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忘初心

    我对东哥说:“我可以看,但驱鬼并不擅长,陈师兄还是你来吧。”

    陈南点点头,劝慰了东哥几句,说这件事交给他了。他让东哥好好休息,然后送我出去。

    陈南做个手势,示意我跟着他走,此刻我的头疼得厉害,像是戴着一个紧箍咒,使劲往外扩,脑仁都在酸痛。不敢抬头看东西,生怕头晕直接昏迷在当场。

    我跟着陈南走出休息厅,眼前依然是红彤彤的,这是通阴灵的后遗症,现在还没有退去。

    黑大壮正在门口,看到我来了,赶忙过来打招呼。陈南道:“小冯,我就把你送到这里,日后有缘咱们爷俩再见。”他也没给我留电话,径直回去了。

    黑大壮看我吓了一跳:“兄弟,脸色怎么这么差,没事吧?通阴灵了吗?”

    我虚弱地点点头:“黑大哥,这通阴灵简直要人命,你送我出去吧,我头晕的厉害。”

    黑大壮拉着我的手往外走,七扭八转到了前面的黑舞厅。刚一进去,我就吓得两腿发软,整个舞厅乌烟瘴气,不光是有很多人,还有很多鬼在。这些鬼或是透明或是半透明,夹在人群之中,它们有男鬼有女鬼,大部分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狰狞鬼,全身赤裸,皮肤就像是火山岩一样,两个眼珠子通红。

    在黑舞池里,很多男人正搂着小姐跳贴面舞,手在上下动着。就在他们旁边,充斥着无数的恶鬼。恶鬼站在旁边,一边看一边舔舌头,表情怪异,犹如西方扑克牌里的小丑。

    恶鬼对着男女开始吸气,阳气像浅浅水流一样,被这种恶鬼吸走。随着阳气消散,男人和女人的情欲开始高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开始又亲又摸,像是失去了理智。

    我在舞池外看的心惊肉跳,脚下迟缓,黑大壮回头看我,问怎么了。我磕磕巴巴说:“黑大哥,我看到这里全是鬼,尤其有一种恶鬼在吸阳气。”

    黑大壮低声道:“不要惊慌,就当没看见,跟我往外走。待会儿我告诉你,那些都是什么鬼。”后面的话,他没有说,拉着我疾步前行。

    我低着头,在心里告诫自己,看见就当没看见。我们穿过舞池,穿过那么多的恶鬼,终于来到舞厅外面。此时月明星稀,夜风极冷,一出了舞厅,被外面的风一吹,我打了个激灵。眼前的红彤彤消失了。

    我四下里去看,周围偶尔有夜游客,那都是普通人,已经看不到恶鬼了。通阴灵时间终于熬过去了,我又恢复了正常。我低头看看,从通阴灵看东哥,到出舞厅,整个过程大概在十分钟左右。这我心里就有数。

    这个过程虽然极度痛苦恐怖,但熬过去就好了。我深吸口气,从来没觉得空气竟然如此清新。我心情轻松,问黑大壮,刚才的话还没说完。

    黑大壮点燃一根烟:“小冯,我曾经认识一个有阴阳眼的孩子。我认识他的时候,也就八九岁那么个样子,现在在哪就不知道了。当时是在农村,那时候孩子他爸晚上搞了一些碟片来看,都是岛国动作爱情片。我们晚上正看着,谁知道那孩子醒了,推门进来,也在那看。我们不知道啊,忽然那孩子在身后说,爸爸,电视里有一个鬼。这句话一出来,可把我们吓完了,赶紧关了电视。然后我们就问他是什么鬼,小孩说,电视里叔叔阿姨光屁股在床上的时候,他们身边蹲着一个鬼,正在居高临下看着。”

    “那是什么鬼?”我问。

    黑大壮说:“小孩子也说不清,说是面目狰狞,特别吓人,哦对了,两个眼珠子通红通红的。”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声,刚才在舞厅里看到的,应该就是它。

    黑大壮道:“后来我弟弟失踪,到江北找他的时候,有幸拜会了一个道长,无意中聊起这个事。道长告诉我,那叫淫鬼。只要你是不正常的男女交往,扯犊子什么的,那种鬼就会现身,就跟苍蝇落在粪便上一样,寻着臭味就去了。这种鬼会吸阳气,能让男女之间情欲炽烈。而且不单单是男女通奸才会出现这种鬼,就连男人看那种片,做出种种幻想的时候,淫鬼也会出现,吸你的阳气,诱惑你做出自渎行为。为啥有句话叫,意淫暗损阳精呢,一次两次没有事,可次数多了,这人也就废了,身体不自觉中就被掏空。”

