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佛堂

    商量来商量去没个主意,天色已晚,我们只能闷闷睡下了。

    第二天起个大早,我们合计了个办法,去求助王二驴的爷爷王神仙。王二驴电话打回家里,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王神仙的分析和我们一样,现在事情的关键就是在那死孩子身上,要破局就务必要找到他。

    王神仙提醒我们,张姐曾无意中说过,死孩子在郊外的仓库里,明天交给魏东海处理。所以一定要找到魏东海,盯紧他,死孩子出现第一时间报警。

    最后王神仙教育我和王二驴,你们有什么事一定要和老仙儿商量,不能什么事都过来求助他这个糟老头子。

    王二驴跟我商量,兵分两路。我这一路去找魏东海,盯着他。王二驴在家和老仙儿陈姑姑沟通。昨天死孩子的妖法诡异莫名,陈姑姑说她要去调查,应该有结果了。

    商量之后,我简单吃了口饭,带着毛球就出来了。县城那么大,谁知道魏东海在哪呢,不过我也不是两眼一抹黑,县城咱也有熟人。我一个电话打给黑大壮,简单把事情说了说,黑大壮让我别慌,他打听一下。

    时间不长他来了电话,告诉我魏东海佛堂店的位置。黑大壮告诉我,魏东海据说也是个有道行的,具体道行多深不太清楚,他的佛堂门脸看着不大,买卖相当不错,甚至有沈阳铁岭这样大城市的信徒专门上他那去请佛。

    我琢磨着,老魏家这个小团体里,其他人都是外围,最核心的人物就是这个魏东海。死孩子的妖法肯定是这老小子鼓捣出来的,居然连百十多年道行的烟魂都束手无策,这是个厉害角色。

    我拿着地址,打了个三蹦子,能有二十多分钟,来到前门街。临街有排商铺,我一眼就看到了佛堂。大早上的还没开门,门上挂着锁。我打发走了三蹦子,躲到对面的小超市,装模作样东西,其实是盯梢。

    天越来越冷,在小超市混了一会儿,佛堂还没有开门。超市的老板眼神都不对了,就在我焦躁万分的时候,对面开来了一辆金杯车。

    金杯车上下来的司机正是张姐,旁边副驾驶下来一人,是魏东海。魏东海是个笑眯眯的胖子,大冷天留着光头,他也不嫌冷。

    两个人打开金杯车的后座,从里面抬出一样东西,用黑塑料袋包裹着,细细长长。白天街上有人路过,可谁也没注意这一幕,我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们抬的东西应该就是那死孩子。

    两个人呼哧呼哧喘着,把东西放在门口,魏东海掏出钥匙打开佛堂大门,两个人抬着东西走了进去。

    我脑子里开始激烈的算计,怎么办?现在就报警?报警有点仓促,最起码我得核实那东西确实是死尸再说,怎么混进去呢?

    等了片刻,张姐从佛堂出来,开车走了。

    佛堂里只有魏东海一人。

    我正无计于施的时候,街上来了一个女人进了佛堂,时间不长,魏东海从佛堂出来,和那女人交待什么。我马上明白,魏东海不可能成天守着这一摊,他还有别的事,这个女人很可能是他找来看店的。

    魏东海交待之后,自己开车走了。等他走了,我从超市出来,穿过街道,来到佛堂前。犹豫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佛堂里那女人正在摆货,满地都是纸箱子,她一边清理东西,一边用计算器算账。看我来了,热情的打招呼:“老板,想要什么你看看,我们家的货很全。”

    我赶忙说:“自己看,自己看。”

    这女人看着我,没了兴致:“需要什么你跟我说。”她不再理我,继续清理货物。

    这家佛堂的货挺齐全,虽然面积不大,可货架子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佛菩萨塑像。还有一些周边产品,例如佛龛、香炉、长明灯、手串之类的,我一边看一边往后面走。

    如果这里真藏着一个死孩子,肯定不能摆在前面,要藏也是藏在后面。

    我来到最后一排架子前,发现后面果然有个脚门。我瞅瞅四周无人,走过去,握着把手拽了拽,锁得紧紧的。

    正琢磨着,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老板,你到底需要什么?”

    我吓了一跳,回头看,那女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身后,也不知她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挠挠头:“我看了看,没有我想要的啊,你们店里就这些东西?”

