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先礼后兵

    陈婉如在电话里哭着哀求我:“冯哥,求求你了,来沈阳一趟吧。我现在晚上都不敢合眼,一闭眼就看到他站在床头,他在缠着我,呜呜。”

    “你先别急。”我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是女人一哭就冲动的上刀山下火海的愣头青了,这件事还真要好好想想。从县城到沈阳,来回路费就得大几百,吃喝拉撒打尖住店,人吃马嚼的,全需要钱,正所谓穷家富路。

    现在堂子里是有点钱,那都是人王二驴挣的,我不可能舔着脸问他要路费,说句实在的,王二驴到现在能管我吃喝住宿,这已经是兄弟情分了。

    我去一趟沈阳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个费用嘛……我正措辞怎么说,还得说陈婉如实在,开口就说:“冯哥,你来吧,我求求你了,来这里所有费用我都包了,一会儿微信转账先给你发过去。”

    我干咳一声:“这些都好说。行啊,去一趟就去一趟吧,我给你看看怎么回事。”

    我和陈婉如商定去的路线以及其他细节,挂了电话,还得想想怎么和王二驴说。能看出王二驴对陈婉如也是有好感的,人姑娘第一时间找我没找他,怕他别有什么想法。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找了个机会跟王二驴说了,我要去沈阳一趟。

    本来我想编个什么理由,后来想想算了,不如坦诚相待。如果撒谎日后拆穿了,更是个天大的误会,还不如一开始说清楚。

    我把陈婉如的事简单和王二驴说了一遍,王二驴兴致勃勃的听着,嘿嘿笑:“行啊你。既然人家姑娘让你去,你就去吧,如果需要技术支援就找我,别客气。哦,对了,路费有没有,需不需要我赞助点?”

    我看着他的脸色:“你没什么想法?”

    王二驴道:“让你说的得了,我能有什么想法。你也该出去单独跑跑活儿了,这都是日后出堂子的经验。”

    我心情轻松,和他说笑,问他对这个事是怎么看的。王二驴想了想说:“现在也是猜测,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小陈姑娘神经过敏,第二个可能,确实是灵异现象。第一种不讨论,第二种,胡先生很可能确实是狐狸精作祟。陈婉如回老家的时候,鸡场的鸡很多被咬死,这可能就是狐狸精所为啊。如果真是狐狸精,我觉得也没啥,你身上跟着黄大仙儿,再带着毛球,人有人言畜有畜语,说不定那狐狸精就能卖你们个面子,这事就解决了。”

    “有道理有道理。”我点点头,王二驴果然出堂口经验丰富,说的头头是道,确实是那么回事。

    晚上的时候陈婉如转账到了,我买了第二天去沈阳的火车票。我问王二驴,我走了你行不行。王二驴大笑,拍着我的肩膀:“兄弟,旅途愉快吧。”

    我和王二驴这对抓鬼搭档,我的作用越来越小。行吧,也该考虑自己走单帮了。陈婉如的事要好好处理,这算是我正式的独立工作。

    休息一晚上,第二天收拾好背包,把毛球藏到内兜,我就准备出发了。天愈来愈冷,算算日子,回来的时候就要准备过年了。

    我没让王二驴送,自己背着包走。打了一辆三蹦子到火车站,坐动车三个多小时之后,到了沈阳站。

    出站的时候就看到陈婉如在站口等着,我过去打招呼,她特别高兴,拉着我的胳膊,委屈得都快哭了:“冯哥,你快回去帮我看看吧,再折磨下去我就要疯了。”

    “没事没事,别急,我这不来了吗,一切都好说。”我安慰她。

    我们在站口打了车直奔大学城,陈婉如在沈北大学城的某高校就读,就近租的房子。到的时候已经中午,我们简单吃了点饭,马不停蹄去了她家。

    到的时候,出租屋里还有一个叫丁丁的女孩。这女孩是陈婉如的室友,也是好闺蜜,她们两个非常热情招待我。我示意她们,先看看房子。

    这是四楼的一户民居,离学校很近,也就隔着几条街道。走到阳台就能看到学校操场,视线广阔,心旷神怡,这房子要租下来也得不少钱,可见这两个女孩家境都非常不错。

    房子一共两居室,外带一个公用客厅,收拾的干干净净,相当温馨。我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大问题。然后放出了毛球,毛球一出来,两个女孩爱心泛滥都想上去摸,我赶紧制止她们,告诉她们说,这小东西是灵貂,最是一等一的灵物,屋里若是有什么反常的东西,它马上就能察觉。

    我把毛球放在地上,毛球站了片刻,唧唧叫了两声,嗖一下窜进了丁丁姑娘的卧室。

    丁丁脸色不好看:“冯哥,我屋里有脏东西吗?”

