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四章 棺材和镜子

    女尸趴在我的身上,死沉死沉的,我好不容易把她弄开。解罗蹲在尸体旁边,解开女尸的睡衣,里面竟然是厚厚的毛衣。他继续往下解着,把睡衣全部打开,尸体的下身穿着牛仔裤。

    傻子也能看出来,这个女人是死了之后,被人后套上了睡衣。可见,她是死于非命,并不是自杀的。

    解罗很仔细检查着尸体,我在一旁用微弱的手电光照亮。

    解罗站起来,摸着下巴凝思,忽然转过头,目光直勾勾瞅着黑暗的深处。

    我浑身汗毛乍竖,难道凶手没有走,一直藏在屋里?

    解罗径直走向深处,我不敢一个人留在这,赶紧跟了上去,不离左右。往前走了能有七八步,出现一面墙,靠着墙根放着巨大的神桌。解罗盯着桌上的一个物件,目光凝重。

    他看的是那面镜子。

    镜子是椭圆形的,大概一米来高,有底座,放在桌子上,上面罩着白单子,只能看到轮廓,看不到镜面。

    解罗看我:“你怎么不告诉我这里有镜子?”

    我暗暗叫苦:“解先生,我根本没拿这镜子当回事,过去就过去了,谁注意这东西。”

    解罗摇头:“这屋子最大的玄机恐怕就在这面镜子上。”

    他揭开白单子,露出镜面。镜子看起来有年头了,镜面里映出我们两个人的影子,黑暗里看不真切。

    解罗到镜子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久久凝视着镜子里的人影。

    我站在旁边走也不是,留着也别扭,只能陪着他干看着。我的目光慢慢被镜面吸引住,深深看了进去,其实看不到什么,屋里光线这么差,导致镜子里也是黑不隆冬的,看不真亮。

    我突然察觉到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此时镜子里能照出我和解罗,却照不出光。我手里拿着小手电,正对着镜子,按说手电光也应该在镜子里出现,可镜子黑沉沉的,并不反光。

    我用手电晃了两晃,镜子里映出我的影子,影子的手臂也随着晃动,却没有手电光。

    “你也注意到了。”解罗说。

    “这面镜子不反手电的光亮。”我说。

    “不止是手电,”解罗道:“带没带打火机?”

    作为一个老烟枪怎么可能不揣打火机,我赶紧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猛地擦亮火苗,镜面里只映出我的动作,却映不出火光。

    有解罗在,我不方便问询黄小天。黄小天应该能感知到这东西的古怪,只是他收敛灵气,现在悄无声息。

    有反应的是毛球,它探着小脑袋,唧唧叫着,声音很小,能看出它非常害怕。

    我干咳一声:“解先生,这镜子是什么来历?”

    解罗没有答话,而是捡起神桌上一截烧干的蜡烛,在手里颠了颠。突然他用蜡烛砸向镜面,手劲很大,“哗啦”一声脆响,镜子四分五裂,落了一地的玻璃碴子。

    “你怎么给脆了?”我这个心疼,这面镜子看起来玄机莫测,说不定藏着真凶的线索呢,他怎么给砸碎了。

    “这样的邪物留着干什么。”解罗没多解释:“我记得你说过有口棺材,棺材呢?”

    我看着满桌子的玻璃碴,半天没缓过神来,就这么碎了?我勉强说道:“在你的右手边,具体什么位置就不知道了,太黑了看不见。”

    解罗转身进了黑暗中,我只好跟上,摸黑走了一段,靠着西墙果然靠着一口棺材,正是我上次来看到的那口。

    按说警察接管了这里,应该把棺材打开瞧瞧,可此时棺材封得严严实实,并没有开启的痕迹。

    解罗围着棺材走了一圈,蹲在棺材侧,用手抹了一下棺盖和棺材相交的缝隙,凑到鼻子闻了闻:“新抹的朱砂,这里除了警察还有别人来过?”

    他在自言自语。我没法搭腔,只能在旁边干看着。

    解罗喃喃:“警察里也有高人啊。”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说话声:“咦,门怎么开了,有人进来了?!”

