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婆

    这三个人的胆子还真大,说去就去,根据老人们的经验,真就在一处山巢里发现了狐狸洞。发现之后,他们三人用烟熏,熏出了一只小狐狸。真抓到手了,怎么放血又是个难题,这活儿只能交给男生来办。老支书那孙子,名叫范泽,用刀给狐狸放了血,他也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手抖的不行,小狐狸拼命挣扎,叽叽乱叫。就在他胆战心惊的时候,小狐狸咬了他一口,他手一抖,居然把小狐狸给捅死了。

    一看狐狸死了,三个人都极为慌张,把小狐狸的尸体塞回狐狸洞里,匆匆拿着血回家了。

    晚上午夜的时候,三个人按照泰国的经咒,把血抹在自己的身上。事情虽然成功了,却弥漫着一种无法让人释怀的情绪。

    过了一天,鸡场突然发生很多鸡被咬死的事件,职工里里外外检查过,愣是没查出线索。这三个人都知道,很可能是狐狸报复来了。他们没敢让家里的老人知道,尤其是陈婉如,这件事要传出去她们娘俩估计就没法在这个村呆了。

    过了几天,情况愈演愈烈,鸡场不但出现了成批死鸡的现象,而且墙上出现了鲜血,说不清是什么血,经常一污一大片。

    陈婉如她妈看出这样的事,不想再待下去。娘俩回到了沈阳。到了沈阳之后,陈婉如就开始接二连三出现症状。

    听她说完之后,我在心念中问黄小天的意见,黄小天想了想说:“盐打哪咸醋打哪酸,怎么惹的祸就得怎么平,咱们要想办法去一次出事的那个农村。我估摸中邪的不止陈婉如一个人,和她一起去的两个孩子都已经出了状况。”

    我把黄小天的分析转述给陈婉如,陈婉如一听就为难了,咬着嘴唇半天不说话。我说道:“这可是为你驱邪唯一的办法,你想清楚。”

    “我这么一回去,是不是事情就漏了?”陈婉如为难的说。

    “你现在先别想这个了,驱邪是大事。既然惹下了祸事就不要想着去逃避责任。”我说。

    陈婉如纠结的不得了,我加了一句:“如果你再不拿定主意,恐怕命不久矣。放心吧,我全程陪着你,遇到什么危险咱们一起面对。”

    她看看我,眼睛泪汪汪的,点点头。

    天色已晚,我就在客厅简单对付一宿,陈婉如用手机订票,订了明天的火车。我的意思是越快越好,已经拖了那么长时间了,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

    第二天早上,我们收拾利索,陈婉如和丁丁打了招呼,我们从家出来,直奔火车站。

    我们要去的村子位于渤海口附近,离营口不算远,火车一个小时就到了。到了营口还得坐大客,晃晃悠悠的,中午左右到的村子。

    这村子临着海湾,有很长的海岸线,甚至能看到大海深处的海岛,深冬狂风,海天一色,自有一番风味。

    我和陈婉如来到她来时住过的老支书家。这家一看就是村里的大富之家,院子超大,四面围墙,两扇黄铜大门,上面贴着年画,年年有余。此时大门紧闭,院子里没人,陈婉如隔着栅栏看进去,喃喃说:“不应该啊,大白天正是忙的时候,怎么没人呢?”

    我们按动门铃,院子里跑出一只大狼狗,栓着绳子冲我们汪汪叫。时间不长,从屋里出来个女人。陈婉如赶紧说:“范姨,是我。”

    这个叫范姨看了一眼,“啊”的一声认出来了:“婉如是吧,你咋来了呢,你妈妈呢?”

    “我和他一起来的。”陈婉如指着我。

    “呦,怎么个意思,带对象来了,快进快进。”范姨把院门打开。

    陈婉如羞得满脸通红,一时又不好解释什么,拉着我的胳膊,进了门。

    院里是一座小洋楼,相当气派,外面全用瓷片钳贴,整体风格又是老式的砖石结构,瓦脊中间还有一面圆镜,飞翘的砖雕屋檐挂着一对红灯笼。小楼一共四层,阳台栏板上喷绘着春夏秋冬四季的花草山水。

    整个楼看上去新不新旧不旧,中不中洋不洋,不过有一点特别明显,那就是能显示出这家特别有钱,绝对土豪级别。

    进过楼的堂门,迎面是一楼客厅,这大厅跟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的会议室差不多,欧式奢华风格,一圈都是真皮沙发。我们一进来,就发现气氛不对头,客厅里有很多人,大家在低声议论纷纷。

