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童子

    夜路几乎没什么车,一路畅通,对于出租车司机是很爽的一件事。很快出了城,王星月一路狂飙顺着国道,来到了那处陡峭的上坡前。

    这坡往上爬相当艰难,王星月正准备加油上去,忽然看到旁边拉着警戒线,有一块地上盖着厚厚的帆布。

    王星月是老司机了,第一反应就是这里曾经发生过车祸,作为一个司机,最讨厌看到的场景就是车祸现场。

    出租车之间都有通信平台,王星月就在平台里发牢骚,说自己晚上去北桥店,半路遇到车祸现场。出租车司机里有今天去过北桥店的,便说那里确实出过车祸,私家车相撞,当场就死了个小孩。据说现场挺惨的,孩子是从车窗甩出去,死的时候周围全是玻璃碴子和斑斑血迹,当时那孩子身上盖着衣服,看不清多大年纪,就看两个小脚露出来,总而言之,惨不忍睹。

    王星月不是什么善长仁翁,遇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不是惋惜,而是感觉腻歪。大半夜的,真他妈晦气。

    他加快速度,想快点开到目的地。晚上,整个上坡都没有车,他加足马力,正狂奔的时候,忽然看到路旁站着一个白色的影子,这影子看起来矮矮小小,他心里咯噔,想起车祸死的那个小孩,手就一哆嗦,车子抛锚了。

    后面那小姐着急了,让他快点,说还有客人等着她,去晚了人家不高兴。

    王星月满头是汗,又不好告诉那小姐路旁可能有鬼,女人歇斯底里起来还不够麻烦的。

    幸好他强踩油门,发动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又动了。过了大上坡,后面就一路平坦,他把女人送到了北桥店的一处小区,女人要下车的时候,王星月暗想,大半夜的你到快活,我来回担惊受怕。他也是一股邪火,便问女人要了电话号码。女人本来就是坐台的,马上说,老哥你也想光顾我的生意。

    王星月笑着想,到时候看我怎么干你,把今晚的气都撒出来。女人把电话给他,撅着小屁股进了一家公寓,过夜去了。

    王星月没太当回事,开着车回来。说来也怪,从这天开始,他开始走霉运,倒霉得都邪乎。先是破财,王星月有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甚是喜爱。有一天他开车,拉了个漂亮姑娘,这姑娘喝多了,到家的时候上不去楼,醉醺醺的硬要王星月把自己扶上去。

    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王星月当时把手表摘下来,放在车盘上,然后锁了门扶着这姑娘上楼。上楼之后他到没敢干别的,把女孩送进去就走了。到了车里,开车出去好长一段路,想看时间,忽然想起手表摘了,等他到车盘那里去摸表的时候,脑子“嗡”一下,表没了。

    他把车停在路边,把整辆车从里到外搜了个遍,那表是踪迹不见。他又开着车回去,在刚才的小区里又找了一气,还是没找到,大几千的东西就这么丢了。差点没把他给气死。

    后来几天,他是接二连三的倒霉,先是拉了个醉鬼,吐了自己一车。他把醉鬼揍了一顿,醉鬼赔了三百块钱了事。他又拉了个贵妇人,这娘们抱着一条狗,又是贴脸又是亲嘴。本来王星月最讨厌客人带宠物上车,可这有钱老娘们去的地方极远,跑一趟下来一天都不用干别的活了,他也就忍了。到了地方,女人带着狗走了,他才发现后座全是骚味,原来那狗尿了。嘿,把他给气的。

    想找人还没处找,只能自认倒霉,把后座重新清洗。这些事虽然烦心,但还是属于鸡毛蒜皮不伤大雅,等到后来一件事出来的时候,王星月才真正害怕了。

    那天他开车到了外县一个二环路,前面是货车,拉着整整一车的砖头,上面盖着帆布。后面是辆摩托,他的出租车在中间。

    刚下过雨,路面打滑,开起来十分别扭,王星月这些天连续倒霉,心里有点阴影,看着前面大货车上的砖头直眼晕。快到拐弯的时候,他慢慢把车速减下来,后面的摩托猛然超车,骑摩托的车手戴着头盔还看了他一眼。紧接着是拐弯。

