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打不相识

    王二驴一听贺老五要带老大收拾我们,顿时火了:“我这堂子是不是流年不利,先惹上仇家,又惹上流氓。我豁出去堂口不干了,也得把这口气出了。”

    我们正说着,外面传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是不是这家?”

    “对,就是这。”说话的是贺老五:“就是这家,那两个小子穷横穷横的。”

    李瞎子在屋里叫苦:“两位小兄弟,得,人家打上门了,连带着我也吃了挂落。”

    王二驴不满意:“老李,你要害怕就在屋里呆着,跟你没关系。老冯,抄家伙。”

    他抄起捅炉子的火钩子,我在后面取出一把菜刀,我们两个推门出去。院子里来了七八个混混,歪戴帽子斜瞪眼,一个个流里流气。

    贺老五看见我们两个,眼珠子都红了,指着王二驴:“草尼玛的,就是你,你瞅什么。”

    “草尼玛,瞅你咋的。”王二驴握紧火钩子。

    “瞅就不行,瞅就干你!”旁边一个留着黄毛的混混儿指着我们鼻子说。

    “来,干来!谁不干谁是瘪犊子。”王二驴说。

    “草。”一群混混儿上来就打。

    我和王二驴守着门,轮着手里的武器跟轮风车一样,那些混混儿倒也打不进来。

    “草尼玛的,捡石头砸他们。”黄毛说。

    这些混混儿一窝蜂跑到院子角落,这里有一堆王老太太收拾的破烂,里面破铜烂铁都快堆成小山了。这些混混真不讲究,捡了这些玩意,像是雨点一样砸过来。

    我和王二驴且战且退,回到屋里把门关上。刚关上,只听“哗啦”一声响,一扇玻璃被砸碎了。

    王二驴气的七窍生烟:“草你们姥姥的,跟他们拼了!”

    他抄着火钩子要出去,李瞎子拉着他:“小王兄弟,你消停点吧,这些混混儿属狗皮膏药的,等他们发泄完了就走了,忍忍吧。”

    这时一个自行车摇铃居然从外面扔了进来,上面长满铁锈,老大一个铁疙瘩,破窗而入正砸中暖水瓶,摔在地上砸个粉碎,热水流了一地。

    王二驴甩开李瞎子:“我要是不把这帮坏种收拾卑服的,我他妈就不姓王,跟你姓李。”

    王二驴踢开门就出去了,我抄着菜刀跟在后面。那些混混儿从破烂里捡了不少趁手的家伙事,什么钢管儿暖气条之类的,大喊着杀了过来。

    贺老五招呼那些暗门子娘们出来站脚助阵,冒充一回啦啦队。

    我拿着菜刀,舔舔嘴唇:“二驴子,今个不见血是不行了。”

    王二驴道:“反正也要回家了,干这一票大的再走,要不然我能窝囊死。”

    我们两个都红了眼,看着对面的混混冲过来,肾上腺素激增,脑子都热了。

    就在这时,从院外进来一人,贺老五点头哈腰:“哥,你来了。刚才你不在,兄弟们先干起来。”

    那人说:“干谁啊,不就俩人吗,赶紧的,下午还有饭局。”

    这时,那人抬起头看过来,我正准备应战,正好抬起头看到他。我一看就愣了,熟人,在黑舞厅见过,被鬼上身的那个东哥。

    东哥看见我,打了个激灵,大声喊:“住手!”

    那些混混儿都杀过来,听到这一嗓子,全都回去看。本来杀气腾腾的,一看东哥个个都萎了。

    他们过去打招呼:“东哥。”

    东哥走过来,打量我:“小兄弟,咱们见过。你是大师的关门弟子?”

    “东哥,就是我,我还给你看过事呢。”我说。

    东哥道:“这怎么话说的,老五你过来。”

    贺老五迷迷瞪瞪过来,东哥说:“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小兄弟是大师的徒弟,给我看过事驱过邪,相当灵验,道行很高。你可别冲了人家的堂子,到时候真惹上事,别说我不照顾你。”

    李瞎子在屋里趴着窗户缝看,见是东哥来了,这老小子屁颠屁颠出来,主动握手:“东哥,你来了,还认识我吗?”

