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三十九章 老狐狸

    听张神婆这么一说,老范家一家人都炸了,这是相当传统的农村家庭,听说危机到他们的孙子,顿时群情激奋。

    “神婆,你没答应吧?”老支书问。

    张神婆:“我怎么可能向狐狸精妥协呢。不过这件事麻烦了,好说好商量不行,只能动硬的。”

    “你说怎么办,我们家全力支持,出钱出人。”范三叔急忙说。要死的是他儿子,当爹不着急才怪呢。

    老支书呵斥了一声,“先听听张神婆怎么说的,再决定不迟。”

    老支书还是心眼多,他怕张神婆在这里捣鬼坑钱,这都说不准的事。

    张神婆是江湖老油条,看出来了却没有点破,微微一笑:“其实简单的很,折腾三个孩子的只是那只狐狸精的阴神,只要找到它的本尊,弄死了就完了。”

    老支书松口气:“这么简单,行,没问题。这狐狸做的太过分了,居然要人命,那就留不得了。”

    张神婆抽着烟说:“这只狐狸精还没成气候,阴神和本尊之间不会离得太远。这样,明天所有人全部散到周边去,你们还要选出一个总负责人,我会对狐狸精的阴神作法,以确定它本尊方位。谁在附近就要马上过去,第一时间把它杀了!”

    众人面面相觑。

    张神婆道:“你们酌量办,不是你们孩子死就是那狐狸精亡。”

    老支书一拍轮椅,呵斥家里人:“杀只狐狸你们怕什么的。”

    张神婆说:“你们不要害怕,不要怕狐狸精报复,它都死了还怎么报复?你们放心好了,这里的地势我看过,原先的风水不错,可经过这些年发展,又是盖大楼又是盖厂房,那点灵活气都没了,能出这么一个灵智稍开的狐狸已经是老天爷开眼,死了也就死了。”

    老支书道:“张神婆,你的道行没话说,斩妖除魔都杀多少了,还在乎这么一只小狐狸。这狐狸好好的惹上咱们孩子,就不能罢休!”

    张神婆打个哈欠,“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硬仗要打。”

    我不放心陈婉如,到了上面的房间,她昏昏沉沉的满身都是冷汗。我看得真是心疼,把她抱到房间里安置下来,盖上被子。

    回到自己屋子,我在心念中呼唤黄小天:“黄教主,明天怎么办,咱们就看着那神婆杀狐狸?”

    黄小天凝神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个张神婆在徒增杀孽。我有种强烈的感觉,真要按她说的这么办,恐怕会给老范家乃至陈婉如都惹出大祸!”

    “那怎么办?”我急忙问。

    黄小天想了想说:“明天只能这样,张神婆作法和狐狸精阴神沟通的时候,我能提前一步察觉到狐狸的精灵之气,咱们先一步找到它的本尊,和它好好谈谈,最好是能把它劝走。不过……”他顿了顿。

    “怎么了?”我问。

    黄小天道:“它死了一个孩子,这是一个性命,因果循环不爽,要平息这件事,肯定还要一条命搭进去。”

    “啊,谁会死在这?”我急忙问。

    黄小天叹口气:“因果我无法看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一晚上我几乎没怎么睡,翻来覆去想着里面的事,但愿狐狸精能高抬贵手,好说好商量,放老范家和陈婉如一码。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院子里吵吵嚷嚷。我简单洗了把脸,下了楼,看到院子里全是人,都是村里沾亲带故的村民。他们正在听从张神婆统一安排,这些人的总指挥是范三叔,他煞有介事的弄了一张当地草图,方便张神婆分配人手。时间不长,每个人都清楚了自己的责任区域。

    这么冷的天,老支书也出来了,当场许下重金,杀狐狸者赏金二千,其他出力的村民,只要事情办成了,晚上就开流水席,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寒风中,众人嗷嗷直叫,情绪调动到了最高,他们拿着铁锨镐头炸子这样的家伙事,三三两两从院子里出去,撒下天罗地网去抓那只狐狸精。

