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章 胡家的

    “一只狐狸想和我聊?”我甚感奇怪,自己都笑了。

    黄小天口气很严肃:“没和你开玩笑,它好像认识你,见不见你拿个准主意。”

    我想了想,一咬牙:“得嘞,豁出去了。”为了能尽快解决这件事,任何的风险我都要试试。

    我来到悬崖边上,看看下面的深崖,深吸口气爬了下去。风很大,好在这里的石头很多,可助借力的地方随处可见。很快爬到了下面,我用脚把枯木踹开,小心翼翼避开树枝上的尖刺,到了凸出的大石头上。

    这里果然有一个黑森森的洞。我翻了翻包,里面有根蜡烛,我翻了出来,用手笼着打火机,把蜡烛点燃,然后递进洞里照了照。

    这个洞很深,传出一股刺鼻的骚气,伴随着难闻的气味,喷出来的空气极其阴冷。

    我比量了一下洞口的大小,勉强能爬进去。

    黄小天在心念中道:“小金童,那只老狐狸就在里面,进去吧,我相信它不会伤害你的。”

    我稳定一下心神,举着蜡烛钻进了洞里。刚一进洞,忽然来了阵阴风,火苗扑闪了几下,骤然熄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黄小天说:“看来里面的精怪不喜欢用光照它,那咱们就这么进吧。”

    我在地上爬行,小心翼翼钻了进去。里面的空间很是狭窄,勉勉强强能进去,整个身体似乎都卡在洞避上。幸好我没有幽闭恐惧症,要不然能活活吓死在这里。

    爬了时间不长,洞里的面积似乎越来越大,我用手四下里乱摸,感觉两侧洞壁的距离也拉大了。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一个人的声音:“你来了。”

    听声音竟然是一个女孩,听起来那么熟悉,似曾相识。我凝神想了想,忽然想到了是谁,颤抖着问:“胡,胡浈浈吗?”

    我曾经在大孤山的九尾灵狐道场住过几天,当时有过一番经历,参加了一次狐狸精的内部会议。在会上胡浈浈保护着我,甚至还为我和胡三太奶求情。

    我对这个女孩印象极好,虽然没见过她,也知道她是异类,可在心里始终对她念念不忘。

    “你听出来了?”胡浈浈在黑暗中欣喜地说。

    “难道你真的是……”我想说“狐狸精”,这个称呼对于她来说,太唐突太没有礼貌。

    胡浈浈笑:“你想说我是老狐狸,对吗?我本来就是啊,你应该能想到的。”

    我在黑暗中摸索:“你在哪?”

    一只温暖细腻的小手牵住了我,她温柔地说:“小金童,我就在你身边。”

    我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我说道:“浈浈你知道吗,自从大孤山一别,我一直想着你。”

    “我知道,”胡浈浈低声说:“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意。”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异类,是不是外族,我就是在心里惦记着你,想着你的好。”

    胡浈浈低低地说:“华盖如初,倾盖如故。”

    我颤抖着说:“我能抱抱你吗?”

    胡浈浈“嗯”的一声,紧接着感觉有一团温暖的东西拱入我的怀里,摸起来不像是人,我甚至觉得会不会抱着的是一只狐狸。

    就算是狐狸,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静静的拥了一会儿,胡浈浈道:“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

    我正要说什么,胡浈浈打断我:“你先别说,我说说我来这里的原因。”

    她轻轻说:“最近以来,在东北的黑堂口越来越多,没有师承、自修自证误入歧途的散仙和鬼仙也比比皆是,胡三太爷忧心忡忡。它是东北出马仙的总统领,如果出马仙导致天下大乱,它是脱不了关系的,是要遭天罚的。胡三太爷责成胡三太奶,胡三太奶又下令我们胡家这些有道行的正仙,散布开来,行走整个东北,一是加强约束,二是找到开启灵智的散仙和散修,以便引入正途。”

    我点点头说:“应该的,现在的社会人心不古,仙也乱了,所有人都在唯利是图。”

    “对啊。”胡浈浈说:“那天我走到这里,发现了胡小飞。”

    “胡小飞?”我疑惑。

    胡浈浈说:“它的孩子就是让那范家的子女杀的,还取走了狐狸血。胡小飞灵智刚开,满腹怨气,如果任由它自己散修,日后必然入魔。我就在引导它,让它出了阴神,冤有头债有主,它的孩子死了,必然要杀的人偿命。”

    我这才知道,这个胡小飞就是范家的冤亲债主,陈婉如梦里的胡先生。

    我赶忙道:“我说一句话,杀死……”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措辞好了。

    “没事,你说吧。”胡浈浈温柔地握着我的手。

    我犹豫一下说:“他们是无意之失杀死了小狐狸,罪不至死吧。”

    胡浈浈从我的怀里出来,她认真地说:“你们人命是命,难道我们狐狸命就不是命吗?”

