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五仙之首

    王二驴从台阶上缓缓而下,众人围着他,现场鸦雀无声。我背着黑色的大塑料袋,跟在后面,也是充满了自豪和羡慕。我以后要是出堂,也有这么大阵仗就好了,太牛掰了。

    王二驴带领众人出了院子,来到胡同。胡同不算宽敞,不可能所有人都凑在前面,东哥带着自己的朋友还有一些大混混在前排,不入流的小地痞在后面跳脚看着,有的人干脆爬到墙头居高临下。

    晚上起风了,胡同里不但阴冷,光线也差。街边路灯黯淡,王二驴吩咐一声,让大家用手电照着。

    他看看表,等了一会儿,到了午夜十二点,回过头招呼我:“小金童,撒米!”

    我撑开塑料袋,从里面拿出成袋的糯米,用剪子剪开,然后围着出租车倒了一圈。地上都是白花花的大米,数道手电照过来,亮如白昼。

    王二驴又道:“面粉。”

    我再打开一袋面粉,在糯米圈外面撒满,严严密密的。众人议论纷纷,不敢大声说话,东哥低声问我:“小冯,这怎么个意思?”

    陈婉如也瞪大了眼睛看我。

    我干咳一声:“待会儿作法你们就看到了,稍安勿躁。”

    王二驴从包里取出一块鲜红的布,搭在肩上,接着又取出一个铃铛交给我:“一会儿让你摇的时候再摇。”

    我答应一声,站在圈外。

    王二驴从包里拿出木槌和七根木钉,走到出租车前,他小心翼翼过去,只在糯米上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他先在车里放了三根木钉,又在车的四角用锤子把剩余的木钉,打进缝隙里。

    大半夜的,胡同里静悄悄,手电悄无声息照着,满胡同就听到“笃笃笃”木槌敲击木钉发出的声音。

    众人在不远处看着,表情既紧张又兴奋,现场的气氛神秘诡异,叫人忍不住头皮发麻,可又不愿离开,这可比看什么恐怖片效果强多了。

    王二驴站在车的一侧,闭目凝神,突然喊了一声:“小金童,摇铃。”

    我答应一声,摇动铃铛。铃铛的声音夜晚听来格外清脆,传出很远,整个胡同似乎都在回音。

    怪事发生了,出租车开始左右抖动起来,先是振幅很小,而后越来越厉害。我们都看到了,根本没人动它,整个白圈里只有王二驴一个人,车是自己动的。

    东哥和带来的那些人眼睛瞪得比驴蛋子还大,陈婉如吓得瑟瑟发抖,捂着小嘴不敢说话,紧紧依着我。

    我现在哪有心思心猿意马,紧紧盯着那辆车,铃铛不停摇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时突然有个骑在墙头的混混大喊一声:“我草,你们看,地上有脚印!”

    只见在铺满了糯米和面粉的地上,出现一个小小的黑色脚印,极深,极黑,绝对是凭空出现的。

    这一下就跟炸庙一样,混混们别看平时吆五喝六,到这时候胆子还没女人大,一个个吓得嗷嗷叫,当时就跑了五六个。

    黑色的小脚印在地上出现的相当杂乱,东踩一脚西踩一脚,围着整个车转圈,脚印到什么地方,这个方位的围观人群就吓得往后退,等脚印走了,他们又站回来。

    就这样,脚印四处乱跑,人群此起彼伏的后退,后来不少人反而找到乐子了,紧张到无比开心,看脚印来了,都歇斯底里的笑。

    大概能有个二十来分钟,白圈里已经杂乱无章,几乎全是黑色的小脚印,一个挨着一个,给我们的感觉是,这个小鬼已经黔驴技穷了,走投无路出不去了。

    王二驴从肩膀上取下红布,在手里快速折叠,嘁哩喀喳折成了一个兜子形,他围着车缓缓转圈。

    只要他没说停,我手里的铃铛就不能停,我拼命摇晃着,膀子都酸了,还在咬牙坚持着。

    陈婉如挨着我说:“冯哥,要不我替你摇会儿?”

    王星月在旁边道:“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老实看着,本来我就不想让你来。”

    陈婉如噘着嘴不说话,小手在底下暗暗拉着我的衣襟。

    王二驴来到车头,忽然红布一兜,本来瘪瘪的兜子,突然像吹气一样鼓胀起来。王二驴半跪在地上,双手如蝴蝶翻飞,把这块红布扎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系扣,整个过程让人眼花缭乱。

    扎完之后,红布成了鼓鼓囊囊一个球,他夹在胳肢窝下面,缓缓从白圈里走出来。

    “老仙儿,完事了?”王星月凑过去问。

    王二驴点点头,朝着院子走去,我还在后面摇铃,他忽然转头笑了笑:“小金童,收了吧,这小东西已经收服了。”