    我自己单独行事,也出了院子,老范家这些人对我没什么防范,以为我就是大城市来的草包,是陈婉如的男朋友。这也不错,方便行事。

    我离开人群,黄小天开始观察地气,他告诉我西南方向似有精灵之气,但是具体位置还无法确定,只能先过去再说。

    我顺着村路出去,很快到了山区,现在正是严寒季节,寒风凛冽,满山枯木,极其肃杀。我看到有几个村民,扛着锄头走在前面,这片区域也被张神婆给圈定了。

    我跟在后面上到半山坡,这里空无一人,只能找个避风的地方先等着。

    等了能有二十来分钟,我冻得不行,问黄小天有没有发现,黄小天道:“估计神婆正在作法,狐狸精还没有反应,只能再等等。”

    又等了一会儿,黄小天忽然道:“有灵气出现,往北走二十米。”

    我赶紧站起来,朝着他说的方向过去,走出二十米出现一道深崖。我站在悬崖边,顶着山风往下看。距离悬崖顶端,下面大概五六米的位置,有一块凸出来的大石头,周围横七竖八长着一些枯木,正好能挡住,借着枯木的缝隙看下去,石头上站着一只红色的狐狸。

    这狐狸不大,加上尾巴大概也就一米来长,最绝的是,居然像人一样站着,两只后腿撑地,伸出两个前爪对着远方比比划划,从方向上看,正是老范家。

    我抽着冷气,这只狐狸应该就是那个狐狸精了,果真狡猾透顶,藏在悬崖下面,极其隐秘,一般人根本想不到它会在这里。

    “怎么办?”我问黄小天。

    黄小天想了想:“这么远的距离,我还无法做到和它有效沟通,最好能下去。”

    我探头往下看了看,暗暗咂舌,实在是陡峭,而且风很大。这时脚下一滑,踩动一块石头,石子纷纷落下,那狐狸十分警觉,陡然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我。

    我和这只狐狸隔着枯木缝隙对视,它迅速收回目光,嗖一下不见了。

    黄小天急速说:“快,放毛球出来!”

    我赶忙从内兜里把毛球拿出来,昨天张神婆在,我一直藏着毛球不让它出头,现在它终于能出来透口气了,唧唧叫着,手舞足蹈的。

    黄小天道:“我能附在毛球的身上,跟狐狸谈判。小金童你先在这里等着,把毛球放下去,我和毛球一起找狐狸。”

    我答应一声,把毛球放在地上。毛球唧唧叫了两声,动作极快,一道闪电顺着悬崖就爬下去。我扶着旁边的石头,小心翼翼探头去看,毛球攀崖走石如履平地,时间不长身影消失在下面。

    我和毛球是有感应的,大约能感觉到它到了下面,好像钻进了洞里,这种感觉若有若无。

    我焦躁不安,躲在避风地方抽烟。这时候从下风口过来两个村民,他们对视一眼,低声合计了几句。一个村民招呼我:“你是老范家的客人吧,我好像见过你。”

    我“嗯”了一声。

    那村民说:“你看没看到狐狸?”

    我摇摇头,“没看到。”

    两个村民面露疑色:“不对啊,范老三刚才打电话说,狐狸就在这附近,让我们过来找。你真没看到?”

    我不耐烦:“这荒郊野外的,上哪找狐狸去。这里一眼就能看到,哪有狐狸?”

    两个村民摇摇头,扛着铁锨和镐头走了。

    我蹲在地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这时候,忽然毛球“唧唧”了两声,从悬崖下面窜了上来。我摊开手掌,它窜到了我的身上。

    我赶忙说:“黄教主?”

    黄小天的声音在心念中响起:“我下去见到了狐狸精,不过,情况有些古怪。”

    “怎么?你和它谈判了吗?”我问。

    “这只狐狸的道行不足以出阴神,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精灵出阴神不是那么容易的,起码要修行到采药阶段才可以。这只狐狸仅仅开启灵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道行呢。刚才下去之后,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小天说。

    “怎么?”我赶紧问。

    “下面是个狐狸窝,除了这只狐狸,它背后还有一只老狐狸。”黄小天说。

    我倒吸了口冷气:“老狐狸?”

    “嗯,我和那只老狐狸聊了聊,它是外来的正仙条,修行有传承的,极有可能和胡三太爷有关系。它告诉我,它有任务在身,就是在东北寻找开启灵智的胡家人,所以来到了这里。”黄小天。

    “那怎么办?”事情愈发的复杂了。

    黄小天说:“那只老狐狸不知怎么的,知道你在这里,它想和你聊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