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白狐

    “张神婆……”我喊她的名字,张神婆已经退到了洞外。

    我在黑暗中摸索,胡浈浈道:“幸好胡小飞机灵没有受伤。”

    “不行,我们得离开这里。”我说。

    话音刚落,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洞都在摇晃,石子纷纷落下,我闻到很浓的硫磺味,夹杂着烟尘,呛死人了。

    我下意识向着洞口爬去,没爬两下手被胡浈浈拉住,她急促地说:“地洞已经让他们给炸塌了,他们还会加大炸药量的。这里不能久呆,快跟我走。”

    黑暗中,她拉着我的手,我也分不清方向,在地上爬着,跟着她往前。身边的石子不断落下,洞里充满了烟雾,迷得我的眼睛睁不开,一个劲的咳嗽。

    心里恨恨不已,这张神婆怎么挣钱不要命,就算你杀狐狸吧,可明知道我也在,还下了杀手,这是谋杀啊。

    在黑暗中爬了不知多长时间,空气似乎好一些,我累的满身都是汗,这里通着冷风,我还不敢脱外面的棉袄。

    胡浈浈道:“小金童,这里是一处废弃的煤山坑道,再往前爬你看到光就能出去了。”

    我急切地握着她的手:“你和我一起走。”

    胡浈浈在黑暗中没有说话,好半天,才温柔地说:“你走吧,我不和你去了。”

    “为什么?”我急着问。

    胡浈浈笑笑:“傻孩子,我现在还未得人形,就是一只狐狸啊,别吓着你了。”

    “我不怕。”我说。

    “可是我怕。”她低声说:“你快走吧,离那个神婆越远越好。她身上老仙儿的气息非常古怪,恐怕还真的是我们胡家的对头,我要赶紧回去见胡三太奶,把这里的事告诉她。”

    “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我急切地说。

    胡浈浈声音极其温柔:“我相信有缘分就会见的。你快走,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我探出手在黑暗中摸着她,感觉到她的皮肤很滑嫩很细腻,并不像狐狸那样毛崇崇的,为什么她会说自己未得人形呢?

    胡浈浈任由我温存着,她这才推开我:“快走吧。”

    一片黑暗里,我看不到她,“真希望有一天能见到你。”

    我没有再说下去,说多了矫情,转身摸索着往外走。地上很多石子,搁着膝盖难受,我扶着洞站起来,发现高了很多。这时很远的地方,出现了碗口大小的光。在黑暗中待久了,陡然看到那光,眼睛有些受不了,哗哗流眼泪,可那种对光明的渴望,让我欣喜若狂。

    我摇摇晃晃向着洞口跑去,那片光也越来越大,就在这时,我看到洞口处有一个人影。

    一看到这个人,我遍体生寒,是张神婆。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身上背着厚厚的大包裹,手里拿着一柄短铁剑。

    她看到我就笑了,一个箭步窜过来。我吓得掉头就跑。这娘们怎么阴魂不散呢,她是怎么知道我们从这里出去的。

    在黑暗中时间太长,两条腿完全不受控制,跑了没多远就被她追上,她一脚踹在我的屁股,我摔在地上,当时就不动了。

    张神婆蹲在我的旁边,朝着深处的黑暗看了两眼,问我“小兄弟,你的狐媚子姘头呢?”

    “你别胡说。”我大声喊。

    她笑笑:“是不是在坑道里面?”

    我冷笑:“你要想找自己进去找呗。”

    “你当我傻啊,”她说:“那里面黑不隆冬的,又不知道有几条岔路,进去以后中了埋伏怎么办?我可是和胡家人不共戴天的。我在守着,就知道你能被那狐媚子救出来,你和她关系不浅啊。”

    她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按在墙壁上,紧紧掐住我的脖子,朝着黑暗的深处喊:“胡家的狐媚子,赶紧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相好杀了!先斩手,再砍鼻子,最后在脸上划破几道大疤。”

    声音在坑道里回响,没有任何回应。

    张神婆喊了两声,见没有动静,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

    我吃不住力捂着肚子跪在地上,胃里翻江倒海。

    张神婆用膝盖压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地上。这娘们简直力大无穷,拽着我的右胳膊拉直,然后用脚踩住,把短铁剑压在我的手指上。

    她朝着黑暗的坑道喊:“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数三个数,数到三你不出来,你小白脸的中指就会被切下。一……”

    她开始倒数。我在争取时间,拼命挣扎,可这娘们简直就是个汉子,身上有的是力气,硬是把我压住一动都不能动。

    我急着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胡家的人,有什么说不开的。”