    东哥看他这么个糟老头子,这么个脏手,根本懒得握,可看他是从我们屋出来的,一时摸不准路数,勉强手指尖和他碰了碰:“好说好说。”

    东哥推开李瞎子,一把抱住我的肩膀,哈哈大笑:“大水冲了龙王庙。小兄弟是高人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老五啊,你也别仗势欺人了,就让人家在这里好好住吧。”

    贺老五夹着小皮包,讪讪说:“住,住,以后都是邻居。你们认识东哥不早说。”

    我赶忙说:“东哥,你身上的老鬼处理干净了?”

    “没事了,”东哥呵呵笑:“多亏你那个陈南师兄,你们哥俩都挺厉害。我现在彻底没事了,而且精神头更足,把那些女的干的嗷嗷叫。”

    东哥看看表,硬要拉着我和王二驴去喝酒吃海鲜。

    我本来不想去,王二驴给我使个眼色,低声叮咛我:“咱们要和黑道的人打好关系,把这些人摆弄明白,咱们买卖才干的安生。”

    东哥是县城夜市的扛把子,不光收保护费,人家也有自己的生意。在夜市的黄金路段,开了一家很上档次的自助烤肉餐厅,价格却很是平民化,极其公道,天天都人满为患。

    我们到的时候,东哥又找了一帮狐朋狗友,齐聚包间,倒也高朋满座。喝着酒,关系亲近得特别快,我们和贺老五算是不打不相识,三杯酒下肚就成了搂脖说话的好朋友,亲哥哥蜜姐姐的叫着。

    东哥喝的眼珠子通红,把我们重点介绍给他的朋友,“诸位,这两位小兄弟是我的好朋友,那是真有道行,前些日子我中了邪,就是人家看好的。”

    东哥这人嘴不好,有点啥事都往外嘚嘚,他中邪的事满桌子人都知道。众人纷纷过来敬酒。我酒量不行,而王二驴是酒蒙子,来者不拒,哐哐就是喝。就在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桌上有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说:“两位兄弟,我遇到一点事,你们能不能帮我看看。”

    东哥一拍我的肩膀:“那没问题。老王,啥事你就说。”

    这个男人搓着手:“我想和两位小兄弟私下里聊聊。”

    满桌子人都不愿意了,这些人别看是地痞混混,可最爱听灵异事件,一听有这样的事,坚决不答应我们私下讲,催促那男的赶紧说。

    这男人没办法,从兜里掏出两张名片递给我和王二驴,此人叫王星月,名片上的名头是出租车司机。

    东哥说:“两位兄弟,你们别瞧咱家老王是开出租车的,我告诉你们吧,全县城的司机都归人家管。”

    王二驴说:“王哥,你是出租车公司的?”

    这位叫王星月的男人笑笑:“我没有官面上的职务。出租车司机都是我哥们,我说话在他们当中就是好使。”

    我们大概猜出这位仁兄的能量了,出租车司机那也是个相当庞大的社会群体,能在这些人里说话有分量,此人也是个人物。

    我们和他聊起来,这位王星月讲起了最近遇到的事。

    他是出租车司机,专干夜班。我们这个县城,干出租的白天不赚什么钱,但要是干夜班的,那就赚翻了。

    我们这里号称黄都,夜生活极是丰富,酒吧、夜总会、洗浴中心、黑舞厅密密麻麻一大片,出租车晚上哪也不用去,就在这里等活就行,而且都是远程的大生意,专往外城走。

    当然了,夜场的活儿属于稀缺资源,一般司机也排不上号,可王星月是什么人,他一出车哪家洗浴中心都得给面子,好位置随便挑。

    这天晚上王星月在洗浴中心门口接客,上来一个女的。他觉得有点诧异,混在这地方的,又是半夜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男客,很少有女客大半夜从洗浴中心出来的。他看看后视镜,心里有数了,这女上身穿着小棉袄,厚厚实实,而下半身穿着黑色连裤袜,这身材,啧啧,没法形容了。王星月是干什么的,那叫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了,这位应该是坐台的。

    按说这个点正是小姐忙活的时候,可也允许有个例外不是,可能身体不适,或是来例假什么的。也有可能人家晚上有恩客包了,去赶场也说不定。

    王星月便问那女的去什么地方。

    女人告诉他出县城,顺着国道去北桥店。北桥店不算太远,大概能有十几里,可路不算好走,有个很陡峭的上坡,一般开出租的最头疼走这样的路。

    王星月狮子大开口,多要了五十,女人没说什么,就让他快点赶路。

    这一去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