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关键所在

    这个小区没有门禁,我们很轻松混了进去。小区很安静,路上没什么人。我带着王二驴来到最里面,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黑暗的墙角传来“唧唧”两声,毛球爬出来,指着小楼叫着。

    我做了个手势,它窜过来,飞快爬上我的肩头。

    我低声对王二驴说:“陈姑姑在做法驱鬼的时候,毛球发现有人在后窗捣鬼,它一路跟踪到了这里。”

    王二驴按捺不住,要进去看看。我们转到后墙,他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一直爬到小楼的二层阳台,他蹲在外墙处,示意我也上来。

    我们两个又拉又拽,好不容易都来到二楼,顺着阳台翻进去。屋里没人,黑灯瞎火的,我们拉了几下阳台门,锁得紧紧的。

    王二驴正研究怎么撬,一楼的外门忽然响了,客厅的灯亮了。紧接着传来说话声,有人顺着楼梯上到二楼。

    我和王二驴面面相觑,幸好阳台的杂物比较多,我们赶紧藏在破筐后面。

    二楼的灯亮了,进来两个人,我眯缝着眼往里一看,一下就认出来,熟人。正是王大双和那个张姐。

    两人坐在二楼的客厅里聊天,说着什么听不太清楚,门关得紧紧的。聊着聊着,两人腻歪到一起,在沙发上又摸又亲,没干好事。

    王二驴压低声音说:“我他妈就知道,又是王大双这瘪犊子,这件事果然有猫腻。”

    我疑惑问:“王大双不就是一司机吗,跟你们家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么坏你们?”

    “我哪知道,”王二驴说:“上次我问过爷爷,我爷爷也糊涂着,和王大双根本就没什么交集。”

    正说着,从楼下又上来两个人。

    我和王二驴赶紧藏严实了,通过杂物的缝隙看着外面,上来的这两个人一开始只是个影子,等站在客厅的时候,我们当时就愣了,怎么会是他?

    来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开佛堂店的老板魏东海。还有一个,是我们的老熟人,魏冉。看到魏冉,再看看魏东海,我忽然明白了,两人一个瘦一个胖,面容五官却有相似之处,难怪那天我第一次看到魏东海的时候,就觉得此人眼熟。

    两人长得像,又都魏,难道两个人是兄弟俩?

    魏冉坑我们不是一次了,上次我和王二驴就因为他的缘故,还在老姜家被人臭揍了一顿,现在他又冒出来。

    我和王二驴对视一眼,都明白了,今天这个事的幕后指使人,就是魏冉。以他为核心,连接了这么几个人,王大双和魏东海,张姐也是帮凶之一。

    插着门听不到说话声,但得到这些信息就足够了。王二驴果然成熟多了,搁在以前估计他就挺身直上,破门而入,抓他们一个现行。而此刻他给我做了眼色,示意从阳台翻出去,先出去再从长计议。

    这些人在里面开小会,我和王二驴在阳台受冷挨冻,没必要听下去,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反击。

    我们两个慢慢往外退,一边瞅着屋里状况,一边来到阳台的边缘,刚要翻出去,忽然一束光从下面射上来,有人喊:“什么人!?”

    这一嗓子,屋里人都听到了,他们齐齐回头来看。就在他们回头的瞬间,我和王二驴胆战心惊,干脆从二楼直接跳下去,耳边挂着风,“噗通”摔在地上。

    王二驴呲着牙:“我曹,脚崴了。”

    有人在远处喊:“你们是什么人?有贼!”

    我扶着他,我们一瘸一拐往外跑,很快来到后墙,费了九牛二虎之劲才爬上墙头。这时候,小区里聚了一帮人,正追过来。

    我和王二驴来不及多想,从墙上跳下去,瘸着腿夺命狂奔。幸好不远处有个垃圾站,里面堆满了破烂,我和王二驴一头钻进去,找了个破箱子盖在身上。

    刚藏好,那些人就追到了,从箱子缝隙看出去,手电光乱摇,应该是来了不少人。

    有人骂骂咧咧:“真他妈能跑,一会儿工夫就没影了。”

    “眼瞅着到年底了,贼都红眼了,估计是从农村来的小偷小摸。”

    众人吵吵一阵,晚上起风了,就都散了。

    我们正要出去,忽然有两道手电光从远处过来,我和王二驴大气都不敢喘,正是冲我们来的。

    有身影来到箱子前,感觉一沉,有人竟然坐在箱子上。黑暗中我们捂着嘴,不敢说话,就连毛球也缩在我衣服的内兜里不出声。

    外面有人说话:“看清是谁了吗?”

