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云里雾里

    王二驴站在门口抱拳:“各位老少爷们,今天是我们家堂口的第一单,先谢谢大家捧场。”

    有人在下面喊:“露一手给我们瞧瞧。”

    周围人轰一声笑了。

    王二驴闪开一条道:“看事的都屋里进。”

    我们这房子面积不算太大,进来几个事主,其他看热闹的都自觉在门口。尤其院里做暗门子做生意的老娘们,忙活一宿了大早上本来要回去睡回笼觉,见有这么个西洋景都不走了,一人捧着一把瓜子,在窗外一边看一边磕。

    张姐把孩子领过来。王二驴看人挺多,他本是个人来疯,人越多越精神。洋洋得意和我对视一眼。我在旁边站着也挺荣耀,甚至有些羡慕这个场面,这叫人前显贵鳌里夺尊,以后我出堂的时候有这样的面子就好了。

    王二驴从神龛上抽出一根长香,慢慢点燃,然后问张姐红布拿来没有。张姐从购物袋里取出红布,规规矩矩叠成几层的四方形,放在神桌上。她还准备了大鱼大肉的供品,四个碟子八个碗的,一一放好。

    王二驴道:“你替你们家孩子燃三根香吧。”

    张姐答应一声,从桌子上取来三根香点燃,然后规规矩矩跪在老仙儿的神桌前,磕了三个头,起来的时候把香插在香炉里。

    等什么都利索了,王二驴这才捧着手里的香,放到自己的脑门上贴着,默默念叨了几声,然后把香插好。

    这一插上,他喊了一声:“老仙儿营堂,开堂看事喽。”

    话音一落,全身颤动,脸色变了。气场和表情的变化,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我赶紧说:“老仙儿窜窍上身,准备看事。”

    王二驴一转身,说话的腔调像女人一样:“门儿关上,窗帘都拉上。”

    我屁颠屁颠过去,把门关好,然后拉上窗帘。屋里本来就有点背阴,窗帘一拉,顿时黑漆漆的。屋外那些看热闹的,越这样越是心痒痒,趴着窗缝撅着屁股往里看。

    王二驴来到孩子近前,把手放在头顶。沉默了一会儿,放开手,回到神桌拿起一个铜铃铛,围着孩子转圈。

    一边转一边念念有词,不知念着什么。

    屋里静悄悄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气氛凝重而压抑。

    王二驴越转越快,手里的铃铛叮叮作响。小孩本来垂着头,竟然慢慢抬起头来,所有人都倒吸口凉气。小孩的双眼漆黑如墨,看不见眼白,一水的深黑色,极其妖魅。

    王二驴念叨着:“小清风,不要占着常人的身子,俗话说人鬼殊途,人自有人的命运,你有你的修行,赶紧脱离肉身而去吧,莫要犯了天条毁了道行,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铃铛停在孩子的头上摇动不停。孩子木桩子一样钉在原地,一动不动。

    忽然间,孩子的脸上浮现出类似蜘蛛丝一样的细线,密密麻麻的,好似毛细血管浮现出来。

    孩子的整张脸显得怪戾无比,头发根冒出了白烟,两只眼球也由深黑转成血红。

    王二驴还在诵经,他念的正是宇宙语,是烟魂和清风之间沟通用的语言,说白了就是鬼语。

    屋里鸦雀无声,孩子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像是吹了气一样。

    王二驴停下咒语,面色凝重,伸手掐住孩子的脉搏,嘟囔着,“怪。”

    我可不是看热闹的,是给人家老仙儿打下手的,赶紧过去低声问:“姑姑,咋了?需要我做什么?”

    王二驴掐着这孩子的脉搏,凝神说:“奇怪,按理说这孩子早就应该死了。”

    我头皮发麻:“姑姑,这怎么话说的?”

    王二驴摆摆手,让我退到一旁,他把张姐叫过来:“大妹子,你告诉我,孩子最近有什么反常表现?”

    张姐诚惶诚恐:“一直就这样,跟傻子似的。吃饭也吃,睡觉也睡,就是不说话,不和人交流,把自己关在屋里。”

    王二驴又问,孩子一直就这样?

