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章 冤魂不散

    我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这时那怪物爬到我的近前,看看我,忽然纵身掠过,直奔墙角的男人。

    它跳到男人的身上,用奇怪的姿势抱着他,我傻愣愣看着,男人仰面长吸了口气,紧接着醒了。他站起来,身上还挂着那个怪物,可毫不察觉,随手打开了屋里的灯。

    灯光亮了,房间的红色刹那消失,那些模糊的人影也都不见了。屋子里只有那个男人,和床上直挺挺的死尸。

    男人走过来,递过来一只手,把我拉起来。我看着他,使劲揉揉眼,已经看不到那个怪物了,不过我有强烈的直觉,那东西还挂在他的胸前。

    “小伙子,不错嘛。”他笑了,笑得很诡。

    我看看他,忽然明白什么,又看看床上的死尸,大声说:“你,你是老香童,你是大师?”

    男人笑着点点头:“小伙子,悟性不错,聪明。”他拍拍自己:“这人名义是我的徒弟,其实是我精心培养的炉鼎,就是为了预备今日之事。”

    我遍体生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夺舍?我说不出话来,屋里充满的邪魅之气让人喘不过气。

    男人道:“以后不要叫我大师,这件事只有你我两人知道,你是机缘巧合赶上了。小伙子,你叫什么来着。”

    我喉头咯咯响:“冯子旺。”

    男人点点头,看着床上的死尸说:“我临死前,最后一个给你通了阴灵,你算是我前世最后一个弟子,这就是情分。记住我现在的名字,我叫陈南,日后你管我叫师兄即可。”

    他转身往外走,我赶忙在后面说:“刚才我看到了……”

    他摆摆手:“看破不要说破。你已经通了阴灵,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有这样的鬼通本事,就连吉林鬼堂的人也没几个会的。冯子旺你且记住,看到什么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尤其是通阴灵这样的事。这不是什么好事,绝非祥瑞,说出来对你没好处。”

    我揉揉太阳穴,答应一声,跟着他出了密室。

    他拿起挂在墙上的内部电话,向外打了个电话。时间不长来了两个男人,抬着一口薄棺,进到密室里。再出来的时候,尸体已经装殓好了。

    这个自称陈南的男人,表情一变,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拍着棺材哭:“师父啊师父,你怎么就走了,呜呜……”

    我看得汗如雨下。这个陈南就是老香童,他在装模作样哭自己。

    我心生寒意,实在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便低声说:“陈师兄,没什么事我就……”

    陈南摆摆手:“先等等,我带你去看一个人。”

    他擦擦眼泪站起来,和那两个男人交待了一声,他们抬着棺椁出去了。休息大厅里不少人在休息,他们极度麻木,看着抬着棺材,脸上没有表情,该吸毒吸毒,该睡觉睡觉。

    陈南示意我跟着来,我们两个到了大厅的东北角,这里有张躺椅,上面躺着一人。这是个吸毒的道友,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浴袍,身边搂着一个小姐。

    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零零碎碎的工具,我也看不懂,但知道不是好东西。

    陈南拉过椅子坐在旁边,轻声说:“东哥。”

    这个道友勉强睁开眼看我们,嘴里“唔”了一声。

    “东哥,”陈南说:“这个小伙子是我师父关门弟子,很有道行,他来看看你的情况。”

    “大师呢?”这个叫东哥的问。

    “刚刚过世了。”陈南说。

    东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看看我:“小朋友,那就麻烦你了。”

    陈南站起来说:“东哥是夜市那片的老大,他最近出了点事,感觉身子不爽利,特别沉,干什么都没精神。你用通阴灵的法子帮他看看。”

    东哥看着我苦笑:“小朋友,玩女人我都没精神了,你既然是大师的徒弟,快帮我看看吧。”

    我低声问陈南:“陈师兄,我怎么才能用出通阴灵?”

