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五章 猎狐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到了午夜。陈婉如坐在结界的中间,屋里关着灯,只有背后窗帘透进来月光。

    我让丁丁自己去休息,这女孩说一个人害怕睡不着,非要来看。

    我对坐在里面的陈婉如说:“你别害怕,我现在开始做法。希望能把你身上的脏东西叫出来,咱们先礼后兵,先谈判,能把它劝走是最好的。”

    “如果劝不走呢?”丁丁在后面说。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含糊地说:“先谈谈看,我相信那东西不会不讲道理。”

    朱砂和硫磺同样对黄小天也有作用,所以我不能进去。我站在卧室门口,深吸口气,慢慢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观想意念在眼睛上,再缓缓睁开的时候,已经通了阴灵,屋里红彤彤一大片,像是点亮了一盏深红色的灯。

    我清清楚楚看到在陈婉如的身后,站着一个黑影。这黑影应该是一个男人,身高不过一米七,胖瘦适宜,看不清脸,就那么默默站在那里。

    我清清嗓子:“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丁丁就在旁边,看看我,又看看陈婉如,她低声说:“冯哥,你跟谁说话呢?”

    这时通阴灵的后遗症出现了,我头开始眩晕,耳边出现了阵阵耳鸣,我强忍着恶心,说:“陈婉如的身后站着一个黑影。你先别说话,我和它沟通一下。”

    丁丁害怕的缩在我的身旁,我看着那黑影没反应,正想再问,黄小天在心念中说话:“小金童,你的语言无法跟他沟通,必须用宇宙语,我来问他。”

    说完这句话,黄小天悄无声息,我能感觉到他在尝试和那个黑影沟通。心念中响起黄小天的声音,像在说外语,语速极快。

    说了一会儿,黄小天停下话头。等了片刻,他还是没有说话。

    “黄教主,咋了,没沟通明白?”我在心念中问。

    黄小天道:“说是说明白了,但是事情比较棘手。”

    “怎么讲?”我问。

    黄小天道:“对面的人影确实是狐狸精,但道行很低,处于灵智刚开的阶段,它这次来,是为了报仇的。”

    “报仇?”我疑惑。

    黄小天道:“这只狐狸精还表达不出更多的意思,但我能感觉到它身上有极大的怨念,若是无法平复,就这么缠着小陈姑娘,恐怕她会命不久矣。”

    我抽了口冷气:“这么厉害?”

    “当然,”黄小天说:“狐狸精自己表达不出来,所以只能问这个小陈姑娘。精怪缠人,基本上都有个因果关系在里面,恐怕小陈姑娘向我们隐瞒了一些事情。先问她,问明白了才能对症下药。”

    黄小天不在说话,我的通阴灵也到时间了,眼前红彤彤的渐渐消失。

    我到厨房拿来簸箕开始清理地上撒落的白面大米,丁丁很有眼力见,抢过来收拾:“冯哥,你歇会儿。”

    陈婉如都快哭了:“冯哥,到底怎么回事,你看明白了吗?”

    我心想,如果陈婉如真的隐藏什么事,她不会当着朋友说的,只能和她单独沟通。等丁丁收拾差不多了,我说道:“丁丁,你先出去,我和婉如单独聊会。”

    丁丁这姑娘很聪明,看出有事,答应一声,自己先出去。我把门关好,点开卧室里的灯,拉过椅子坐在陈婉如的旁边:“婉如,你听我说,你身上确实跟着一个东西。”

    “啊?!”陈婉如吓坏了。

    “那是一只狐狸,”我说:“是公狐狸。它身上有极大的怨念,盯上你是有原因的,你必须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陈婉如眨眨眼看我,泪水朦胧:“我都说了啊,跟妈妈回农村插队的地方,当地的养鸡场死了很多鸡,就这么个事啊,我怎么这么倒霉,让狐狸精盯上了。”

    “婉如,你信任我吗?”我诚恳地看着她。

    陈婉如擦擦眼泪,点点头。

    “那你必须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说给我听,不能有任何隐瞒。刚才老仙儿和你身上的狐狸精沟通过了,老仙儿说你肯定还有事瞒着,如果解决不了,这只狐狸精的怨气会越来越大,你恐怕会活不长。”我说。

    陈婉如垂着头,只是哭,不说话。

    我说道:“咱们东北出马仙讲究一个冤亲债主,行走世间最好不要沾染因果,否则结了冤很麻烦。你要信任我,就说出来吧。”

