的头顶缓缓落下,摔在床上。我马上有了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老香童死了。

    我想站起来,忽然之间就看到整个房间变成暗红色,像是点亮了一盏被红布包裹的灯。红色极为腻人,类似佛堂暗室里的光,让人不舒服。

    我看到房间里凭空出现很多模糊的人影,它们像是雕像一样凝固在原位,淡淡的如同雾气凝结而成。那咕噜一般的怪物又出现了,它蹲在床上,凝视着死去的老香童,而后忽然转头,看见了我。

    眼神里是无法形容的邪恶。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它慢慢转动身子,面朝我。

    我坐在地上,往后面躲,正看见墙角处端坐着老香童的徒弟,那男人盘膝打坐,一动不动,垂着头跟死了差不多。

    屋里充斥着一股邪魅之气。我闭上眼使劲再睁开,眼前还是红彤彤一片。

    做梦,做梦,我拼命扇着自己嘴巴子,肯定是做噩梦。

    床上的怪物突然纵身跳下,像猴子一样朝我跑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