    我哑口无言。在我的意识里,世间万物那么多种动物,还是以人为尊。别说死了只狐狸,就算死了一只恐龙,也不至于拿人命去抵。

    这些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我要是真把这个说出来,估计胡浈浈就会当场翻脸。

    不过,就算不说这么露骨,我还是要把自己的原则和观点说出来:“浈浈,你和那个胡小飞商量一下,只要不取性命,其他的都好商量。”

    “好吧,”胡浈浈说:“其实你有这样的反应,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我也不能强求。不要性命也行,小飞看中了那男孩的肉身,小飞是狐狸身,虽开启灵智可修行未深,要保证快速飞进,最好是借助有灵根的人身。范家的那个男孩,很有些来历,肉身极其难得,小飞想借助这个身体进入人间修行。”

    “范泽?”我抽了口冷气。范泽是老支书的孙子,范三叔的儿子,现在昏迷不醒躺在床上,这只狐狸精简直得寸进尺,还想夺舍人身!

    我赶忙道:“浈浈,你是正统仙家,这样夺舍人身,有违天规吧。”

    “你误会了,不是夺舍。”胡浈浈说:“是附身修行。就像你身上的黄家人一样,可以成为搭档,它跟随着你,你带着它,你们一起修行悟道。”

    我长舒了口气:“这还不错,老范家应该可以答应。”

    “嘿嘿……”忽然洞口传来诡谲的笑声:“……就算老范家答应,我也不会答应!”一听到这个声音,我毛骨悚然,后脖子的汗毛都起来了。

    是张神婆!

    她怎么找来了?

    胡浈浈在黑暗中轻声说:“外面那个人气息好怪,她是不是在范家作法的那个人?”

    “对,就是她,很有道行。”我说。

    张神婆在外面笑:“终于找到狐狸精的老巢了。我怎么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呢,小伙子,你不是陈婉如的男朋友吗?”

    胡浈浈“嗯”疑惑了一声:“什么男朋友?你是谁的男朋友?”

    我赶忙说:“都是误会,我是陪一个中邪的女孩来的,他们误认为我是她的男朋友。”

    胡浈浈“哦”了一声,不在说话。

    张神婆嘿嘿怪笑:“小伙子,当初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觉得不寻常,你身上有精灵之气!当时为了看事,我没腾出手弄你,现在这么一看,果然有猫腻,你居然和这些狐媚子精怪混在一起,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我清清嗓子:“张神婆,你容我出去慢慢和你说,我已经和胡家达成了协议。”

    “那是你的协议,不是我的协议,我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她的声音陡然近了,已经进了洞。

    不远处的黑暗里突然亮起一团火苗,张神婆阴森的一张脸出现。她的笑意十分古怪,四处扫视着:“狐媚子,出来啊,怕什么呢?你们触犯了天条,我要替天行道。”

    黑暗中一个角落响起“啾啾”的声音,像是什么动物。胡浈浈大吃一惊,急说:“胡小飞,不要暴露自己!”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黑暗中“嗖嗖嗖”数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射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压在身下,我闻到了阵阵的香气,胡浈浈把我按到地上。

    身旁的洞壁发出脆响,当当当数声,而刚才叫着的胡小飞,声息全无。我这才明白,张神婆极其阴险,她在黑暗中刚才打出了什么暗器。

    张神婆笑:“都在呢,这就好办了,正好把你们堵在这个窝里,来个一网打尽。”她的声音渐渐退去,胡浈浈“哎呀”叫了一声:“不好!她不会想炸洞吧?”

    我心腾一下提起来,赶忙朝外面喊:“张神婆,有什么话好说,何苦用这么绝户的手段。”

    “看见胡家的,就没什么好说。遇到就一个字,”张神婆恶狠狠地说:“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