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章 符箓

    李大师看我脸色不好看,这老贼善解人意,赶忙打圆场:“我这都是小玩意,上不了台面,喝酒喝酒。”

    在他家混到下午,我告辞回家,进了屋门,看到王二驴正在闷闷的抽烟,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老仙儿的神像也擦拭一新。

    “老冯,”他说:“我家老仙儿非常生气,污秽之物玷污了她,导致道行受损,她要回地府重修,至少半个月无法请神,咱俩彻底完了。”

    我坐在他旁边,安慰说:“别这么说,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王二驴摇摇头,叹着气:“刚出堂就遇到这么多事,这么不顺。老冯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不适合开堂口。实在不行,就不干这个了,让爷爷托关系找个工作干,或是去南方混一混。”

    我拍拍他:“你如果现在打退堂鼓,正是中了这些人的奸计。咱们就算退出,也得把事情搞明白再说!”

    “对。”王二驴点头:“老仙儿和我说了,这件事如果摆不平她要重新考虑我作香童的资格,这也算对我的考验吧。”

    我们两个闷闷坐了一会儿,就这么到了晚上。忽然有人敲门,我过去把门打开,原来是李大师上门。他兴匆匆地说:“魏东海家的地址我搞到手了。”

    我和王二驴抽了一下午烟,满屋子都是烟雾缭绕,把老头呛得直咳嗽。王二驴把烟头狠狠摁在烟灰缸里:“草他吗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小猫,老李,你把地址给我们,我看看魏东海长什么三头六臂。”

    李大师道:“你们哥俩别脑子一热干出什么事来。”

    “放心吧,我们蹲笆篱子肯定不把你卖出来。”王二驴说。

    李大师把地址抄给我们。

    我和王二驴合计了一下,现在就去找他,哪怕什么也找不到,把魏东海塞麻袋里臭揍一顿解解气也好。

    我和王二驴出了院子,没敢打三蹦子,怕留下证据,反正县城说大也不大,走着就能过去。到了晚上八点多钟,到了魏东海家住的小区。

    这小区有年头了,估计是八十年代修的,墙皮都是尿黄色,进了楼道四面漏风,温度很低。李大师提供的地址来看,魏东海家住在四楼,我们顺着楼梯上去。

    楼道很陈旧,堆满了坛坛罐罐,甚至还有邻居冬天储备的大白菜,散发着腐烂的味道。我们找到了地方,对对门牌号,应该就是这里。

    别看我们开始构想的挺好,可真要找来了,反而没了主意。王二驴的意思是,先把魏东海叫出来再说。

    王二驴左右看看,抄起墙角的木棍在手里颠颠,甭管怎么的先打一闷棍解解气。

    他示意我按门铃。我上去按了几下,门铃“嗡嗡”响,里面没动静。我敲敲门,对门缝说:“魏老板,魏老板在家吗?”

    里面还是没声音。

    “草,这小子没在家,不定在哪个娘们的床上。”王二驴骂:“他能往我们的门上泼粪,我也能。”说着,他就要解裤腰带。

    我赶忙拦住他:“你干嘛?”

    “对着门撒泼尿。”王二驴说。他这个混劲又泛上来了。我赶忙拉住他,说:“你不觉得怪吗?”

    “怎么?”王二驴问。

    我分析,“魏东海那么有钱,开个大佛堂,怎么就住这么个破地方。”

    “你的意思是咱们找错了,这里根本不是魏东海他家?”

    我说道:“你先别急着,实在不行,我这几天过来盯梢,等确认了再说。”

    王二驴悻悻的把木棍放回去,我们两个往回走。这时楼梯响动,从下面上来一个中年妇女,提着超市购物袋,里面装满了东西。

    估计这妇女是楼里的住户,看我们是生面孔,有些警戒。我推推王二驴示意快走,就看到这女人来到刚才我们敲过的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王二驴一把拉住我,使了个眼色,我们探头看着。

    那女人警觉性很高,“你们干什么?”

    王二驴笑嘻嘻出来:“大姐,我麻烦打听一下,这是魏东海他家吧?”

