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二章 毒雾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黑暗中窜出一只雪白的狐狸,腾跃而起,撞在张神婆的手背上。

    张神婆短剑偏斜,本来想捅心脏,却捅在我的肩膀上,剑锋划刃而过,痛彻心扉。

    张神婆看到白狐狸,勃然大怒,伸手拔剑,我一看形势不好,两只手紧紧抓住剑刃,不让她拔。她竟然一时拽不出来。我顾不得疼,大声喊:“浈浈,快跑!快跑啊!”

    白狐狸在地上游移了几步,猛地窜起来,直奔张神婆的喉咙。

    张神婆干脆不要剑了,我松开剑刃死死抱住她的腿,让她难动一分。白狐狸这一窜跃,跳起好几尺,正到了张神婆喉咙的高度,狐狸张口就咬。

    这电光火石的一瞬,张神婆对准了白狐狸,突然张开大嘴,从她嘴里猛然飞出一物,竟是一枚圆溜溜的红丹。

    伴随着这枚红丹,是一团深绿色烟雾。看到这团烟雾,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不祥的预感,烟雾恐怕是有剧毒!

    上张神婆身的老仙儿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喷出这么一大股子有毒的妖气。

    红丹配着绿雾正笼在白狐狸的身上,白狐狸从空中陡然而落,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神婆哈哈狂笑,猛地往回一吸,把红丹又吸进嘴里。她鼓着两个腮帮子,脸红的像是喝了高度烈酒,嘴里忽然发出一阵怪声,“咕咕,咕咕~~”

    我陡然明白了,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上她身的老仙儿竟然是癞蛤蟆!

    张神婆伏在地上,不停发出“咕咕”的声音,身体还一起一伏的,慢慢爬到白狐狸近前,伸手掐住狐狸的脖子后面,把狐狸提起来。

    能看出白狐狸已经死了,脸上是诡异的深绿色,垂着尾巴,一动不动。

    张神婆提着白狐狸,像蛤蟆一样在地上慢慢蠕动,把包裹撑开。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握住剑柄,咬了咬牙把剑提起来,肩膀的伤口洇出血来,很疼,我在强忍着。

    我提着剑走向张神婆,张神婆把白狐狸放到包裹里,刚想系口,看到我来了。她“咕咕”了两声,猛地腾跃而起,身体却还保持着爬伏的姿势,就像是一只硕大的癞蛤蟆。

    我握住剑,严阵以待,这等妖人不能手下留情,现在已到生死关头!

    张神婆飞到空中,猛地一张嘴,那枚红丹又飞了出来,周围是一大团深绿色的烟雾。我看着烟雾喷过来,心下凄凉,默默叹了口气,暗想就算拼着中毒,也要和张神婆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一直闭着眼的白狐狸,忽然睁开眼,黑色的眼球转了转,猛地窜起来。

    它拼尽全力,重重撞在张神婆身上,张神婆没料到白狐狸是在装死,嘴一偏,这口毒气喷在洞壁上。我手疾眼快,一剑递出去,正捅在她的喉头。

    张神婆摔在地上,捂着脖子,双腮一吸,张开嘴要把那枚红丹吸进去,心念中黄小天急着喊:“小金童,那是妖丹,不能让她吸回去!”

    我忍着疼过去,一脚踩住红丹,张神婆吸了两吸,红丹没有回来,她看到我把红丹踩在脚下,歇斯底里起来,狂若疯癫,披头散发爬着过来。

    她的力气太大,直接把我扑倒,根本不管我,伸手去抓地上的红丹。

    白狐狸虽然重伤,反应却极快,一口叼住地上的红丹,喉头动了动,竟然咽了下去。

    张神婆像是疯了一样,惨叫着追白狐狸。白狐狸嗖一声钻进黑暗的坑道,一人一动物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全身火辣辣的,靠着洞壁坐在地上,满头都是冷汗。

    好一会儿,我倒转剑头撑在地上,勉强站起来,跌跌撞撞走进坑道。“唧唧”的声音传来,毛球回来了,趴在我的脚边,几乎奄奄一息。

    我把它握在手心里,它被张神婆用力掐过,精神不振,叫着都有气无力的。我把它塞进兜里,走进黑暗的坑道。

    一边走我一边喊着胡浈浈的名字,走了没多远,模模糊糊就看到前面有个人影。我不敢靠近,勉强掏出手机,用屏幕的亮光去看。

    那人正是张神婆,她披头散发蹲在地上,抓着地上的土,一把一把往嘴里填,满嘴都是土,口水流出老长,嘴里喃喃:“老仙儿,老仙儿……”

    我轻声说:“张神婆……”