    听声音应该是王大双,有个女人说:“没看到,我只看个背影,感觉有点像是老王家那小子和他的朋友。”

    说话的正是张姐。

    王大双倒吸冷气:“奇怪,他们怎么找来的。”他忽然明白什么:“你是不是不小心让他们跟踪了?”

    张姐道:“怎么可能,从他们院子出来以后,我把那些群演送走了,然后一个人开车带着死孩子满城乱转,又跑了一趟市郊,这才回来的。路上不可能有人跟踪,市郊那么荒凉,一个人都没有,真要有人跟踪我肯定一眼就能看见。”

    “奇怪了。”王大双想了一会儿,不得其所。

    张姐道:“或许是看差了也说不定,真的是小偷呢。”

    王大双骂骂咧咧:“现在没有人,就咱们俩,我说点实在话。我是真不想掺和你们老魏家那点破事,我和王神仙无冤无仇的,这不是平白无故结仇吗?”

    “你怎么这么说呢,就算为了我,你也应该帮我们家。王神仙那狗东西,害我舅舅害的那么惨,报复一下也是应该的。”张姐说:“等明天我就到处造谣,先把他们家的堂口搞臭再说!”

    “其他倒没啥,”王大双说:“关键是那死孩子,怎么处理的?”

    “还在市郊的仓库里,明天交给魏东海。”张姐说。

    “能不能在这个孩子身上做做文章,看怎么再坏老王家一道。”王大双说。

    张姐咯咯笑:“你不是不想掺和我们家事了吗?”

    “为了你咋办,我豁出去了。”王大双说着,就开始起腻。

    他们两个在箱子上面不知干什么,一个劲的往下压,箱子本来就破,全是灰,落了我们一头一脸。

    王二驴轻骂:“这么冷的天,两个人也不消停。”

    他们两个折腾了一会儿,打着手电走远了。等他们一走,我和王二驴把箱子掀翻,里面乌烟瘴气,差点没把我们熏死。

    借着月光,互相看看,都在苦笑,我们两个像是钻了泥潭的泥人。

    王二驴掏出烟递给我:“今晚有不少收获啊,听明白没有?”

    “大概是清楚了。”我说:“这个张姐跟老魏家有关系,老魏家又和你们老王家有仇。”

    王二驴说:“魏冉他爹,外号叫魏大头,当初是乡里边一个混混,冒充神棍玩弄良家妇女,还收了不少钱。让我爷爷当时一顿收拾,腿都打折了,不敢在乡里呆着,据说跑到大西北。也幸亏他跑了,八三年正碰上严打,老小子榜上有名,抓了挺长时间没抓到他。过了几年,这股风过去了,他才回来。没想到这个冤仇,延续三十来年,一直到咱们这一代。老魏家看这个情形是要和我们老王家死磕了。”

    我冻得不行,招呼他回去再说。

    我们两个灰头土脸,一瘸一拐大半夜回到住处。大院冬天没暖气,全靠烧炉子。我们折腾一天,炉子也没起,屋里冷锅冷灶的,和外面温度差不多,滴水成冰,这个丧气劲儿就甭提了。

    “怎么办,”王二驴愁着说:“他们真要用孩子赖上咱们的堂口,我是不是还得吃官司。”

    我让他冷静一点,我说:“不至于,我觉得他们要是拿着那死孩子做文章,最后砸的是自己的脚。”

    “为啥呢?”王二驴眼睛亮了。

    “你想想,”我冷静分析:“老仙儿看事之前,那孩子其实已经死了,是个死孩子。到时候他们要拿着这孩子报官,人家警察局有的是法医,稍微这么一检查,就能发现死亡时间的不对劲。这孩子还不定怎么死的呢。”

    王二驴倒吸口冷气:“难道他们先把孩子弄死,再诬陷我们做的?”

    我摇摇头:“我觉得老魏家没那么大胆量,孩子真要死在他们手上,王大双这么精明的人早就跟他们散伙了。王大双毕竟做过镇长的司机,大小也算吃过官饭,懂这里的利害关系。他帮着出出坏主意,当个狗头军师还行,让他杀人放火,他不是那块料。”

    “那这死孩子哪来的?”王二驴喃喃。

    我说:“咱们要破这个局,我仔细琢磨了琢磨,关键的关口就在这孩子身上。只要查出他的死因,所有泼在咱们身上的脏水就都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