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一十九章 梅花易数

    我问刘所长有什么办法。刘所长说,很简单,你不是说今天早上被佛堂老板发现,是因为对面超市的人发了信息吗。咱们去超市问问不就行了。

    我一拍大腿,对啊,还得说刘所长厉害,这么个小细节我都没想起来。我们几个人到了对面的超市,超市那小老板一看警察来了,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今天早上看到我鬼鬼祟祟的,在我进了佛堂之后,他就给佛堂老板魏东海发了信息。

    “怎么样,那娘们果然在撒谎。”王二驴说。

    刘所长笑笑:“意料之中,我们是警察,打眼一看就知道那女人在撒谎。”

    小警察说:“就算她在撒谎,也不能就说他们佛堂藏着尸体吧。”

    刘所长想想说:“得嘞,今天也没什么事,我也活动活动老胳膊老腿,这事总的有个说法才行。你们两个跟我去拜会一下魏老板,小张,你先回所里。”

    小警察答应一声先走了。刘所长问超市老板要了魏东海的电话号码,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是公安局的,问他在哪。挂了电话,刘所长带我们上了警车。

    魏东海正在茶楼和客人谈事,看是警察找来,不好推脱,便接待了我们。

    他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装不认识,笑眯眯的请我们上座,让服务员泡来上等好茶。包间里还有客人,刘所长不便多说什么,上来直奔主题,指着我问魏东海,一早上见没见过这小伙子,是不是去过店里。

    魏东海不像店里那个女人一口否认,而是装作才认识我的样子,看了半天:“哦,认识,一早上去过我们店。我当时回来拿东西,扫了一眼,小伙子你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我半天没说出话,想说什么又觉得没意思,讪讪笑:“魏老板,真是好记性,你佛堂里那具小孩尸体藏哪去了?”

    这话一说完,魏东海不动声色,他的客人脸上明显不太好看,凝神看向魏东海。

    魏东海一拍桌子:“小伙子,你就算没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别血口喷人好不好。警察同志,这人污蔑造谣,你们不管管?我们清清白白做生意,哪来的尸体,这么诽谤以后我买卖还做不做了?”

    刘所长摆摆手:“这件事我们还在调查,以后少不得叨扰你,今天就这样吧,就不打扰你们了。”

    我们灰头土脸从茶馆里出来,王二驴不甘心:“我说刘所,这就完了?”

    刘所长看我们:“不完你还想咋的,你倒是把那具尸体抠出来让我看看,我立马就拘他。这事就这样吧,反正已经立案了,我们会留意他的,而且,”他顿了顿,王二驴赶紧上了一支烟,刘所长点上美美抽了一口:“而且凭我多年的经验,魏东海和他的佛堂确实有问题。可你们也要理解,咱们这个小县城警力有限,暗势力又盘根错节,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冒然一动就不知会得罪哪个山庙的土地佬。”

    这座县城号称黄都,那么多洗浴中心藏污纳垢,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当地警力是什么状态了。刘所长还真不错,一点没有架子,也不仗势欺人,说话很实在,看起来人不错。

    刘所长回所里去了,我和王二驴悻悻回到大院。刚回来,批八字的老瞎子李大师就凑过来:“二位爷,你们可回来了,出事了。”

    我和王二驴对视一眼,问怎么了。李大师领我们进到院里,我们一看就炸了,我和王二驴住的那间房子的房门被人涂了烂泥和大便,一块一块的,玻璃也砸碎了。

    “这谁啊这是?”王二驴气的翘脚骂。

    李大师说,我们前脚刚走,就来了一批人,为首的正是张姐,气势汹汹,说王家堂口是神棍,害他们家孩子。看屋里没人就用脏水大便泼在门上,用石头把玻璃砸碎。

    这一早上的,院子里也没什么人,做暗门子生意的娘们都睡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谁也不敢拦着,看他们折腾够了才走。

    我和王二驴气的不行,又无计于施,忍着巨臭把门打开,一进到里面就傻了眼。在老仙儿的神桌上留着一大滩的秽物,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又臭又腥,满桌子都是。在这些秽物里,我们还发现了好几个用过的安全套。

    我头一次看王二驴发这么大的火,他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竟然打出一个手印,“我草你们个妈妈的,有什么话你冲我来,弄我家老仙儿干什么?”