    张神婆不搭理我,继续倒数:“二。”

    数到“二”的时候,她手里的剑往下压了压,手指的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我疼得出了冷汗,可还是不叫出来。

    张神婆嘿嘿笑,对我说:“小白脸,胡家人就是胡家人,天生的那股子狡猾和背信弃义的劲头什么时候都改不了。对不起了,我要数三了。”

    她刚要数三,黑暗中有个女孩的声音传来:“你把他放了。我出来了。”

    一听声音,我都快哭了,是胡浈浈。

    我急忙喊:“浈浈,我没事,你别出来。”

    “呦呦,”张神婆笑:“还生离死别呢。狐媚子,你一直藏着,是不是没得人形呢,出来让大家瞧瞧,让你的小白脸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

    胡浈浈在黑暗中不说话,张神婆手下的剑猛然往下切,正切在我手指的根部,我根本控制不住这股疼,直刺神经,惨叫一声。

    胡浈浈在黑暗里慢慢说:“你不要折磨他,有什么话你和我说。”

    “你先出来。”张神婆紧紧盯着黑暗。

    好半天,从黑暗里慢慢走出一只狐狸。这只狐狸通身雪白,大概也就吉娃娃那么大,身后是一大篷尾巴,两只眼睛血红,趴在地上萌萌的那么可爱。

    我颤抖着说:“浈浈?”

    这只白狐狸只是趴在那里,用眼睛看着我,我浑身像是过了电流一样,它的眼神像是会说话,在告诉我,它就是胡浈浈。

    张神婆看着它:“你是三尾狐?原来是有道行的,想必认识胡三太爷或是胡三太奶吧。”

    白狐狸趴着,看着她,并不说话。

    张神婆道:“遇上我算你倒霉,杀了你之后,我就拎着你这一身狐狸皮扔到胡三太爷的庙场里去。”

    我喘息着说:“你怎么和胡家人这么大的仇?”

    张神婆哼哼两声,并不答话,一脚踢在我的胸肋叉骨上,疼的我差点闭过气去。

    她拎着短剑,悠悠过去,来到白狐狸近前,对着它一剑刺去。

    白狐狸动若脱兔,“嗖”一下窜进黑暗。张神婆也不着急,慢慢悠悠又回来,坐在我的身上,慢条斯理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香炉,长香,符咒,红丝线等物,摆了一地。

    她一边摆弄一边笑:“小白脸,你不知道吧,我是专门猎狐的,一会儿让你看看怎么杀这只狐媚子。说实话,这一身白皮扔到庙里真是可惜了,我知道大连有个老板专收狐狸皮,你相好的这身皮毛,拿过去能卖不少钱呢。”

    她拿起长香,用打火机点燃香头,吹了吹。就在这时,心念中忽然黄小天喊了一声:“毛球,就是现在!”

    一直藏在兜里的毛球,闪电一样窜出来,顺着我的衣服爬到了张神婆的身上,对着她的脖子就是一口。

    张神婆无从防备,完全不知道我身上还藏着这么一个东西。毛球一招得手,咬破了她的脖子,血马上出来了。

    张神婆惨叫一声,疼的晃头,她动作极快,出手如电去抓毛球。毛球竟然没躲开,被她凭空抓在手里。

    我看得目瞪口呆,张神婆动作快到超人了,手在空中抓那么一下,简直如虹如电,都出残影了。

    现在可以肯定,这人来历不凡,刚才那一下动作,正常人是做不出来的,除非,她已经被老仙儿窜窍。

    张神婆头上的发卡掉了,头发都披散下来,她岁数很大了,有很多白头发,这么一散,简直触目惊心,跟个疯婆子差不多。

    她的双眼血红,右手紧紧捏住毛球,毛球在她的手心动弹不得,被捏的“唧唧”乱叫。

    张神婆哈哈狂笑:“去死吧你!”手上猛然用力。

    我在下面攒了一股劲,趁这个时候,猛地往上一掀,把她推翻。张神婆一屁股坐在香炉上,香灰四溢,烟灰呛得她直咳嗽。我过去抓住她的手腕,狠狠咬了一口,张神婆惨叫一声松开手,毛球落在地上,嗖一声跑远了。

    我大声喊:“毛球,赶紧跑!”

    张神婆抓住我的头发,脸色铁青双眼血红,她的老仙儿上身了。

    她恶狠狠地说:“你去死吧。”她抄起短剑,对准我的心脏捅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