    在我再三规劝下,陈婉如抽泣着说了起来。我这一听,心里真不是滋味,还不如不听。

    陈婉如在大学有个暗恋对象,是师范学校院篮球队的,人高马大,头发飘逸,绝对校草级别。师范学校那是什么地方,美女扎堆,帅小伙属于稀缺资源,自然身边美女如云。陈婉如在我看来算是相当不错了,可在师范学校那样的地方,她连美女排行榜都排不上去。

    这件事和她得罪狐狸精有什么关系呢,先放在这,往后说。放假的时候,陈婉如跟着妈妈回到农村插队的地方,当地人一听她妈是当年的知青,这个热情劲就别提了。她妈带着她就住到当年老支书的家里。

    这位老支书姓范,几个儿子现在生意都做大了,个个有出息,其中的三儿在村里办起了养鸡场,据说还有外资注入哩,属于中外合资企业,准备再投资建厂,相当牛逼。老支书的这个三儿,人称范老三,年轻时候暗恋过当时插队的陈婉如她妈,现在看初恋带着孩子故地重游,绝对热烈欢迎,最高级别的款待。

    范老三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年龄和陈婉如相仿,都在外地上大学。三个年轻人一见如故,玩的很好。尤其这个男孩,把陈婉如看成了宠爱的妹妹,陪她上山下水,照顾得体贴周到,无微不至。

    这天晚上,兄妹俩找到陈婉如,姐姐神秘兮兮地问陈婉如,想不想获得男人缘。陈婉如一听就兴奋了,赶忙说想啊。她一直惦记着学校里的篮球校草,希望得到男神青睐。

    姐姐就告诉她,她有办法增加情人缘。不过呢,这件事只能咱们仨知道,不能外传。三个人还把手搭在一起,发誓来着。

    这对兄妹俩出了个什么主意呢,用狐狸血做原材料,配合上从泰国买来的咒语经文,就能大大增强异性缘。这个姐姐特别喜欢研究神神鬼鬼的东西,家里有的是钱,她经常往东南亚跑,尤其喜欢往泰国钻,认识不少阿赞,就是东南亚那边的巫师。有阿赞给她一个咒语,只要用狐狸血配合经文,抹在自己嘴唇上,就能增长很厉害的异性缘,多难搞定的异性都没问题。

    他们兄妹真能弄到狐狸血。在他们当地很早前就有个野人沟,历年荒年饿死人的时候,把尸体往那里扔,生出很多精怪,什么狐狸黄皮子刺猬之类的,尤以狐狸和黄皮子居多,窝密密麻麻的,几乎随处可见。现在随着时代的变迁,野人沟开发出来,盖了厂房什么的,野生动物自然少了很多。不过呢,多多少少还留着几个山头,自然环境保持的很好,并没有污染。

    据说那些山头里就有狐狸。老支书家穷的时候打过狐狸,老辈儿人都有经验,那时候他们打狐狸是逼不得已,饿的不行,不吃狐狸就得死,两头总得取一头,这也是没办法。现在新社会,村里家家都盖起了小洋楼,日子富裕太平,谁也不会闲的没事进山惹那些东西去。

    后来当地有个土豪,还在山脚下盖起了一座狐狸的娘娘庙,香火真不错咧。

    兄妹俩鼓动陈婉如,三人找了个机会,从一个当地老人那里拐弯抹角打听当年打狐狸的事。老人几两小酒下肚,脑子一热,信口说了起来。狐狸,为什么在人们心目中都觉得是狡猾的代名词呢,因为这种动物天生通灵。所以打狐狸是相当考验技术的一个本事,打狐狸分两种打法,一种是下夹子或是炸子,等成年狐狸自己上钩落进陷阱;还有一种是找到狐狸窝,直接掏窝找小狐狸崽子。

    第一种方法,技术难度比较大,成年狐狸个个狡猾透顶,别说支夹子,就算没陷阱,平地扔块肉,狐狸都得寻思半天,绕着观察不敢下嘴。而掏窝抓小狐狸,还算简单,不过呢,坏了道上的规矩,属于比较缺德的作法。

    三个人研究了半天,决定找狐狸窝掏小狐狸,他们出发点挺好的,抓到狐狸放一点点血,并不取它性命,弄了血就把狐狸给放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