    前面那大货车突然失控,一头撞在花坛里,后面的挡车板不知怎么松了,车上的砖头倾泻而下,摩托车一点都不带含糊的,直接钻货车底下了,被砖头瞬间埋在里面,跟堆了小山差不多。

    王星月刹住车,离事发地点还不到三米,他眼睁睁瞅着摩托车手被埋在砖头里,那人必死无疑。他当时吓得都快尿了,这要不是自己机警,现在死在里面的就是他了。

    从这件事之后,王星月开始恍惚了,总觉得哪不对劲,就算一个人再倒霉,也不可能接二连三遇到这样的事,简直让人喘不过气。

    这天交了车,他回家睡觉,正睡的时候来了电话。他是干夜班的,白班时候车是另外一个司机在开。那司机告诉他,在车里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让他过去瞧瞧。

    王星月赶了过去,到车里一看,吓得两条腿发软。在方向盘的最下面,有个手印。手印不大,像小孩的,最吓人的就是这手印是深黑色的,用抹布蹭都蹭不到。白班司机告诉王星月,他发现这个手印之后,用了很多办法,什么牙膏、消毒水,连松节油都用了,就是蹭不掉。幸好这手印是在十分隐秘的地方,客人们看不着,要不然太影响生意。

    王星月看着手印,突然想起自己数天前曾经跑过北桥店,那里发生了一场车祸,死的人就是个孩子,当时还疑似看见鬼影,难道自己真撞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这之后,让他很长时间不敢出车,挣不着钱固然心疼,总比把自己命搭进去强吧。

    听完王星月的经历,王二驴和我对视一眼,我们之间已经很有默契了。看事都由他出头,他是我们这个小团体里的逗哏,我属于捧哏,专门敲边鼓。我们两个之间不在乎什么风头了,只要把事情办好,整场戏唱下来,那就比什么都强。

    王二驴问王星月,那辆车开来没有。王星月说,现在还没交班。

    东哥在旁边说:“老王,赶紧的,趁着两位高人在这,机会难得啊。”

    王星月赶紧给白班司机打电话,让他把车送回来。满桌子人都兴奋异常,他们很多都是头一次看法师现场做法。

    正热闹的时候,王星月电话来了,说车已经开到楼下的停车库。东哥大手一挥:“走,都跟我去,咱们看看怎么抓小鬼。”

    众人围着我和王二驴,从后门出去,坐直达电梯到了车库。果然有辆出租车停在那里,有个憨厚的司机正朝着我们招手。

    王星月过去和他打招呼。众人把车子围住,有人想钻进车里看那个手印,被东哥给骂回去。

    东哥毕恭毕敬对我们说:“两位兄弟,你们看看怎么弄吧,场子交给你们俩了。”

    王二驴给我使个眼色:“老冯,你先通阴灵看看怎么回事。”

    我站在车头,两只手端起来,食指和中指并拢挡在眼皮子上,然后集中意念观想通阴灵。现场那么多混混儿,鸦雀无声,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动作极有高人风范,唬这些人绝对有富裕。

    东哥这样的大混子,属于典型的用得着你朝前用不着你朝后,所以必须让他觉得你有价值,才能死心塌地跟你交朋友。争取一出手就让这些混子服服帖帖。

    我滑动手指,慢慢睁开眼,眼前红彤彤一大片,通了阴灵。

    我看向车子,屏住了呼吸。在车的天窗上,果然盘腿坐着一个孩子。这孩子满身是血,光着身子,一张脸上除了两个黑森森的眼眶外,没有任何其他五官。

    身上的血一直往下流,车的天窗上面全是血迹,简直血流成河。我能感受到这小鬼的无边怨气,森森的负能量简直让人窒息。

    有人往车边凑,我眼看着一个黄头发的混混儿蹭到了车上的鲜血,衣服污了一大块。我大吼一声:“大家都让开!车上有鬼!”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吓得汗毛倒竖,避开车子。只有那个白班司机狐疑地看着我,有点不太相信。

    我现在的功力无法驱鬼辟邪,只能看到。见到这个小鬼,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围着车子转了两圈,那小鬼似乎对我置若罔闻,依旧保持着盘腿的姿势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菩萨庙里的善财童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