    我赶忙劝他,和他一起收拾,王二驴一边收拾一边哭。我们把桌上的东西都清理到一边,桌布是不能要了,老仙儿的神像上也有秽物。

    王二驴呜呜哭,跪在地上磕头,左右扇着自己大嘴巴。

    我心下恻然,这些人确实太过分了,你们怎么搞我们都行,诽谤中伤拳打脚踢,这些都无伤大雅,可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污秽老仙儿,相当于当着基督徒的面在教堂里撒尿,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跨过我们所能承受的底线。

    王二驴一边用清水洗着老仙儿的神像,一边哭着骂:“草你们妈的,魏冉、魏东海、王大双还有姓张的那娘们,我跟你们不共戴天!”

    都收拾差不多了,他让我先出去,他要闭关向老仙儿请罪。

    我从屋里出来,看到捡破烂的王老太太提着一桶水过来,要帮我们清理门面。这老太太是孤寡老人,心肠倒是挺好。我赶忙接过水,哪能让她干。

    李大师和王老太太站在旁边陪我唠嗑,我说那些人把堂口老仙儿的神像都给污秽了,他们气的也是不行。王老太太骂:“打人还不打脸呢,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

    我把今天在佛堂遇险看见尸体的事说了一遍。李大师抽着烟说:“这事其实不难办。”

    我来了精神,赶忙请教。

    李大师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具尸体,能藏哪呢。无非就是三个地方,一个是佛堂,一个是魏东海他家,还有一个可能是他的秘密据点。”

    “老李,你这不是白说一样吗?”我咂咂嘴。

    李大师道:“那可不是,我觉得你们应该去魏东海家里看看。你想啊,那具小孩的尸体来历成迷,肯定和魏东海有关系,我感觉这不是他第一次搞这种事了。如果是惯犯,他家里肯定有线索。实在找不到,咱们再想办法,找到他的秘密据点。”

    “可谁知道这老小子住在哪。”我一筹莫展。

    李大师拍了胸脯:“小兄弟,我老李别的不行,人脉还是有的,而且我还会周易推演吉凶,帮你们起一卦。”

    我笑笑,有一搭无一搭吧,这李大师倒是古道热肠,不过在我感觉里,他才是真正的老神棍,靠着江湖经验坑蒙拐骗,很难有什么真本事。

    等把门面清理差不多了,也到了中午,王二驴在里面还没有动静。我只好一个人跟李大师去他家吃饭,李大师这人别看老光棍一个,可特别怕寂寞,就好凑热闹,就算家里揭不开锅了,也得找人陪他喝酒。

    我们吃着盐花生,喝着三块钱一瓶的劣质白酒,倒也有滋有味。李大师来了情绪:“兄弟,我帮你们起一卦,看看这事会有什么结果。”

    我反正也没什么事,聊胜于无吧,我问他怎么起卦。李大师从里屋取出一个小小的锦囊口袋,从里面倒出六枚老铜钱。

    “兄弟,这叫六枚铜钱梅花易数,最早取自于易经六十四卦,什么事都能预测,结果奇准。”李大师把铜钱塞给我。

    我问他怎么弄。

    李大师道:“把这六枚铜钱扣在手心,然后集中意念,想着你要占卜的东西,反复摇晃铜钱,把它们掷出来就行了。”

    我深吸口气,握着铜钱,把手举到额头前,想着整件事,然后晃了晃随手一掷,铜钱落在桌子上,咕噜噜滚了几滚,停下来。

    李大师凑过来看看,看了半天,摸着下巴不说话。

    “怎么了?”我问。

    李大师嘬嘬嘴,把铜钱收拢递给我:“再来一次。”

    我没办法,只好又投掷了一次。李大师看着桌子上铜钱的分布,面色有些凝重,他拿过一个小本子,用笔在上面记录。本来是我抱着游戏的心态,看他这么严肃,到觉得这件事有点玄机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

    李大师让我再连续投掷四次,一共凑足六次。我照他说的做了。

    李大师把六次的结果都记录在本子上,不停笔笔画画,他凝重地说:“这件事最终会解决。”

    我长舒口气:“那就好。”

    “不过,”他顿顿说:“卦里有死亡之象,可能会死人。”

    我有点不太舒服了,问他然后呢。

    李大师道:“卦里还有离别之意,因为这六次的卦面都是你掷的,所以这个结果也应到你的身上。”

    “什么意思?”我问。

    “会有一个至亲之人离你而去。”李大师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