    女人看着我们,不说话。

    王二驴道:“我们是佛堂新来的员工,过来找魏老板,他让我们晚上过来捎点货。”

    女人太好骗了,马上埋怨起来:“这老魏,我跟他说多少次了,别把单位的活儿带家里来,就是不听。我还以为你们是坏人呢,先等着吧,老魏今晚有客人,你们不方便进去,我跟他知会一声。”

    我和王二驴在外面等着,女人用钥匙打开门。楼道很冷,门一开,从屋里扑出一团暖暖的热气,充斥着说不清的味道。

    女人走了进去,顺手开灯。

    王二驴拉着我也要进去,我觉得不太合适,让他等等,就在这时,女人在里面突然发出惨叫。

    我们面面相觑,赶紧冲了进去,看到那女人站在一面墙前面,整个人完全傻在那,超市买的那些吃喝散了一地。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嘴能长得那么大,五官都挪移了。在她的对面,我看到客厅整整一面白墙上,不知是谁用鲜红的染料,从上至下,画了一个巨大的道符。

    这张符箓少说有两米来高,内部的笔画相当复杂,线条极多,鲜红的汁液顺着笔划流淌,笔锋交错,似乎力透纸背。整个符箓充满了怪戾之气,视觉冲击力极强。

    别说这女人吓得够呛,我和王二驴算是身经百战了吧,也是两条腿发软。

    王二驴勉强镇定下来,走到墙前,用手指轻轻划了一下墙上的符箓,然后凑在鼻子前闻了闻,“老冯,你过来闻闻,是血。”

    我嫌腻歪,顺手抄起茶几上纸巾,蹭了一点墙上的红液,仔细一闻,腥气扑鼻,血腥味都能熏一跟头,确实是血。

    我们两个互相看看,这么一大面墙的符箓,起码也得上千CC的血,这血是哪来的?

    王二驴咽了下口水:“魏东海不会参加了什么邪教吧?”

    女人掏出手机报警,拨了好几次都没打出去。王二驴冲着屋里喊:“魏老板,魏老板你别藏了,我们都看见你了。”

    屋里阴森寂静。

    女人的腿都是软的,跪在地上往外爬。我赶紧过去扶住她:“大姐,魏老板呢,不在家?”

    “不可能啊。”女人哭丧着脸说:“他中午还在家呢。我下午上班,在班上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回来捎点吃喝,他要和客人一醉方休。”

    她不想和我们多说,一个劲打报警电话,终于打通了。王二驴看看表,做出个决定:“老冯,你在这守着她,我进屋看看。”

    女人哭着说:“你们别破坏现场,老魏肯定是遭遇意外了。”

    王二驴笑得很开心:“大姐你懂得还不少呢,还知道破坏现场。”他给我使个眼色,然后往屋里去。

    我又惊惧又好奇,反正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机会难得,索性也跟着进去看看。

    魏东海真是干佛堂这一行的,客厅的高低柜上摆放的全是佛菩萨塑像,大大小小,做工都很精细,颜色流光溢彩。只是满屋子都是血腥味,这些佛像表情也有种说不出的森然,和平时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我心里非常的不自在,心想把家布置成这样,天天在这里住,这人没点毛病才怪呢。

    我们在客厅溜达了一圈,又推开卧室的门,四周空空,并没有魏东海的影子。王二驴摸着脑袋纳闷:“怪了嘿,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他的意思是,墙上那么一大滩血,不可能屋里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都干干净净的。

    我眨眨眼说:“难道是把血先放在桶里,提着桶再在墙上刷的符箓?”

    王二驴道:“你想想这个时间,魏东海他老婆中午的时候还在家,下午出去上班,晚上回来。时间满打满算七八个小时,难道魏东海利用这个时间杀了个人,然后放了血,又在家里画了符?”

    我一拍大腿:“魏东海会不会把他的客人给杀了?”

    王二驴吓了一跳:“我靠,这人狂性大发啊。”

    我们正说着,外面楼道传来脚步声,有人厉喝:“屋里有什么人,都出来!”

    我和王二驴对视一眼,赶紧从卧室出来,看到警察来了,带队的正是派出所的刘副所长。

    刘所一看到我们就愣了:“怎么哪都有你们。”

    王二驴索性说了实话,“刘所,我们是过来调查魏东海家里的。”

    刘所冷笑:“行,你们哥俩效率挺高,一天工夫就摸到人家了。墙上这玩意是怎么回事?”他指着满墙的鲜血符箓说。

    王二驴苦笑:“我们怎么知道,不信你问魏东海他老婆,我们和她一起进的门,发生什么根本不知道。”

    刘所道:“那女人根本不是魏东海的老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