    “看看,看看再说。”我跟在后面,也进到屋里。

    毛球在地上飞快跑着,窜上床然后蹦到窗台,又窜了下来。我和它心意相通,便说道:“这屋里没问题。”

    丁丁的脸色好像春阳普照,马上就好了。

    毛球又进了陈婉如的房间,来回窜着,然后钻出来。我疑惑:“这个屋也没问题。”

    这时候我已经有了定论,整件事很大的可能就是陈婉如神经过敏。

    来前,王二驴给了我一些辟邪安神用的朱砂,可以在陈婉如房间里撒一些,算是对这趟行程有个交待。

    毛球在房间里四处乱窜,甚至厕所都钻了,没发现什么问题。我想想措辞,怎么能让陈婉如相信是自己的神经有问题。

    我说道:“婉如,你们的房间很干净,并没有什么问题……”话还没说完,毛球站在原地唧唧叫着,似乎有所察觉。

    我们三个人看着。毛球伸出两个前爪,缓缓指向陈婉如。

    我没说话,凝神看它。毛球突然像发疯一样,窜到陈婉如的脚边,唧唧唧唧不停叫着,龇牙咧嘴的,像是在对什么咆哮。

    我打了声口哨,毛球窜了回来,顺着裤腿爬到我的衣兜钻进去,露个小脑袋在外面。

    陈婉如赶紧问:“冯哥,怎么回事?”

    我脸色不好看:“你们这屋里确实有脏东西在。”

    这句话一说完,丁丁吓坏了,四处乱看:“在哪呢,在哪呢?”

    我没有说话,陈婉如深吸口气:“冯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吧,没事。”

    我犹豫了片刻,说道:“脏东西就在你身上。”

    陈婉如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浑身颤抖。丁丁姑娘还是很善良,对陈婉如又是害怕又是担心,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坐在旁边,拉着她的手。

    我蹲在她的面前,“婉如你别害怕,今天晚上我就想办法,要看看这个脏东西是何方神圣。”

    陈婉如都快哭了,无奈的点点头。

    两个女孩都没什么心思说笑。我让陈婉如先好好休息,便出了她们的房子。

    到了外面,我在心念中唤出黄小天。黄小天无奈地说:“小金童,咱们现在没有正式出堂,我还没办法把自己的神通借给你。”

    “我怀疑那脏东西很可能是一只狐仙,”我说:“到时候你跟那狐仙谈判一下吧。”

    黄小天苦笑:“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黄皮子,对方是狐狸,我们就有共同语言了?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散仙和你们人一样,也讲个族群和阶级,很可能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看看再说吧,”我也没了主意:“总不能看着那狐狸祸害人不管吧,来都来了,钱都收了。”

    黄小天想想说:“今晚做两手准备,先礼后兵。能谈下来最好,谈不下来说不得只能动粗,你要给我准备一点东西。”

    这一下午我紧忙活,跑了很多店,才凑足了黄小天说的东西。

    到了晚上我背着大包回到租屋,两个女孩已经等了很长时间。陈婉如上来就抓住我的胳膊:“冯哥,我害怕。”

    “有我在,没事没事。”我说:“你们两个要信任我,我才好做事。”

    两个女孩赶紧说信任,陈婉如信誓旦旦说:“冯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干咳一声,面红耳赤。

    两个女孩看着我窘迫的样,愁眉缓解了一些。眼瞅着到午夜,我开始在陈婉如的屋里设计,洒了糯米和白面,这是黄小天的主意,让我参考那天王二驴抓小鬼的流程。

    鬼怪精灵,常人可能看不见它们,可是脚印是无法隐藏的。我又在外面洒了一圈硫磺和朱砂,形成一个粗糙的结界,狐狸精肯定出不来。

    我在圈子里放了把椅子,让陈婉如坐在圈里面,不要乱动,这就开始作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