    主位上放置一把轮椅,上面坐着一老头,这老头瘦小干枯,满头白发,不知道多大岁数,可气势凛然,一看就是家主。

    我们走进来,范姨就说:“说曹操曹操就到,老爷子,咱们刚才还在说婉如那丫头,怎么这么巧,这丫头自己就来了。”

    陈婉如拉着我上前,甜甜的叫了那老头一声:“老爷爷。”

    我不知道路数,不敢造次,在后面也跟着喊“老爷爷”。

    陈婉如看看周围的情况,问道:“老爷爷,家里怎么了这是?”

    那老头长叹一声:“造孽啊,你哥哥姐姐都病了。”

    “啊!”陈婉如惊叫一声,和我对视一眼,赶紧问:“咋了嘛,什么病?”

    老头道:“怪病。四丫头,你领着两个孩子先去看看病人。”

    范姨答应一声:“你们跟我来吧,有什么话看完再说。”

    我满腹狐疑,跟着陈婉如,和范姨一起上到二楼。二楼有客房,范姨带着我们到了房间,她把门推开,轻声说:“婉如,这是你哥。”

    屋里很暗,拉着窗帘,我勉强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盖着厚厚的被子,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陈婉如差点哭了:“姨,我哥这是怎么了?”

    范姨眼圈红了:“就是昏迷不醒,送医院看过了也没办法,老爷子做主,不让孩子住医院,就拉回家里来了,现在找了专门的护工伺候。”

    我大概也能猜出来,这个被陈婉如叫哥的人,估计就是杀小狐狸的主儿,范泽。

    “我姐范妮呢?”陈婉如问。

    这句很平常的话,居然范姨哭了,她擦擦眼泪:“你们看完就知道了。”

    她带着我们继续上楼,一直上到最高层的四楼。在一个房间里,我见到了另一个发病的人。

    范姨没带我们进去,而是把门开了道缝隙,透过门缝往里看。

    屋里拉着窗帘,十分阴暗,有个女孩背对着门,坐在床边,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正在哼歌。她似乎把洋娃娃当成真的孩子了,在怀里慢慢悠着,时不时还把脸贴上去。

    这个场景透着一股无法描述的阴森之气。

    范姨轻轻把门带上:“这就是你姐范妮。”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陈婉如特别伤心。

    范姨说:“中邪了。他们姐弟都中邪了,尤其你姐,那个劲上来又是骂人又是打人,给她送饭都不敢靠前,只好先把她关起来了。我们在吉林请了一个老仙儿,今天能到,晚上就能看事,希望老天爷能保佑两个孩子的平安。”

    我和陈婉如对视一眼,姐弟俩中邪极有可能就是杀小狐狸惹出来的祸,包括陈婉如,三个人一个都没跑了。

    “姨,你看我能做什么呢?”陈婉如说。

    范姨说:“我们刚刚还谈到你,你来玩的时候,天天和他们姐弟在一起,那时候发没发现有什么反常的,或是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陈婉如张张嘴,想把狐狸的事说出来,我在旁边暗暗给她打气,谁知道她低着头说:“我想想吧。”

    范姨也没催:“好,你想想吧,真要有什么事咱们得赶紧告诉老仙儿,别耽误治病。”

    她安排我们住在客房,当然一人一个房间,我刚安顿下来,陈婉如就找来了,拉着我急着说:“怎么办,冯哥,怎么办?”

    我让她先别急,问她刚才那老爷子是谁。陈婉如说:“就是老支书啊。老支书现在是四代同堂,他是家里的老祖宗。他一共四个孩子,三男一女,范姨是最小的小女儿。刚才咱们看的那两个病人,范泽和范妮,都是范三叔的儿女。养鸡场就是范三叔开的。”

    “冯哥,我该怎么办?”陈婉如哭着问。

    “还是实话实说吧。”我道。

    我劝了她半天,陈婉如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和老范家交待杀小狐狸的事。我们正说着,房门敲响了,范姨来了,她看看我们:“你们小两口下去一趟,吉林的神婆已经来了,就在下面,她要见婉如。”

    “啊,见我?”陈婉如害怕了。

    范姨说:“你说奇不奇怪,神婆一进家门,马上就说,家里有个冤亲债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