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二十九章 窜窍

    通阴灵非常难受,头晕眼花外带恶心,幸好也就十分钟。十分钟一过,小鬼我就看不见了,连带着车上的血迹也都没有了。我稳定心神,全场这么多人鸦雀无声,都在看着我。

    我说道:“车上有个小鬼。”

    话音刚落,白班的司机就炸了:“你说啥?有鬼?”

    我一边说一边比划:“它就坐在这辆车的上面,盘腿坐着的,身下都是血,全身血肉模糊。”

    “你唬人的吧?”白班司机说。

    东哥在旁边骂:“你胡咧咧什么玩意,我兄弟怎么可能唬你?”

    我耸耸肩:“你们要是不信就算了。哦,对了,”我用手一指人群里的一个混混儿:“他刚才沾上了小鬼的血。”

    黄毛混混儿听我这么一说,脸都绿了。我说道:“在袖子口,你看看。”

    黄毛反手一看,吓得惨叫一声,把棉袄脱了扔在地上,穿着毛衣瑟瑟发抖:“真有……血。”

    东哥眨眨眼:“不是你小子哪天砍人忘了吧?”

    黄毛都快哭了:“真不是,这棉袄是俺对象刚买的,穿了还不到半天,上面就一大团血迹。”

    其他人不信,都围过去看,果然有血。

    “信了,这次全信了。”王星月说:“兄弟,该怎么办?”

    我看看王二驴,下面该他出场了。王二驴咳嗽一声从人群里出来:“有两个办法。”

    “你说。”王星月道。

    “第一就是换车,”王二驴说:“但是不能保证换车之后,小鬼还不会跟着你们。”

    “这不白说吗,还有呢?”王星月催促。

    王二驴道:“还有就是请我家老仙儿出堂口看事,一次就把小鬼办挺,解决后患。”

    “这个好,这个好,什么时候办?”王星月还挺急。

    王二驴略一思忖:“当然越快越好……”,我在旁边提醒他:“陈姑姑现在回地府重修了,半个月内都无法看事。”

    王二驴“呦”了一声:“光图个嘴痛快,差点把这事忘了。”

    他挠挠头说:“诸位,实在不好意思,我家老仙儿这几天去地府修行了,至少得半个月后才能出来。王大哥,你要能等呢,就等我们半个月,要是等不了就去看看别人家的堂口。”

    王星月犹豫,东哥道:“不就半个月吗,等!两位兄弟,我们谁也不信,就信你们两个,我们死等。”

    那白班司机不置可否,王星月算算半个月不能出活,心疼的不得了,可也没办法,只能认了。

    吃完饭,东哥硬拉着不让走,又去唱K,晚上要去洗澡,我是坚决不去,看见洗浴中心就反胃。王二驴好玩,被东哥和那些小弟拉走了。

    我自己回去,收拾收拾屋子,点上热炉子,晚上没事翻翻书。到了深夜,外面飘起小雪,我守着火炉,烧着热水,倒也安逸。

    看完书我就去睡了,睡到半夜门响,我趿拉着鞋披衣服出去查看,原来是王二驴回来了,他看见我兴奋地说:“老冯,你没去真是可惜,人家是真会玩。”

    我困的不得了,闻着他满身的酒气,倒了热水给他。

    王二驴这劲头还没过去,守着火炉子吐沫横飞:“人家是真会玩啊,东哥给我上了全套,叫来的那小姐都是南方过来的,皮肤那个细啊,玩过之后才知道这辈子都白活了。”

    “你叫小姐了?”我问。

    “当然了,我到想矜持来着,可那些小姐排着队来撩你。你听我说,我们洗完澡到休息大厅,那些女的就来了,跟苍蝇似的。坐在你旁边,一会儿摸摸你胳膊,一会儿摸摸你腿,别说我了,就算铁罗汉来了也得破戒。”王二驴喝了口热水:“然后我跟一个南方的妹子进了房间,那妹子说自己是从桂林来的,也就一米六多点,长得真漂亮,皮肤那个白啊,难怪咱们这里叫黄都,全东北的流氓都往咱这县城来,小姐的素质不是白给的。”

    看他越说越兴奋,我摇头:“偶尔玩一次两次尝尝鲜得了,那地方少去,不是咱们能去的。”

