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二章 胡先生

    陈婉如问我,见没见过胡三太爷。

    我苦笑:“那样的大神,岂是我能见就见的。我给你打个比喻,胡三太爷好比是皇上,我现在只相当于新手村里的一个学徒,连村子都没出去呢,离人家段位差的太远,想都不敢想。”

    陈婉如坐在那里,抿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幽幽地说:“冯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你说。”

    她道:“你能不能陪我去一次沈阳?”

    我吓了一大跳:“这怎么话说的,一竿子支到沈阳去了。”

    陈婉如撅着小嘴说:“冯哥,你帮帮我吧,不让你白帮的。你跟我去一趟吧,来回路费,吃住费用都是我负责,这总行了吧。”

    我暗暗盘算,真有点动心了,这么漂亮的女孩约你去,换成谁都要动心思。正好现在也没什么活,跟着她走一趟也不错。

    我还是谨慎地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说清楚。”

    陈婉如看看我,沉默了片刻,这才说起来。这陈婉如家境不错,具体家里做什么的,她没有说。她告诉我,她现在还在上大三,在学校附近的教师楼租了房子,第一次租房和同学搭伙住。

    住了一段日子,房子出问题了,她们夜里总是有点害怕,动不动自己就醒过来,一看表还是凌晨两三点。不是起夜,就是莫名其妙地醒。而且她们在大半夜里还会听到有什么东西偶尔在响动。她们住的地方隔音很好,不可能是左邻右舍传出来的,这几个女孩心倒是宽,自己安慰自己,觉得家里都是木头家具,受潮啊干燥啊,总会时不常的有声音出来。

    后来出了一件事,让她们不得不重视。一起住的有个室友,也是陈婉如的闺蜜同学,在宠物市场买了一只小狗,特别可爱,特别懂事。这几个女孩平时没事就喜欢宠它,喜欢的不得了。

    这天周末,陈婉如正在睡觉,突然就听到室友的尖叫。她赶忙出去看,在阳台上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只小狗已经死了,死状极其怪异,整只狗趴在窗户上,全身都是血,窗户污了好大一片,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疯子画家画出来的超现实主义画作。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都开始害怕了。首先这条狗的死状就怪异,这么一条小狗怎么可能爬那么高,自己贴在窗上死呢,除非有外力。

    这条小狗昨晚在她们睡觉前,还和几个女孩一起玩来着。这一晚上锁门锁窗的,怎么突然就死了,这外力是哪来的?

    自打这天之后,几个女孩住的就不安稳了,尤其是陈婉如,她觉得自己的体质更敏感一些,到了晚上开始出现怪梦。如果是简简单单的噩梦也就罢了,这些怪梦竟然有出奇一致的共同点。

    那就是,这些梦里会出现同一个人。

    陈婉如告诉我,关于这个人她做过很多梦,其中有一个记忆最为深刻。她梦见自己去参加一个婚礼,现场挺热闹,人很多,又是放鞭又是喷花,她跟着众多宾客进了宴会大厅。

    进去之后,她就觉得不对劲。前面的幕布用的是黑白两色,两角还挂着白色的绒球,缎带落在地上,看上去不像是结婚,说句不好听的,有点像灵堂。

    众多宾客落座,一个个面目不清,陈婉如能感觉出来都是自己熟悉的人,可偏偏看不清谁是谁。

    就在这时,全场奏响婚礼进行曲,她看过去,从外门进来新娘和新郎,新郎风度翩翩,穿着黑色西服。新娘头上盖着盖头,一身雪白的婚纱。两人挎着胳膊到了幕布前,忽然曲风一转,婚礼进行曲变成了哀乐。

    新郎把新娘头上的盖头揭掉,陈婉如一看就吓坏了,新娘居然不是人,长的是人身子,却顶着一只狗头!这狗头还有人的表情,眼睛眨呀眨的,别提多阴森了。

    陈婉如看得手脚冰凉,她忽然发现这只狗认识,正是前几天莫名其妙死在窗户上的宠物狗。

    新郎看着狗头新娘,探嘴咬在狗头的脖子上,使劲一扯,动脉咬断了,血喷出来一米多高,飞溅在后面的白黑色幕布上,鲜红的血点子到处都是,触目惊心到了极点。

    下一刻,她就吓醒了。

    听到这里我问她,那个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人是谁?