    解罗和我对视一眼,他用手指了指手电,我赶忙关掉,密室里顿时一片漆黑。

    外面传来脚步声,很快到了密室门口,感觉有人探头进来看。黑暗中,解罗低声告诉我,带着女尸一起藏到棺材的后面。

    我和他搬着女尸。刚藏好,密室亮起了强光。

    有人打着手电正在扫视整个房间,这人拿着的手电可不是我手里那个能比的,绝对大功率,比狼眼手电也不遑多让。

    我小心翼翼从棺材后面探出头看过去,门口站着两个警察,穿着蓝色的大衣,应该是刑警。

    “没人,走吧,这里瘆得慌。”一个警察说。

    另一个警察笑:“你也是老司机了,什么样的现场没见过,怎么怕这里。”

    “这可不一样,”先前那警察说:“我最怕的就是这种邪教的地方。信教的人都是疯子,他们做什么事都有悖常理。算了,咱们撤吧。”

    “江北那姓廖的警官交代过,在请来高人之前,不能乱动棺材。你猜棺材里藏着什么。”其中一个警察问。

    “谁知道呢,走吧走吧,别多事了。”另一个催促。

    两人灭了手电,脚步声渐响。等了片刻,外面房门重重关上了。

    解罗从棺材后面出来,用手敲敲棺材,沉思片刻,说“开棺。”

    “什么?!”我嘴里发苦:“解先生,我看算了吧。”

    “我告诉你,凶手极有可能就藏在棺材里。”解罗说。

    “为啥呢?”我问。

    解罗道:“凶手杀完了魏东海之后,当时并没有走,而是藏在棺材里。”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也在?”我问。

    解罗点点头:“墙上的鲜血灵符,神桌上的镜子,还有魏东海离奇的死法……我大概有了一个推断,但还需要证明,只能把棺材打开。你不想背着这个黑锅吧,不找出真凶只能你们背黑锅。”

    “行吧,那就打开看看。”我没有办法。

    解罗掏出一块小毛巾,顺着棺盖缝隙走了一圈,毛巾是一片暗红色,味道很强烈。我一闻就知道,确实是朱砂。

    朱砂辟邪,抹在棺材的缝隙上,不像是防外人开棺,倒像是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

    我在解罗的指示下站在棺材的尾部,他在那一头,喊了声,“开。”双手一较劲。

    我还没怎么使劲,棺盖就“嘎吱嘎吱”起来。

    就在我们忙活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强烈的手电光,刚才的两个警察居然杀回来了,来了个回马枪!

    我一哆嗦不敢再开,解罗厉声喝了一句:“继续开,别停!”

    两个警察大叫:“你们是什么人,停手,双手抱头!”他们钻进密室,手电光照在脸上。我的眼睛受不了,眯缝起来。一个警察来到我的面前,我不敢违抗,此时袭警那就是脑子有病,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忙举手抱头。

    警察看我这么老实,一时不再管我,两人直奔解罗去了。

    解罗真是好样的,警察到了近前他也不停手,双臂较力,棺材内部发出一连串木头爆裂的声音,紧接着翘起随即翻转落地,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这个变故一出现,两个警察为之一滞,解罗趁机把手探进棺材里。警察反应过来,一把摁住他,双臂往后面一别,当即就把铐子铐上了。

    解罗蹲在地上,低头不言语。两个警察打着手电往棺材里照,照了片刻,其中一个拨打电话向上级汇报:“现场又发现两具尸体,马上派人过来!”

    两具尸体?我马上反应过来,魏东海姘头的尸体是一具,难道棺材里还有一具?

    趁这个空当,他们把我们押在一边,开始审讯。

    解罗低头冷笑,我吱吱呜呜说不出话。两个警察见问不出什么,焦躁不安,不停地看着手表。

    解罗忽然说:“棺材里的尸体我认识。”

    “谁?”警察问。

    “我侄子。”他说。

    我愣了,解罗的侄子怎么会在棺材里?

    “你说那小孩是你的侄子?”警察问。

    “嗯。他丢了一年多,”解罗说:“我们全家都找疯了,好不容易打听到线索在这里,我这才带着朋友过来查看。”

    解罗说着说着突然哭起来:“魏东海这个狗贼拐卖了我的侄子,呜呜,太可怜了,怎么就死在这了。让我怎么回去跟你爸你妈交待啊,呜呜。”

    警察问:“你叫什么,你侄子又叫什么?”

    “我叫张和平,我侄子叫张山。”解罗说。

    这时我才听出大概的味道,棺材里装殓的应该是一具童尸,解罗明显在蒙警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