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是衣服

    “什么?”我差点跳起来:“凶手还没有离开现场?”

    “嗯,”解罗说:“这是一种直觉,凶手应该还在。”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咽了下口水说:“凶手会不会是魏东海的姘头?”

    “那个女的?”解罗想了想,用手指敲着纸面,忽然道:“带我去。”

    “啊?去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解罗站起身:“去魏东海家里,他的死亡现场。等我调查之后,自会洗去你们的嫌疑。对了,带上你的灵貂。”

    他说话声不大,却有种无法质疑的坚定。我考虑了一下,现在他的目的和我是一致的,都是挖掘真相,行吧,他咋说我就咋办。

    我揣着毛球跟解罗出了门。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月光下我就发现这解罗走道姿势特怪,后脚跟不落地,走路轻飘飘的,背着手像是一阵风。没怎么甩膀子,可动起来极快,我得紧着小碎步才不至于掉队。

    我们两个刚到院口,就看到批八字的李瞎子哼着小曲醉醺醺回来,这老小子别的爱好没有,有钱了就去喝酒,自称醉中仙。李瞎子迎面和我们遇见,他突然站定,浑身那股懒散的气度突然没了,吓得战战兢兢躲在一旁。

    解罗瞧都不瞧他一眼,擦身而过。我在后面跟上,低声道:“李大师,你这是怎么了?”

    李瞎子看着解罗的背影,喉头直窜,说话都磕巴:“这是你朋友?”

    “谈不上,一个高人。”我说。

    李瞎子念叨着,“这人不简单,这人不简单……”像耗子一样呲溜钻回院子,颠儿了。

    我跟上解罗,我们两个没有话说,他步行速度极快,我得紧紧跟上。就这么大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魏东海住的小区。

    我带着解罗径直上了楼,到了四楼,我指着一户人家说:“这就是魏东海他家。”

    解罗过去推推门,门锁得紧紧的。

    他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去敲门。

    我心想能有人吗,这里死过人,魏东海那姘头估计早跑了,谁还敢回来住。

    我作势敲敲门,里面鸦雀无声。我又继续敲,这时旁边一户人家的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个头来:“别敲了,这家已经戒严了。”

    “怎么了?”我装不知道。

    那人也是个碎嘴子:“这家前两天死了人,警察都来了,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就住在旁边,吓不吓死人了。这两天总是觉得隔壁有动静,过两天我也得搬。”

    解罗看他:“你都听到什么动静了?”

    可能是解罗身上的气场太阴森,大晚上的气氛本来就有点恐怖,那人看着我们,咽了口吐沫,磕磕巴巴说:“没,没啥……”赶紧缩头回去,把门关紧。

    解罗拍拍我,示意让到一边,他蹲在门前,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插进门里,左转转右转转,只听“嘎巴”一声,门开了一道缝隙。

    “你还有万能钥匙?”我说。

    解罗不搭理我,顺手推门,门一开就看到门里拦着黄色的警戒封条,屋里黑漆漆的。暖气烧得很好,有股暖暖的热乎气。

    还没等我们进去,我怀里的毛球挣出小脑袋,“唧唧”叫着,特别急促。解罗道:“灵物就是灵物,马上就能感知到危险。这个房子里有一股很强烈的死气,不简单。”

    “什么意思?”我问。

    解罗说:“这间房里死过不止一个人。”

    我们进到屋里,我顺手把房门关上。这里是死亡现场,已经戒严,让警察知道我们私闯此处,这就是个罪过。

    解罗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客厅里的一面墙前,背手去看。屋里很黑,月光透不进来,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也差不多。我摸黑来到解罗身后,也看过去,墙上画着的正是用鲜血写成的巨大符箓。

    黑暗中看不真切,隐隐只看到一大片暗红色的繁复纹理,看得头皮发麻。解罗竟然不借用任何光照,就这么看着,面无表情,很认真。

    我低声说:“我把灯打开?”