    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跟做了场噩梦差不多。

    当天晚上,黑大壮邀请我去他家过夜。黑大壮家在沈阳,老婆孩子都在那,这也是为了孩子考虑,大城市的教育资源不是小县城能比的。他在辽宁各地做买卖,天南地北的跑,尤其是我们这个县城,来的次数最多,便租了一居室的小公寓。

    屋子收拾很干净,他给我展开了行军床,我们两个唠了一晚上,我把通阴灵看东哥的事跟他说了,黑大壮冷笑:“东哥我知道,顶不是个东西,他称霸夜市,谁要摊位就得给他钱,而且他不开收据,不留文字,为啥,他知道自己是违法的。以前的时候,他还干过一个摊位卖好几个人的情况。俗话说盗亦有道,像他这么不讲究的恶人,自有报应。那老鬼缠着他,我看都是轻的,以后还不定怎么回事呢。”

    说到这里,黑大壮语重心长:“兄弟,你要以后能耐大了,一定要守住这个底线,不是什么人来找你,你都给他看事,咱们也分个三六九等。要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种,就让他自生自灭,帮他才是有违天道。”

    天蒙蒙亮的时候,黑大壮睡过去,鼾声如雷。而我双手枕着头,看着天花板,一直没有睡意,经历的乱七八糟事一大堆,几乎没时间好好消化。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正睡得朦胧之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爬到胸口。我眯缝着眼去看,是一个极似咕噜的怪物,我陡然清醒,这不是老香童的阴魂吗,它不是已经上了陈南的身吗,怎么又会到我这里?难道,难道它想夺我的舍?

    我吓得身体发软,猛地坐起来大叫一声。等起来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咕噜,外面天光微亮,屋里静悄悄的,黑大壮揉揉眼翻了个身:“兄弟,你咋了?”

    我摸摸头,满头冷汗:“黑大哥,刚才我好像遇到梦魇了。做了个梦,梦见那些恶鬼找来了,就在床上。”

    黑大壮坐起来,拿起烟抽出一根扔给我,然后自己也点上。

    他说:“兄弟,这就是通阴灵的后遗症。你会模糊现实和灵界的区别,没有办法,只能靠自己过这心魔关了。做香童这一行,本来就是和阴阳打交道,为啥大部分香童看起来都神神叨叨的。我认识的许多香童,都没什么大文化,这样的人最容易被神神鬼鬼的念头所侵蚀。兄弟,我就没什么文化,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你要好好的,只有心理强大了,才能熬过这些难关。”

    他这番话让我刮目相看,我忽然找到了生活的奔头,以后会面对更加棘手的问题,首要一条,就是心理强大,要用文化武装自己。

    “谢谢你,黑大哥。”我由衷地说。

    黑大壮嘿嘿笑:“我弟弟没了,我就拿你当弟弟了,睡觉睡觉,好好休息。”

    而后几天,黑大壮硬留我在县城,他白天忙工作,我就到公司帮忙。晚上,他呼朋唤友,我们就去吃吃喝喝,唱唱K,不过洗浴中心舞厅那地方我是再也不去了,一到那地方就想到二丫姐和种种淫鬼,我就有种生理性的反胃,就想吐,恶心得要命。

    在县里住了小一个礼拜,我又回到村里。天冷了,山中万物都要休息,爷爷没事的时候就领我去冰钓。我们村外有条河,到了冬天冻得邦邦硬,每家都有简易的打桩机,突突突给冰面打个窟窿,在里面下了渔网,拉出来的时候也能网到不少鱼。

    这天我裹得像个熊猫,和爷爷在冰面上凿冰,忽然有人远远喊我,我回头去看,是王二驴!他出山了。

    我赶忙跑过去,我们两人拉着好一顿跳,他兴奋地说:“我通过老仙儿的考验了。老冯,咱们可以出堂了。”

    爷爷拖着渔网过来,呵呵笑:“石生,我打了几条大鱼,今晚上你们家,让你妈妈做,我跟你爷爷好好一顿。”

    王二驴嘴是真甜,拉着我爷爷的手说:“爷爷,等我出堂挣了大钱,给你买许多好吃的。”

    爷爷放声大笑:“只要你们兄弟不放初心,日后能守望相助,那就比什么都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