    “你想要什么吧,我给你找。”女人说。

    我想起王二驴每天晚上的功课,他都在读《地藏经》,便问:“有没有地藏经?”

    “哈哈,”女人笑:“太有了。成箱成箱的。”说着,她去倒腾箱子找东西。没有钥匙我也进不去,便到前面看着她找书。

    这时,我突然发现前台的桌子上,有台笔记本,在它旁边,扔着串钥匙。我的心砰砰直跳,会不会就是这把?得想办法拿到手试试。

    女人翻出一本薄册子递给我:“老板,地藏经。”

    我没有接,而是指着对面架子上一本厚厚的大开本书:“这是什么?”

    女人洋洋得意:“这是小店镇店之宝,是杭州书局出的限量版《地藏经》,用的是宋刻的底本。”

    我说道:“我就要那个。”

    女人笑:“老板,你知道这东西多少钱吗,多少人想买,我们压根就不能卖。”

    “不能卖往外摆?”我纯心找茬:“是东西就得有个价,你把价开出来。”

    女人上下打量我:“老板,你是哪行发财?”

    “你管我呢。”我说:“做煤炭生意的。”

    女人想想说:“好,我拿给你看看。”满地都是箱子,她费力地跨过箱子,去取那本大厚开本。趁这个节骨眼,我偷偷把钥匙拿在手里。

    看她这么费劲进去,我赶忙说:“算了算了,我再看看,还不够费劲的。”

    女人有些恼怒,以为我在耍她,便不想搭理我了。

    我磨磨蹭蹭又回到最后一排货架子,瞅着没人注意,我一个箭步到了脚门,把钥匙插进锁眼里,转了两下没转动,不是这把钥匙。我汗下来了,赶紧又换了一把,还是没有转动。

    这可麻烦了,这串钥匙少说也有七八把,哪有工夫容得我一把把试。

    我擦擦汗,用第三把钥匙,还是没有转动。

    我腿肚子有点转筋,深吸口气,要试第四把钥匙,这时门口传来刹车声,有人从车上下来。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老板,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事办好了?”

    坏了,我满头冷汗,魏东海回来了!

    果然门口响起魏东海的声音:“店里来客人了?”

    “啊,来了个小伙子。”女人说。

    “人呢?”魏东海问。

    “在后面。”随即是脚步声,两人冲着我过来了。

    我屏住呼吸,把第四把钥匙插在后门,“嘎吱”一声,门开了!我来不及多想,拔下钥匙,推门而进,随手把门关上。

    里面没有开灯,满鼻子都是一种异香,类似藏传佛教的檀香。我揉揉鼻子,眼前黑不隆冬,伸手不见五指。

    我在墙上摸着电灯开关,听到外面有说话声,魏东海问:“人呢?在哪呢?”

    女人疑惑:“刚才还在呢。”

    门外沉默了几秒钟,忽然门敲响了,我吓了一大跳。魏东海的声音传来:“会不会进去了?”

    女人有些慌张:“不能吧,后门锁着,我检查过。老板你说过,不能让外人轻易进里面,连我都不能随便进。”

    这时门锁响动,有人在开锁。

    魏东海道:“幸亏我回来看看。刚才对面超市的那李老板给我发了信息,说有个小年轻鬼鬼祟祟盯着咱们佛店一早上了。我心里咯噔一声,就觉得不好,赶紧回来。”

    完了,我让人堵在屋里了。这时我摸到墙上的开关,点亮了电灯,灯光这一亮,屋里的一切都呈现出来。

    这里是个长条形的仓库,周围摆着货架子,顺着过道最里面,地上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封着的东西,正是早上魏东海和张姐搬到佛堂里的。

    这时身后的门开了,就在门开的瞬间,我把灯关灭,顺着过道猫着腰往里跑,跑到最后面。

    刚跑到这里,有人点开了灯,我反应极快,马上躲在货架子后面。

    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老板,你看,没人吧。”

    “不对,不对。”魏东海说:“你先出去查查外面,我在这里再看看。”

    女人答应一声,她退了出去。

    魏东海随手把门关上。我侧着身子用极困难的姿势偷窥出去,看到魏东海抄起墙角一根铁棍,朝着最里面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