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尸体

    解罗说棺材里的童尸是自己的侄子,警察不置可否。

    解罗因为上着背铐,两只手不方便,浑身乱动,警察厉喝:“干什么,老实点!”

    解罗道:“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我是在拿手机,里面有我侄子的照片,你们和尸体对一对不就知道了。”

    两个警察低声一合计,过来把他的手铐打开。解罗摸出了手机,一个警察看到我,呵斥说:“你别在旁边看热闹,一块过来!”

    我们两个被警察押到棺材旁边,我这才看清棺材里是什么。

    棺材里黑森森的,乍一眼看过去幽深无比,隐约能看到最深的下面躺着一个人。

    警察用手电照进去,那人清晰起来,我一看就愣住了,正是张姐带过来的那个孩子。

    孩子是整个案件的关键。当时据我们推测,孩子早已经死了,死后被人利用,身体里注入了炼鬼。平时能走能坐,跟平常人差不多,是邪术里利用尸体的一种法门。

    此刻这小孩就静静躺在棺材里,手电照在上面,整具尸体阴森无比。孩子紧紧闭着眼,皮肤泛着古怪的铁青色,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生铁打造的一般。

    警察问解罗要照片。解罗慢慢腾腾掏出手机,开锁进入相册,一张一张翻动。警察看出不对味来,语气严厉:“你是不是撒谎呢?”

    解罗道:“警察同志,你着啥急啊,马上就要找到了。你看,就是这张。”

    他拿着手机给警察看,两个警察凑过去,就在这个瞬间,解罗突然把手机扔进棺材。他手劲十足,手机像是暗器一样,正砸在童尸的脸上。

    这个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警察大怒:“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尸体忽然起了变化。

    童尸的脸部被手机砸陷了很大一块。怎么形容呢,就好像这具尸体是玻璃制品,表面看跟人一样,被硬物一砸,脸顿时塌碎,皮肤茬口和玻璃破碎后的状况一样。

    就在众人愣着的时候,尸体突然发出一声爆响,从上至下全部粉碎,在棺材里激起一片烟雾。伴随着烟雾,散发出一种类似中药的臭味,极其浓郁。

    解罗反应极快,捂鼻子趴在地上。那两个警察不知道深浅,只是用棉袄袖口捂住嘴鼻,依旧拿着手电往里照。他们还嘟囔,尸体怎么能像玻璃一样碎了呢?

    就在这时,烟雾深处冒出许多小虫子。黑暗的光线里,虫子密密麻麻飞着,大概有小手指的指甲盖大小,能很清晰地看见它们振动的翅膀。

    我正愣着,心念中黄小天突然大喊:“这是尸解!小金童,危险,快趴下!”

    我来不及多想,赶紧趴在地上。

    两个警察也觉出不对味,其中一个反应还算快,赶紧趴下,另一个还在打着手电照棺材。

    我眼睁睁看到无数的蚊虫顺着光亮飞过来,全都落在那警察的脸上。警察惨叫一声,用手去扑腾虫子。

    还得说这两个人算是老刑警了,临危不惧,另一个从地上爬起来,脱了棉袄罩在同事的脸上。他这么做,在我看来相当聪明,一是能阻挡虫子不再飞过来,二是能阻断光线。

    能看出来,这些怪虫子就是冲着光亮来的。

    两个警察在这一扑腾,解罗从地上爬起来,飞起一脚,正踹在警察的后背上,这一脚力气极大,居然把两个警察一起踹进了棺材!

    棺材里顿时又激荡出一大片黑烟。

    解罗捡起手电,照着我,冷冷说:“盖棺!”

    我脑子嗡了一声,这小子是要杀警察啊。我鼓足勇气:“你不能这么干!”

    解罗也不理我,抄起地上的棺盖,双臂一用力,居然一个人把棺材盖抱起来,大吼一声,往棺材上罩,只听一声巨响,棺材盖严严实实盖在棺材上。

    这一盖上,里面便传来砸棺材的声音,警察的声音瓮声瓮气传出来,十分焦急:“放我们出去!”