    陈南告诉我,集中所有注意力在双眼上,在心中观想意念,灵意就会通双眼。

    我深吸口气,对着东哥,双手的食指点在太阳穴上,开始默念观想。

    一开始总是找不到感觉,突然之间,双眼看到的东西变成一片红色,和刚才密室里那种红彤彤的感觉一样。

    眼前场景也开始发生变化,我一下就看到在东哥的身上趴着一个老人。这老头只有上半身,看不见下半身,身体是半透明状,似有似无之间。

    老头黑气弥漫,充满了滚滚的负能量。我看到他,他似乎有所察觉,猛然转过头来,我吓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老头长得极怪,眼角眉梢全都吊着,嘴角露出恶毒的笑意。眼睛飞快眨动,像是卡通动画里的人物。

    此刻他好似一条巨大的人形水蛭,攀附在东哥的前胸,不停扭动,东哥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阳气都被它吸食了。

    他心通并不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而是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通阴灵这种诡异法门,就是能感受到鬼的情绪。此刻我能感觉到东哥身上这个老鬼,充满了极大的怨念。这怨念我无法解读,如同千斤巨石压在胸口窝,上不去下不来,堵得这个闹心。

    我揉着太阳穴,头像炸裂一样难受。陈南拍拍我的肩膀,我苦笑说:“陈师兄,怎么才能再收回通阴灵。”

    “这我就没有办法了。”陈南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那这个法门也太便宜了。我只能教给你怎么用它,至于怎么回去,我也不太清楚。只能熬,时间一过就好。”

    “要熬多长时间?”我颤抖着说。

    “每个人体质不同。”陈南说:“我……我师父是十五分钟,你就不知道了。”

    我咬着牙忍着,全身颤抖,冷汗像水一样流下来。

    东哥看着我:“小朋友,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老老实实告诉我。”

    我勉强抬头,他胸口挂着的老鬼在侧脸看我,老鬼对着我笑了一下,露出一排很小的尖牙。

    鬼,其实和人看起来差不多,丑又能丑到什么地步呢。平常生活里看见丑人大家顶多觉得恶心,著名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够丑的吧,人们见到他是厌恶和欺负他,可没听说谁看见他吓得浑身发软。那么为什么鬼就这么吓人呢?

    我现在通了阴灵,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鬼。

    鬼,其实就是一种情绪,它强烈的影响到了我,如同深深的噩梦。很多人都做过噩梦,梦里吓得不轻,可醒了以后,再回头琢磨,觉得也没啥,不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害怕。

    这里有个逻辑关系,不是因为梦见了恐怖的场景而害怕,而是因为害怕才梦到了那些场景。

    梦中的场景随着情绪和心念而生,它自动匹配你的恐惧,所以先有了梦魇,再有的噩梦。

    此时此景我就像做噩梦,并不是看见这个老鬼我才害怕,这个老鬼和恐惧的情绪像是同时诞生在我意识里的最深处。

    我有一种感觉,就算通阴灵这股劲过去了,我也会在自己的梦里再看见他。

    那么,通阴灵时间长了,我会不会变得梦境和现实不分……如果真的那样,我真就会成了精神病。这得多强大的心理才能支撑这种神通?!

    我往后退退,尽可能离东哥远一些,他和他身上那个老头散发出来的负能量太大了。

    我喘了一口说道:“东哥,你身上有个鬼。”

    这句话说完,东哥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都愣住了,那女人撑起胳膊肘看过来。休息大厅很黑,气氛压抑,东哥声音颤动,他是混黑社会的,却非常怕鬼。

    “是什么鬼?”他牙齿打颤。

    我说道:“是一个老人,只有半个身子,他挂在你的身上,就在你胸口的位置,他正在吸你的阳气。”

    我话音一落,东哥“啊”的叫了一声,“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竟然跪在我面前:“小神仙,你救救我啊!”

    陈南赶紧扶起他:“呦,东哥,这可使不得。你是不是知道这个老鬼的来历?”

    东哥锤着自己脑袋:“前些天夜市有个烧烤摊位没交管理费,我就过去催了催,租摊位的是老两口,家里养个小孙子。遇到这种情况,其实好好说,我是能通融的,可那家老太太说话难听,闹得整个市场都鸡飞狗跳的,我就出手扇了她一个嘴巴,又打了老头一顿,这样的事不能惯。谁知道转过天,就听说老头自杀了,跳楼。跳就跳呗,好死不死摔在路当中,正好来个车压过去,压成两截了。”

    说到后来他语焉不详,整个事听着挺轻松,其实我都能想象到东哥当时什么样,地痞流氓仗势欺人,对老人连打带骂。现在老头死了,没想到冤魂不散,直接缠上了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