    陈婉如脸色苍白:“就是那个新郎。我看不清他的面目,但感觉非常熟悉。后来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我是他媳妇,我们两个正在客厅里吃饭,他自称自己是胡先生。”

    “后来呢?”我问。

    陈婉如说,她不敢在那所出租房里住了,先是搬回寝室住了段时间,可还是噩梦不断,后来又租了个新房子,还是做怪梦。梦里的那个胡先生似乎吃定她了,走哪跟哪。

    如果只是做梦,陈婉如也就认了,她住的地方经常发生想不到的意外,比如墙皮突然脱落,卫生间的镜子莫名其妙打碎,鱼缸里的鱼死了,半夜经常能听到怪声。

    她有种强烈的感觉,那个胡先生似乎正在从梦里走出来,要渗透到她的现实生活里。

    “就这些?”我问。

    陈婉如委屈地点点头,眼睛里有泪花:“这些还不够啊,我都快吓死了。今天看你们驱鬼,道行这么高,冯哥你帮帮我呗。”

    看她委委屈屈那样子,我也心疼。我用手指敲着桌面,想了想问:“会不会是你精神压力太大了?”

    “真不是。”陈婉如都快哭了:“就是灵异事件,冯哥你帮帮我啊。”

    “胡先生……”我呲着牙说。

    陈婉如说:“会不会是狐狸精?”

    “那不对啊,”我说:“你住在大学城里,又不是住在荒山野林,怎么可能平白惹到狐狸精呢?”

    “其实,我去过一次乡下。”陈婉如说。

    “怎么回事?”

    她告诉我,在发生一切怪事之前,她曾经跟着妈妈到过她妈年轻时候插队的农村去玩。那地方靠近渤海湾,有山有水相当漂亮。当时去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怪事,村里有个养鸡场,养了很多的鸡,一夜之间突然死了百十来只,不是毒死的,也不是病死的,而是咬死的。

    当时陈婉如和她妈妈就住在养鸡场场主的家里,事发之后她还去看过,满地都是鸡的尸体,娘俩感觉很不舒服,之后就匆匆回来了。

    “冯哥,那些鸡会不会都是狐狸咬的?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撞了邪吧。”陈婉如分析。

    我点点头:“有可能。但现在还只是假想,我觉得我跟你回去意义不大,梦里出现胡先生,就要把罪过都推在狐狸身上?好像牵强了。这样吧,等你再碰上什么怪事,咱们再看情况而定。”

    和她说完这些,我眼皮子睁不开了,到最后语无伦次,困的。

    陈婉如看样子相当失望,说了一句不打扰你休息了,便回去了。我实在困得不行,进了被窝就呼呼大睡。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我猛地惊醒,从沙发床上坐起来,看到陈婉如正在和一对中年男女吃饭,她亲热的喊他们爸爸妈妈。我闹了个面红耳赤,这下麻烦了,自己起床的丑态都让人看见了。

    陈婉如她爸是个很风趣的男人,笑眯眯和我打招呼:“小伙子挺能睡啊,累了吧。”

    我吱吱呜呜打过招呼,溜到卫生间洗漱,收拾半天才出来。等出来的时候,陈婉如父母都不在了,只有她在等我。

    我尴尬地穿上外套,和她告辞。

    陈婉如笑着说:“冯哥,我爸爸还夸你呢,说你睡相沉稳,面相老实,一看就是实诚人。”

    我随口说道:“叔叔这是选女婿呢。”

    话一说完,陈婉如脸通红,我赶紧咳咳:“那个什么,小陈啊,我开玩笑开惯了,你别往心里去,我这就走。”

    陈婉如嘻嘻笑:“冯哥,你说好了,我如果再撞见那些怪事,就要麻烦你了,到时候你别推三阻四的。”

    “不能够。”我说。

    我急匆匆从王星月他家出来,在街边打了个三蹦子,晃晃悠悠回到我们住的大院。我在小卖铺吃了点东西,不知道王二驴早上吃没吃,我捎了点豆浆和油条回去。

    到了门前,怕惊扰了他的功课,没敢直接开门,而是在外面,里面传来王二驴的声音:“进来。”

    我把门推开,走了进去,屋里说不出什么味,四下倒是很干净,窗户上拉着窗帘,阳光透不进来,屋里有些黑。

    王二驴一个人坐在阴暗处,翘着二郎腿,手指点着桌面,不知在想什么。

    “吃饭了吗?”我把买来的早点放在桌上。

    “昨晚温柔乡过得挺好的?”王二驴冲我笑笑。

    “看你说的,陈婉如她爸妈都来了,里里外外都是人,我就是想干什么也没这空啊。”我笑。

    我实在受不了屋里这个味,便过去开窗,王二驴道:“不要开窗。”

    “味道实在是大。”我皱眉,算了,他不让开就不开吧。

    我随口问他,昨晚那小鬼儿怎么样了。

    王二驴指着神桌上一个多出来的黑坛子:“陈姑姑已经把那小鬼儿封在坛子里,这小鬼儿灵性很高,再迟一些就要成魔了,陈姑姑准备炼化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