    解罗道:“不要开灯!”口气相当严厉。他从兜里找出一个小手电递给我。

    我打着手电照着墙上的符咒,越看越是害怕,很邪性。

    看了一会儿,解罗收回目光,让我找客厅里那间密室。

    我带着他过去,问他,墙上的符咒是怎么回事。

    解罗淡淡说:“那不是道符。是灵甲密咒,也叫九灵符,是专门写给阴间的文字,起到导引恶鬼的作用。”

    我后脖子直窜凉风,解罗道:“这就能看出和你们没有关系,此种符咒极其隐秘,记录在零星的秘典里,根本不是你们这样的人能知道的。凶手另有高人,道行很高。”

    来到密室的位置,解罗掀开帘布。密室的门已经被警察撞破了,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幽幽的洞。这大洞一出现,似乎室内的温度瞬间陡降,一股股阴冷的寒气,从密室里散发出来。

    解罗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双手扶着门框,似乎在侧耳倾听。我在后面拿着小手电,提心吊胆的往里照照,手电光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根本照不亮。

    解罗没和我打招呼,身子一矮,钻进了密室。

    我在门口等着,等了片刻,里面没有声音。

    我忍不住了,浑身焦躁,紧张到牙花痒痒,一咬牙也钻了进去。

    密室里实在太黑,我拿着小手电四下里照着,只能照亮身前的方寸之地,看不到解罗在哪。实在太紧张,突然冒出不好的预感。转身想走,往外走了几步,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我找不到门在哪了。按照距离估算,进来没多长距离,回头走很快就能看到门,可此时却发现门不见了。

    我用手电四下里照着,什么也看不见,周围黑得一塌糊涂。

    我急了,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转,明明感觉到出口就在附近,偏偏找不到,真是闹心。

    正瞎转着,手电光照到前方,解罗出现了。解罗站在那里,抬头看一样东西,看得非常仔细。我顺着他的目光,抬起手电往上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我吓得坐地上。

    半空中吊着一具女尸,穿着大红的睡衣,赤着一只脚,另一只脚穿着鞋。手电光照不到女尸的面目,可我却有种强烈的感觉,死的这个人应该是魏东海的姘头。

    女人的脖子套在绳子上,头低垂着,两脚悬空。绳子正在缓缓打转,使得女尸也在半空慢慢转着,身体看上去十分僵直。

    兜里的毛球钻出小脑袋来,“唧唧唧唧”叫着,我赶忙把它的脑袋给塞进去。解罗正看得仔细,听到声音,转过头看我:“这人你认识?”

    我走到他的身边,用手电照照,女尸满头黑发披散而下,挡住了脸。我还是认出来,确实就是那姘头。

    我赶忙说:“这就是魏东海的女人。”

    “奇怪了,她怎么会死在这里?”我嘟囔着。

    “死在这里不奇怪,奇怪的是尸体穿的衣服。”解罗说。

    因为恐惧和惊骇,我的大脑已经不工作了,一片空白,下意识问他,“衣服怎么了?”

    解罗道:“房间死过人,正常情况下,还有人会在这里住吗?”

    “当然不会。当时的情况你没看到,发现魏东海尸体的时候,这女的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我说。

    “所以,”解罗道:“她不会在这里住,为什么还穿着居家的睡衣?”

    这个……我迟疑一下,确实有问题。我盯着女人的双脚,一只脚穿鞋,一只脚空着,似乎真相正在呼之欲出。

    解罗道:“给你个任务,把尸体解下来看看。”

    我一听便叫苦不迭:“解高人,解先生,我……我……”我磕巴半天,也说不出什么。

    解罗看看我:“就你这个样子,还要出堂做香童?胆子这么小。”

    “不是,”我反驳,我是个好面子的人,让他这么一说,顿时豁出去了:“这地方也没个凳子椅子的,借不上力。”

    解罗点点头:“也是,真难为你了。”他忽然平地腾跃而起,原地蹦高,向上窜起一米多高。飞到空中,他的手臂一挥,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女尸就从天而落,正砸在我的怀里。

    我站立不稳,带着女尸一起摔在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