    我擦擦冷汗,别看天冷,一脑门都是汗。我们进了院子,王二驴一个人进到屋里,把我们留在外面,说他要处理一下里面的小鬼儿,不适合让旁人看。他要我今晚不要回来住了,另寻地方安寝,明早再回来。

    我把作法的东西收拾好,放在屋子一角,出门的时候看了看王二驴。屋里没点灯,他一个人抱着鼓鼓囊囊的红布,坐在黑暗中,影子很沉。

    我深吸口气,慢慢退出去,把门关好。

    一群人围过来问怎么样。我让他们都散了,说老仙儿正在里面作法,谁要是冒冒失失冲撞了,以后那小鬼儿就会跟着谁。

    这句话一出,一大半人都吓跑了。东哥搂着我的肩膀,非要他安排今晚过夜的事,我知道,这又是把我往洗浴中心拉。我是说什么都不去。

    王星月道:“得嘞,今晚小冯跟我走,我安排他,到我家去。”

    陈婉如高兴了,拍着手:“好啊好啊,冯哥,我正好有事要和你说呢。”

    我也是暗乐,桃花运到了,怎么都挡不住。

    跟着王星月上了刚刚作过法的出租车。我一下就明白了,他为啥强烈要求要我去他家,他就是想试试到底小鬼走没走。

    我对烟魂陈姑姑的法术相当有自信,而且陈姑姑这人心性纯良,她不可能没驱走小鬼还硬说成功。

    我用不着通阴灵去看,绝对有信心,大大方方上了车。王星月到了驾驶位上,低头去看,“啊”的叫了一声:“手印没有了!”

    我笑着说:“王大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老仙儿出马一个顶俩,绝对没有问题。”

    王星月感激涕零,说明天就带着钱和供品,好好感谢老仙儿。

    我们说着聊着气氛轻松,车子很快开到了县城一处住宅区。王星月家还挺有钱,不愧是道上混的,表面是个小司机,其实人不可貌相,住着三室一厅,装修很上档次。家里收拾干干净净,他老婆是个过日子人。

    我们到了他家,大半夜的他老婆出来迎客,我赶忙说,嫂子赶紧休息。

    陈婉如咯咯乐,王星月问她笑什么。陈婉如说:“冯哥,你管我舅妈叫嫂子,管我舅舅叫大哥。我又叫你冯哥,这到底是什么辈儿,都乱了。”

    王星月道:“你这丫头懂什么,各论各叫,这叫江湖无辈英雄无岁。”

    我笑:“没错没错。”

    王星月道:“小冯,今晚你委屈委屈,我妹妹一家过来了,房间不够,你就在客厅睡沙发床。”

    我赶忙客气:“这就挺好,别忙活。”

    陈婉如说:“我可以把我的房间倒给你,我和妈妈爸爸凑合一晚就行。”

    我赶紧拦住她:“别,别,要这样我就走了,在客厅就挺好挺好。”我想的比较多,以后真能跟陈婉如怎么怎么样,少不了见父母,不能一开始就留下不好的印象。

    王星月的老婆把沙发放好,抱来枕头和被子,我简单到洗手间洗漱了一下,等出来的时候,王星月和他老婆睡觉去了。客厅的大灯关着,只有沙发床亮着落地的台灯。

    我把窗帘拉上,一转身看到陈婉如出来了,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笑眯眯看着我。

    我把棉袄脱到一边,尴尬笑笑:“真热哈。”

    “冯哥,”陈婉如说:“你说今晚是真够邪性的,老仙儿真的把小鬼抓了?”

    “那是,老仙儿陈姑姑相当厉害。”我把陈姑姑的来历简单说了一下,又跟她细讲了在东北烟魂和清风的区别。

    陈婉如眼睛瞪得极大,一脸崇拜看着我。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停下话头。

    “冯哥,那你也会吗?”她问。

    我不想掉价,说道:“其实我也打算出堂的,我身上也跟着老仙儿。”

    “啊,是鬼吗?”她捂着嘴问。

    我有点暗暗后悔,把女孩吓跑就不美了,一时间没了兴致,淡淡说:“是黄大仙儿,就是黄皮子。”

    “黄鼠狼?”陈婉如问。

    我点点头,打了个哈欠,觉得没意思,看看表已经下半夜一点多了。陈婉如却谈兴渐浓,“冯哥,狐狸也是老仙儿吗?”

    我说道:“胡黄白柳灰,狐狸是五仙之首,当然有它了。你知道为什么狐狸排在第一个?”

    “为啥?”

    “因为东北出马仙总统领就是狐仙,叫胡三太爷,那是长白山之神,也是东北大仙儿的总瓢把子。”我说。

    “那你见过胡三太爷吗?”陈婉如忽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