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笔录

    刘所告诉我们,魏东海在铁岭另有妻室,现在这个女人不过是在县城找的一个姘头。人家这姘头也不是白跟他的,魏东海要给人家租房子,每个月还得替她交养老保险。姘头就是陪他睡觉,外带伺候他。

    问这个姘头关于魏东海的信息,等于白问,这女人什么也不知道。魏东海平时保密工作做得极好,姘头就知道他开了个佛堂,每个月不少往回拿钱,至于平时在外面干什么,根本不过问。两个人保持着一种协约式的男女关系。

    王二驴拉着我要走,刘所道:“你们哥俩现在还不能走,一会儿跟我去所里做笔录,你们两个的嫌疑还没洗干净。”

    “嘿,这倒霉催的。”王二驴嘟嘟囔囔。

    就在这时,里面的警察喊:“老刘,发现一间密室。”

    刘所赶紧过去,我们在后面跟着,刘所瞪眼:“你们两个干什么,在门口呆着。”他说归他说,我和王二驴还是厚着脸皮跟过去。

    在客厅的一角,挡着一条落地的帷布,乍看上去像是窗口挡风用的,刚才警察无意中撩开,看到里面藏了一道门。

    刘所问女人:“这怎么回事?”

    魏东海的姘头被警察押过来,看到这个门懵了,赶紧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成天在这收拾家,这么大的门没看见?”刘所问。

    女人马上改口:“警察同志,我不是不知道,是这道门一直关着的,老魏也不让我进啊。”

    “满嘴跑火车。”刘所骂:“你把钥匙拿出来。”

    女人头摇的跟拨浪鼓差不多:“没钥匙。老魏没给过我,他当宝贝那么守着。”

    刘所也不和她废话,“小张,把门撞开。”

    过来两个警察使劲撞门,这道门一看就是后装的,不怎么结实,就是一道门板。我主动说:“警察同志,我们两个帮你吧。”我拉着王二驴。

    王二驴会意,我们几个人一起上去撞门,撞了两下门松了。王二驴朝手心吐了口吐沫,飞起一脚,“我去你大爷的。”

    木门应声而开,重重砸在后面的墙上,里面果然露出一间密室。

    里面空间不大,应该后改装出来的,目测也就十几平米,相当于半个大学生宿舍。

    我们探头看看,四壁空空,地上燃烧着很多的白蜡烛,靠着后墙有一张巨大的神桌,铺着白单子,桌上桌下都燃着白烛,少说有上百盏。

    供桌的神位上供奉着一个极其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用白布盖着,半掩半露。

    “刘所,你看地上的这是什么。”小警察说。他拿出手电照着地面。

    地面铺着木头地板,泛着深黄色,看着有些粗糙。

    在地板中央,不知什么人用血画了一个巨大的道符,能有一米来长,笔划凌厉诡谲,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小警察正要往里进,刘所拦住:“先别进,这件事超出咱们所的能力了,等我跟上面报告再说。”他回头看女人:“你们家老魏平时是不是信什么教?”

    “什么教,佛教呗。”女人吓得不轻:“我跟他说过,别把佛堂里那些神神佛佛的都拿到家里来,搞得鬼里鬼气的,我都不敢待了。”

    小警察说:“这他妈是佛教吗,写的是道符,佛教有这样的符吗。”

    刘所摆摆手,示意警察看着这个女人,他走到外面的客厅打电话。

    王二驴瞅这个空当,突然做出一个举动,他窜进了密室。

    小警察正在和那娘们说着什么,根本没注意这茬,我不敢进去,怕引起他的注意,希望王二驴早点发现什么。

    王二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我指着神桌提醒:“下面,下面。”

    神桌相当大,盖着桌布,布帘垂下,正挡着下面。

    王二驴蹲下身,撩开帘子,往里扫了一眼就坐在地上,喊了声,“我草”。我离得远看不真切,只看到下面黑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

    王二驴连滚带爬往外跑,小警察无意中看到,大喝一声:“谁让你进去的,出来!”