    张姐急了:“老仙儿,我没撒谎,一直就这样,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王二驴凝神,犹豫一下说:“这孩子按脉象来说,是死脉,早已经死了。我暂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先把他身体里的清风驱出来再说。“

    张姐瞪大了眼睛:“老仙儿,我们家可是好孩子,虽说中邪以后傻乎乎的,可人是好人啊。怎么好端端就死了,你说话可负责!别拿言语糊弄我们娘们。”

    我在旁边赶紧道:“张姐,你就别捣乱了,先退到一旁,看老仙儿怎么弄。”

    王二驴举着铃铛再次摇晃,嘴里越念越快。孩子的反应也开始剧烈,从嘴角开始流血,眼睛也是艳红色的。

    那个戴绿帽子的老汉应该是亲戚,瓮声瓮气地说:“怎么出血了?我告诉你们,孩子出什么问题,你们要负全责!”

    王二驴不搭理他,继续念咒。就在这时,突然屋里传来“唧唧”一声叫。我咯噔一下,是毛球!

    毛球很懂事,相当通人性,它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肯定不会瞎捣乱,突然这么一叫必有缘故。

    我进了布帘后面的生活区,看见毛球站在我的枕头上,举着两只小爪子唧唧叫着,指着后窗。心念中黄小天道:“小金童,那地方有阴气!”

    我赶紧推开后窗,这里是大院后身,墙角旮旯堆满了破烂,什么都没有。我想翻出窗看看,可现在前面正驱鬼,到了关键的时候,我又脱不开身。

    黄小天知道我的心意,说道:“小金童,让毛球出去查查怎么回事,也该让它出去锻炼锻炼了。”

    我捧起毛球,郑重地说:“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这是交给你的重要任务。”

    毛球点点头,唧唧叫了两声,我把它从后窗递出去,它别看胖,可活动起来犹如一道光影,嗖一声就不见了。我正看着,这时候前面吵了起来,我赶紧把后窗关上,来到前面。

    一到前面我就懵了,张姐他们家人把王二驴围在中间,七嘴八舌指责,还有人在推搡他。窗户外面挤满了看热闹的闲人。

    张姐抱着孩子这个哭啊,孩子竟然七窍流血了。两眼血红,任凭大人抱着,没有任何反应。

    “黄教主,这怎么回事?”我问。

    黄小天道:“小金童,现在只能靠你的通阴灵来看了。”

    对了,我还会通阴灵。我感觉到这里的事不同寻常,便躲在人群后面,凝神观想自己双眼。时间不长,眼前突然变成红彤彤的颜色。通阴灵非常难受,一是恶心,二是头晕,三是心悸,我就感觉心脏通通通乱跳,跟电击似的。

    我抬起头看向孩子,这一看果然看出问题来了。

    这孩子就是个躯壳,没有丝毫人气。这种感觉很难描述,通阴灵的情况下,看到寻常的人,都能看到或隐或现散发出来的“人气”,像是冰块在烈日下,冒出的徐徐之气。而这个孩子根本没这股气,一眼看过去,就是个死物,跟屋子里那些桌椅板凳差不多。

    可他的身体里却蹲着一个人形的影子,有点像雪人半融化时所成的样子,似人非人,略有人形。难道这东西就是附身孩子的清风鬼?

    最让我倒吸冷气的是,这人形的影子全身上下遍布诡异的经咒。纹理明起暗灭,像是通了电流一般。这些经咒的字形特别难懂,我没见过。

    孩子是死人无疑,他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清风鬼,而这个鬼身上还有经文……这一切云里雾里的。我有个强烈的感觉,有经文说明是有人写出来的,不可能鬼身上天然就带这种东西。

    王二驴被孩子的亲戚家推来搡去,我看到他的身上附着一个穿着古装女人,应该就是陈姑姑。一般情况下我是见不到陈姑姑的,现在通了阴灵,我终于看到了她老人家的真身。

    陈姑姑看年岁不大,也就三十出头,极有风韵,可此时气的满脸通红,又无计于施,她不可能对凡人动神通。

    我强忍着通阴灵的不适,过去解围:“诸位,诸位,有什么话好商量。”

    “商量个屁!”戴绿帽子的老汉说:“看给俺孩子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满脸都是血。我告诉你们,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得偿命!”

    我急着说:“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打120送医院啊。”

    “你们就等着砸堂子吧!”老汉啐了一口,把房门踹开,带着家里人往外走。张姐抱着孩子,哭得泣不成声。

    王二驴头发都乱了,铁青着脸:“我跟你们说,你们家这孩子早就死了……”

    “说的是人话吗?!”张姐疯了一样,脱了鞋朝着王二驴一扔。王二驴一躲,脏鞋正砸在神桌上,把香炉都打翻了。

    王二驴气得不行:“你们别太过分,要不然我冒着犯戒,也得教训你们。”

    张姐指着他:“你就是个神棍!你们等着吧,我让你们买卖干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