    王二驴摆摆手:“no,no,no,你不懂,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说自己是雏儿,没进过洗浴中心打过炮,别人就会看你跟看外星人一样,觉得你是窝囊废,是无能。就连咱院批八字的那李瞎子,他都多大岁数了,还见天去找那些暗门子老娘们玩,一炮三十,解决老了问题了。”

    我想起我在黑舞厅曾经见过淫鬼,心里不舒服,说道:“二驴子,不管什么年代,上窑子找娘们都属于扯淡的营生。还是少去为妙,偶尔开开荤可以理解,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但天天去就有点不像话了。”

    王二驴有点不高兴,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摆摆手:“老冯,你是够扫兴的,说的话就跟乡委书记做报告似的,你丫就装吧。”

    他一口喝干了水,进去睡觉了。我也有点不太痛快,也回去了。

    从这天开始,王二驴隔三差五就不在家,和东哥一块厮混,要么就是喝酒打麻将,那么就是泡洗浴中心。我比较厌恶这些事,而且不喜东哥这个人,和他们保持距离。

    王二驴总是半夜回来,有时候还在外面过夜,第二天早上才到家。我说了他几次,他都不爱听,可我俩这关系,他还不至于翻脸。开始的时候,他跟我讲那些女人怎么怎么样,后来不说了。

    好不容易熬到半个月之后,这半个月里我们一笔生意也没接到。老仙儿不在,王二驴闲得不行,他看见屋里空荡荡的堂口,意志就消沉起来。等半夜出去玩之后,又变得兴高采烈的。我知道他出去玩这些东西,也有麻痹自己的情绪在。

    这天早上十点多钟,王二驴昨个半夜才回来,现在没醒呼呼大睡。我在前屋收拾卫生,外面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东哥和王星月,后面都是混混儿。

    我赶紧把门打开,把他们让进来,王星月搓着手:“小兄弟,这不半个月了吗,我过来请大仙儿看看事,把那小鬼给驱走。”

    “你们稍等,他正在睡觉,我过去叫他。”我说。

    我掀开帘子到了后面,王二驴正趴在床上睡得极香,我过去推推他,好半天没动静,睡得跟死猪似的。我真是有点生气了,飞起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王二驴叫了一声,揉揉眼坐起来:“你干嘛?”

    “都几点了你还睡,”我生气:“东哥和王哥都来了,指着你看事呢。”

    “呦。”王二驴叫了一声:“睡成浆糊了,坏了坏了,都给忘了。昨天老仙儿就应该回来了,我还没打招呼呢。”

    他光着屁股摸衣服,让我出去先支应一会儿,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真是狗肉上不了席。

    我从后面出来,到超市买了条烟,回来给每个人都散了烟。王星月是场面人:“这怎么话说的,我是有求于你,还让你们这么破费。”

    “都是哥们,说这话就外了。”我说。

    我们正聊着,王二驴从后面穿戴整齐出来,抱抱拳:“各位不好意思,昨晚玩的太晚了。”

    东哥笑眯眯:“小王,你昨晚玩的那女人是牡丹江过来的,活好,专业。”

    王二驴脸一红,赶紧说:“先不说这个。你们等等,我先跟老仙儿打个招呼。”

    他洗了把脸,抖擞一下精神,请了一根长香,慢慢跪在供桌前,毕恭毕敬磕了三个头,然后把长香插在香炉里。

    屋里人鸦雀无声地看着,王二驴插好香,又一次下跪,跪着半天没动地方。等了片刻,众人低声议论,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时,王二驴忽然用女人的腔调说话:“猴崽子,你怎么阳气这么弱?”

    屋里人顿时炸了庙,这句话是王二驴的嗓音说的,可从腔调到语气,活脱脱就是个女人。

    东哥惊得都站起来了,王星月也瞪大了眼睛,喉头不停动着。

    只有我知道,老仙儿上身窜窍了。

    王二驴背对着我们跪在地上,叹口气继续用女人的口吻说话:“少忌色,中忌怒,老忌贪,真是一点不错。阳气太弱了,太弱了,勉强看事会对你的身体不好。”

    等了片刻,王二驴又说:“好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慢慢转过身,这一转过来,一屋子人又吓了一跳。

    王二驴脸色铁青,五官像是发生了剧烈变化,眉脚吊吊着,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中年妇女。

    我赶紧跟大家解释:“老仙儿窜窍了,现在这不是王石生,是老仙儿。”我对王星月说:“王大哥,有什么事赶紧跟老仙儿说,机会难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