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章 老仙儿出关

    看到老仙儿窜窍,王星月赶紧上前,哆哆嗦嗦把出租车上有小鬼的事说了一遍。

    王二驴道:“头前带路,我去看看。”

    众人众星捧月一样围着王二驴,一起出了院子。那辆出租车就停在外面的街上,王二驴围着出租车转了两圈,点点头说:“确实有小鬼占着,拖得时间太长,小鬼已有灵性,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王星月哭丧着脸:“还请老仙儿出手帮忙,多少钱我都认了。”

    王二驴摆摆手:“我不和俗家谈钱,多少钱你看着打赏。”

    黄毛的小混混在旁边插嘴:“这种事必须要亲自掏腰包,这是规矩,王哥你可别小气,该多少钱就得花。”

    王星月说:“多少钱我都认,老仙儿说个数就行。”

    东哥道:“这样吧,我听说外村有人出堂看事,都得五百起,你也五百吧。”

    王星月一点都不含糊:“没问题,只要解决了这后顾之忧,我再另给老仙儿上供,七个碟子八个碗。”

    王二驴看着车道:“驱鬼得等到夜里十二点,我是烟魂儿,不能顶着大日头做法。你这样,”他叫过王星月:“你先把车开回去,找艾叶焚烧,把这辆车里里外外先熏一遍,所有的车门都打开,放在阳光下暴晒,今天晚上午夜开过来,不要停在路边,最好进胡同,我在那里等你。”

    王星月都记住了,道谢之后,迫不及待开着车走了。

    那些混混儿议论纷纷,难掩兴奋之色,都想要晚上过来瞧热闹。东哥是人来疯,掐着腰说:“看热闹没问题,不过我先提醒你们,驱鬼可不是闹着玩的,谁要是出什么事撞了邪,可别怪没早提醒你们。”

    王二驴笑笑,不置可否,对我说:“让他们都回去吧,谁想晚上来就来吧,我要好好休息。”

    他径自回去,我把众混混拦住,说老仙儿要回去闭关,晚上驱邪,现在不能打扰,把他们都打发回去了。

    等我回去的时候,老仙儿已经走了,王二驴坐在供桌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低声吟诵《地藏经》。他看到我来了,没有任何表示,面无表情。

    我有些尴尬,想说什么,王二驴在行功课,不便打扰。我只好回到后面,闷闷的想事。

    下午的时候,王二驴功课做完了,我们叫了外卖。他一边吃一边玩手机,我吃了两口觉得气氛太尴尬了,便说道:“二驴子,你脸色有点差,今晚可以吗?”

    王二驴停下筷子:“刚才陈姑姑把我训了一顿。”

    “怎么了?”我问。

    “还能怎么了,”王二驴说:“我出去玩女人的事,她都知道了,她骂了我一顿,说我淫乱不止,阳气虚弱。还说香童虽然不必像和尚道士那样墨守清规,但也不能酒色无度。”

    “老仙儿说的不错。”我默默夹起一根茄子说。

    王二驴道:“她让我一天念一百遍《地藏经》,收收性子,唉,真他妈倒霉。”

    “别这么想,老仙儿也是为了你好。”我说。

    王二驴“嗯”了一声,不说话了,筷子在米饭里来回插着,心不在焉的样子。

    如果他总是这么个样子,实在不行我得告诉王神仙了。王二驴打小就驴性八道的,典型的驴脾气,家里都让着他,连爹妈说话王二驴都不怎么听,可他就服自己的爷爷,王神仙一瞪眼,这小子老老实实的。

    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来了。

    王星月第一个到的,非要请王二驴和我去吃饭,我们拗不过他,在街口吃了点便饭,不过没喝酒,怕误事。等我们回来的时候,院里来了七八个人,大部分都是混混,正蹲在避风的地方抽烟聊天。

    这时王星月接了个电话,要去路口接人,匆匆走了。我们把这些混混儿请到家里,我把热炉子生上。这些小混混不能得罪,大家都在市面上混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犯不上得罪谁。

    众人聊着天抽着烟,一会儿工夫屋里乌烟瘴气的,这时王星月推门进来,还领着一个人。屋里那么多人说着话,大家抬眼看到他身后的人,一时间竟然全都停下话头,屋里极为寂静。

    王星月领进来一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女孩子,二十来岁的年纪,短头发,穿着黑色皮裤,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条有身条,长得不说多漂亮,可看着就俏皮,眼睛特别水灵,一时间我脑子里只有“冰雪聪明”这四个字。