    王二驴忽然站住,看向西面墙,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小警察进到密室:“谁让你进来的,赶紧出去。”

    王二驴颤抖着指给他看,我们的目光一起看过去。西墙挂着厚帘子,光线晦涩中半隐半露出一只老式的棺材。露出一小半,无法确定体积有多大,但感觉不大,上面全是泥,几乎看不清棺材本身的纹理。

    这东西要是出现在哪个荒山野地,还说的过去,可出现在居民楼里,我想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魏东海是怎么把这玩意给运到家里的。

    这时,刘所长打完电话,过来问怎么回事。

    小警察赶紧报告,说是发现一口棺材。刘所进到密室,要过去查看,王二驴拉着他,哭丧着脸说:“刘所,你先看看这个吧。”

    我和那姘头也进了房间,众人跟着王二驴到神桌前,帘布已经掀开,刘所打着手电往下面照,等看清了,所有人都懵了。

    神桌的下面蜷缩着一具黑色的尸体,像是大火烧过。尸体脸朝外,虽然成干尸了,但从五官上辨认,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正是魏东海。

    他死了。

    尸体上爬满了绿头苍蝇,有手电光照进来,嗡一声飞起来,密密麻麻一片。

    女人吓得尖叫一声,当时就晕了。刘所赶紧把布帘放下,让我们抬她出去,然后紧闭密室的门。

    他严肃地说:“一会儿刑警队就到了,有法医还有专业的设备,这件案子县派出所已经处理不了。你们几个当事人要守口如瓶,不能到处乱说。”

    我们在外面客厅等着,谁也没有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气氛压抑。

    王二驴低声说:“没想到魏东海居然死了。”

    我脑子里一片乱麻,念头很多,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事情太出乎意料之外。

    刘所问那姘头,“魏东海不是有客人吗,他的客人呢?”

    女人已经吓成半疯,问什么也不答,就知道坐在地上哭。

    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帮警察,有人问,哪位是刘所长。

    刘所长赶忙过去招呼,应该是刑警队到了。这些刑警很有经验,开始处理现场,我和王二驴没有机会再进去看什么,被警察请出了房子。跟着一个小警察回所里录详细的笔录。

    等笔录完事,从派出所出来,已经半夜了。基本上洗脱了我们的嫌疑,警察还是把我和王二驴教训了一顿。

    我们两个走在深夜寒冷的街路上,头脑异常活跃,做出种种分析和推测,天马行空,都有点不着四六。

    王二驴递给我一支烟,高兴地说,“说一千道一万,现在这结果是最好了。魏东海死了,算是去了一块心病。至于他怎么死的,跟咱们没什么关系。”

    我说:“这件事简直太诡异了,魏东海中午还要宴客,晚上就这么挂了,而且成了一具干尸,死法也奇怪。你说会不会和他的那个客人有关系?”

    “谁知道呢。”王二驴说着,突然睁大眼睛:“那客人咱俩见过!你还记得中午的时候,刘所长陪着咱们找过一次魏东海,当时他正在茶楼喝茶,包间里那个就是他的客人吧。”

    我想了想,摇摇头:“没印象了,就知道是个男的,具体啥样真想不起来。”

    王二驴说:“其实我最恨的倒还不是魏东海,而是张姐那娘们,就是她带人污了老仙儿的堂子,等有机会非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我们回到大院的家里,已累得人困马乏,回屋就睡了。

    魏东海死了,我们算是去了一个劲敌,一个仇家。他们那个小团体,就是以魏东海为核心,如今老魏一挂,那个团体势必土崩瓦解,倒是无形中解了我们的围。

    解决了心事,睡得格外踏实。我一宿睡到天亮,太阳晒到屁股了还没起来。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哐哐哐”砸门,我懒得下床,还继续睡,任由外面敲着。

    朦胧中就听到王二驴从床上下来,打着哈欠说:“谁啊,抢劫吗,敲那么大声,有没有点礼貌。”

    他把门打开,门口有人说:“我们是警察,你是不是叫王石生?把衣服穿上,到所里接受调查。”

    王二驴懵了:“怎么茬这是,昨天我都在你们那里做完笔录了。”

    “赶紧的,找你肯定是有道理的,别墨迹,穿衣服。”警察呵斥。

    我醒了,赶紧披着衣服踩着拖鞋,出去看怎么回事。

    门口站着三个穿着没有徽记的蓝棉大衣的男人,这三个人其貌不扬,可身上自有一股与常人不同的气场,还真他妈像警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