    我也急了,警察决不能这么死在这,死了警察真是要摊上大责任了,到时候我是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过去推棺材盖,想把它重新掀翻,解罗冷眼看我:“把里面的东西放出来,我们也得死。”

    “我不管,你不能这么杀人!”我大叫。

    解罗大步流星过来,抓住我的脖领子,猛然往前一送,我来不及反抗,一头撞在棺材上,眼前金星乱冒晕了过去,后面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从昏迷中苏醒,慢慢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河边的一个桥洞里,旁边是垃圾堆。我头晕的厉害,勉强坐起来,一时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到这地方。

    正迷糊的时候,旁边过来一个老头,应该是拾荒的流浪汉。他看我醒了,递过来一瓶劣质的小烧:“小兄弟,喝一口,昨晚我还以为你是个倒卧,没想到还活着,喝口酒暖和暖和吧。”

    我口干舌燥,天边已经放光,应该是早晨了。我回想起来昨晚的事,现在这么一回忆,做了场梦差不多。

    我接过小烧,喝了一口,满嘴都是辛辣,胃里不舒服,赶紧还给他。

    “大爷,我昨晚就在这?”我问。

    拾荒老头说:“可不,半夜我起夜,起来撒尿,就看到你在这趴着。我还寻思呢,你要到今早还没动静,我就把你搬到垃圾堆里。”

    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走出桥洞,看了半天认出方向,此地离魏东海他家的小区相当远了,不知道解罗一个人大晚上的带着我怎么能跑这么远。不过,这人还算不错,把我扔到避风的桥洞里,这要是随便找个地方一扔,这一晚上不说把我冻死吧,也得做下大病。

    我向老头道谢,一瘸一拐离开桥洞,随便找了家早餐铺子,先吃点东西垫吧垫吧。然后点了根烟,把昨晚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

    无法确定那两个警察死没死,真要是出了事,警察应该怀疑不到我。解罗估计逃之夭夭了,那两个警察如果再遭了难,就没人知道我去过现场。

    想了半天,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也有点埋怨自己自私,第一时间只考虑到自己的安危,却没想着那两个警察怎么样。

    我摸兜付早餐钱,手伸进兜里愣了,坏了坏了,毛球哪去了?

    昨晚发生的事实在太突然,我一直在高度紧张之中,根本就把它给忘了,现在想起来,这小东西没了。

    我和毛球之间有一种很神奇的感应,只要距离不太远,我就能感知到它。

    我付了早餐钱,向着魏东海家的小区走去,一边走一边默默念叨毛球的名字。

    等快到小区的时候,来了感应,毛球就在附近。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小区门口站着几个男人。这些男人胳肢窝夹着皮包,穿着便服,一个个都是圆脸大肚子,看起来像是乡镇干部。

    他们身上有种气息让我警觉,这些人应该是蹲点的便衣警察。我没敢靠前,心念中默默念叨毛球。

    时间不长,只听唧唧两声,一个小东西顺着我的裤腿爬上来,窜到我的兜里,正是毛球。

    我心里大安,摸着它的小脑袋,毛球很受用,不停蹭着我的手。

    我轻轻说:“毛球啊,昨晚你是在哪过的?”

    毛球爬出兜,用前爪指着小区,唧唧说着什么,不停比划。我和它有种心意相通的奇妙感觉,大概能猜出来怎么回事。毛球昨晚很可能一直都在那个房间里,它在告诉我,在我离开之后房间里还发生了一件事。

    至于是什么事,我看不明白毛球想表达什么,不过能直觉到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

    这时,小区口的那几个人忽然停下话头,四下里乱看。我不敢再呆着,装作路过的样子,低着头离开小区。

    在回去的路上,我在心念中问黄小天,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黄小天道:“小金童,你记不记得程教主还在的时候,咱们仨曾经到吉林松原寻找八仙洞的事。”

    “当然记得。”

    黄小天说:“在八仙洞里,咱们曾经到过一处墓室,当时咱们还猜测墓室那些棺椁里装的都是何仙姑的历代化身。”

    我倒吸口冷气,隐隐猜到了一些事。

    黄小天道:“何仙姑那些化身都是尸解的。昨天晚上在魏东海家的棺材里,咱们看到的小孩尸体,就是尸解。”

    我喉头动了动:“那小孩成仙了?!”

    黄小天凝神说:“没有,成仙哪有那么容易。尸解是成仙的一种方式,但不能说尸解了就一定成仙。北京人是中国人不假,但不能说中国人就都是北京人。这小孩的尸解方式极为古怪,居然化成无数蚊虫。或许,这小孩只是个工具,后面还藏着不为人知的高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