    张神婆抬起头,两只眼睛在黑暗里发出红莹莹的光,对我说:“你看到我家老仙儿了吗,它不在了,它不在了……它去哪了……”

    我的心一直往下沉。这时,黑暗里有个女孩的声音柔柔地说:“她疯了。”

    浈浈?!我叫着她的名字。

    胡浈浈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她有气无力地说:“我受了伤,小金童,现在更不敢见你。”

    “你不要这么说,”我忍着悲痛:“你什么样子我都能接受。”

    “可是我接受不了自己啊,”她低低笑着,语气凝重起来:“这个女人拜的老仙儿是散仙条里的蛤蟆。这只癞蛤蟆来历不凡,竟然修出了妖丹,那是它的精华所在,我要回去报给胡三太奶。”

    “那只癞蛤蟆呢?”我问。

    “没了妖丹,它的本尊也时日不多了。”胡浈浈轻轻说:“没想到死了一只小狐狸,最后因果报应会在一只得道的癞蛤蟆身上。”她叹了口气。

    我看着已经疯了的张神婆,心下凄然。

    “我能不能托付你一件事。”胡浈浈忽然说。

    “你说。”

    要不是关键时候胡浈浈拼死撞了张神婆一下,现在我恐怕就活不下来了。

    胡浈浈轻轻说:“你把胡小飞带走,让老范家的人接受这件事,让范泽和胡小飞共体修行。”

    “我答应你,我一定办到!”我郑重地说。

    黑暗中,一只小手摸了摸我,胡浈浈语气充满了欣慰:“小金童,我没看错你,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知道她要走了,我十分不舍。

    “会有那么一天的,”胡浈浈说:“你见过我的本尊了,我就是那只白狐狸,”她呢喃地说:“我曾经发过天人誓,我要嫁给那个见过我本尊的男人。”

    我的心猛然抽动了一下,动情地说:“浈浈……”

    黑暗里没有任何回音,我有种强烈的感觉,她走了。

    我在坑道里驻足很久,无比惆怅。

    这时,黑暗中走出一只火红的狐狸,它个头不大,和胡浈浈的本尊的白狐狸大小相仿。它蹲在我的脚边,眨着眼看我。

    我明白了,这就是胡小飞。

    我蹲在地上,摸了摸它的脑袋,胡小飞蹭着我的脚边,我轻轻说:“跟我走吧。”

    胡小飞像是通人性一样点点头。

    我带着狐狸正要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到张神婆面前,伸出手给她:“走,我带你出去。”

    张神婆吃的满嘴是土,灰蒙蒙的眼睛毫无神采,痴痴地说:“我的老仙儿,谁见了我的老仙儿……”

    我轻声说:“我见过,你跟我来吧。”

    张神婆浑浊的眼球这才转了一转,从地上站起来,抓住我的袖子,疯疯癫癫笑:“你见过我的老仙儿,把我的老仙儿还给我。”

    我拉着张神婆的手,慢慢向坑道外面走去,走了很长时间,终于到了洞口,外面已是正午,明晃晃的太阳晒下来。

    我看看自己,折腾的没个人样,伤口疼得深入骨髓。在我身边蹲着一只狐狸,我还拉着一个疯婆子,回想起这一切的发生,犹如做了场大梦。

    我不可能扔下张神婆,不管怎么样,她是不幸的,我要把她带回去。

    我们走了很长时间,这才下了山。刚到山口,就看到一群村民在。他们一看到我带着张神婆出来,呼啦一声围过来,范三叔也在里面,他吃惊不小:“神婆怎么了这是?”

    我说道:“我在半山腰找到她的,看到的时候就这么个模样了,坐在地上吃土,看样是疯了。”

    我话还没说完,有个村民突然大叫:“狐狸!狐狸出来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我脚边的红狐狸,范三叔抄起镐头就要打,胡小飞藏在我的脚踝后面,缩成一团。

    我大吼一声:“谁也不准动它!三叔,你要杀了这只狐狸,你儿子你女儿这辈子就完了!”

    “你什么意思?”范三叔瞪眼看我。

    我说道:“其实我不是陈婉如的男朋友,我是她请来看事的,我也是开堂口的出马仙香童。”

    我拿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给他看,里面是王二驴的堂口,现在正好拿来滥竽充数。还有几段视频,是烟魂陈姑姑上了王二驴的身,抓小鬼的那一段。

    拍的有点模糊,大概意思是有了,抓鬼的过程很惊悚,范三叔看明白了。

    “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有把握救我的儿子和姑娘吗?”范三叔问。

    我点点头:“其实这件事犯不着动杀机,完全可以和平解决,张神婆就是因为这个触犯了天条才疯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