    这女孩的上嘴唇有颗很明显的美人痣,非但没有影响她的容貌,反而更增添了一丝的韵味。

    这些混混儿包括我和王二驴,看得眼睛都直了,那目光就跟着她走。估计要是换成平常时候,这些混混早就上去搭讪了,可这女孩是王星月领来的。王星月在县城那也算一号人物,现在摸不清路数,谁也不敢轻易造次。

    有混混儿说:“王哥,这妹妹是谁,介绍介绍啊。”

    王星月说:“这是我外甥女,在沈阳上学,放假来这里玩。听说晚上老仙儿驱鬼,特别好奇,过来看看。”

    黄毛混混儿嬉皮笑脸:“妹妹要是害怕,我可以保护你。”

    王星月笑骂:“看你个吊样,到时候你别自己吓尿裤子了。”

    “哦,哦~~~”屋里人都在起哄。

    王星月把那女孩带到我这里:“小冯,你也是有道行的,晚上你负责保护我外甥女的安全,出问题我拿你是问。”

    我正在生炉子,满手都是炭灰,看这女孩冲自己来了,有些脸红尴尬,下意识抹了把脸,脸抹成花猫了,周围的混混儿哄一下笑了,淫词浪语都来了:“妹妹,小冯可是雏儿,你别吓他。”

    那女孩看着我,噗嗤一下笑了,笑颜如花。

    我羞得耳朵根子都红了,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带劲的大姑娘。

    “你姓冯?”女孩看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婉如。”

    “我叫冯子旺。”我赶忙说。

    陈婉如笑嘻嘻的:“我叫你冯哥吧。”

    我暗自点点头,这女孩不错,性格也好,有说有笑的,挺开朗。

    我亮着自己满手黑灰,尴尬地笑笑:“我去洗洗手,马上回来。”陈婉如捂着嘴笑。

    我到屋里打了盆水,好一顿洗,香皂胰子都洗去半拉,毛球趴在枕头上,好奇地看着我。洗完了,我擦干净,又照照镜子,觉得差不多了,整整衣服到前面。

    一到前面就傻眼了,王二驴正跟陈婉如有说有笑。嘿,这小子忒不讲究了,趁我洗脸的工夫见缝插针。

    王二驴对付女人比我有经验的多,而且这小子自打出堂之后,气质也有所变化,有男人样了,相比他而言,我觉得自己还只是个大男孩。

    陈婉如被王二驴逗得咯咯笑,看我来了,她招手:“冯哥,王哥正在跟我讲你们出堂那些事,真有意思。”

    我也是狗肉上不了台面,该我发挥的时候,反而说不出话,脑子里没词,只能跟着傻笑,“是啊,有意思。”

    他俩在那聊着,我坐在下手边闷闷听着,时不时跟着笑两声,心思早就跑了。

    这么多人大说大笑,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夜里十一点半,东哥姗姗来迟。不光他来,还带了一车的人,敢情都是凑热闹的,男男女女一大帮。

    可也是,现场抓鬼,这样的西洋景一般上哪看去,多难得。

    院子里那些街坊都出来了,暗门子老娘们生意都不做了,带着一堆嫖客混在人群里。

    快到十二点了,众人把王二驴围着,真是众星捧月,王二驴就跟教主差不多。

    王二驴让众人先到院里等着,他只留下了我,我们两个把门锁紧,王二驴要请老仙儿上身。

    王二驴请了香,下跪神桌前,时间不长全身栗抖,再起来的时候,脸形和气质都变了,老仙儿陈姑姑上身。

    王二驴面沉似水,对我说:“小金童,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今晚抓鬼,我没闲着,准备好了相关的东西,都包在一个大黑塑料袋里。我提起来晃晃:“都准备好了。”

    王二驴背着手:“头前带路。”

    我推门出去,大半夜的院子里人头攒动,好家伙,能有几十口子,全在这等着。

    我灵机一动,清清嗓子:“老仙儿出来了!”

    王二驴背着手,从后面走出来。院子里有一些月光,他正站在月光下,一身的阴森,一张脸更是鬼里鬼气,一时间满院子竟没人敢说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