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老区

    在去的路上,黄小天忽然在心念中说:“小金童,这个姓许的男人不一般。”

    我问他怎么讲。

    黄小天道:“刚才我用灵气去探测他,发现他身上有很重的煞气和血腥气。”

    我看看身旁的许哥,心里咯噔一下。

    黄小天道:“这个人来历不凡,小心应对着吧。”

    出了县城走上国道,许哥这车开得飞快,又快又稳,不断超车,能看出他的心理素质极佳,在这么一种心急火燎的状态下,还能保持一种难得的冷静。我真的怀疑他是什么人了。

    四十多分钟之后到了拉树村,我们先去了许哥他家。许哥家里盖了小洋楼,一个大院子,有个老太太正在棚子里给驴喂食。

    看到许哥回来了,老太太过来打开院门,没说话眼泪先掉下来了:“狗子,娘对不起你,娘哭了一早上了,对不起丫丫,把丫丫弄丢了。”

    天色阴沉,许哥的脸色更阴沉,他轻声说:“娘,这是我从县里找来的香童师傅,专门寻人的,非常厉害,让他帮着找找丫丫。”

    老太太看到我,“噗通”一声跪下,我和李瞎子赶紧上去扶她,李瞎子道:“老太太唉,这怎么话说的,你这不是折我们寿吗。”

    老太太哭了:“两位高人,两位道长,你们千万要把丫丫给找回来,多少钱我们都出,要不然我这老婆子也不活了,还活个什么大劲。丫丫她娘走的早,这孩子从小就是个没娘的小白菜,命叫一个苦……”

    许哥打断她:“娘,你先回屋歇着,具体的事我们来办。不管是谁绑架了丫丫,我都不会放过他!”

    老太太一边哭一边往屋里去:“狗子,可不行闹事,你要再进去了,丫丫就算找回来,我们娘俩也没法活。”

    “我心里有数。”许哥把他妈送回屋里。

    回到院子,许哥看看我,诚恳地说:“冯兄弟,你看怎么找好?”

    我想了想说:“你们村有没有最高的制高点?我要站在最高的地方。还有,家里有没有你女儿的照片,衣服啊什么的,多给我拿几样。”

    许哥答应一声进了屋子,时间不长提着一个塑料袋出来,里面满满当当都是他女儿的东西。

    他开着车,带着我和李瞎子到了村西,这里有一座水塔,能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我们进了水塔,到了最上面的平台。

    我站在高处,心念中对黄小天说:“黄教主,下面就看你了。”

    黄小天道:“小金童,你记住了,只有一分钟的窜窍时间。下面我说的话,你一定记牢。我窜窍之后,你迅速把照片和衣服都烧了,用鼻子来闻散发出来的味道,再用眼睛去观测整个村子。”

    “然后呢?”我问。

    黄小天道:“能不能发现那小女孩,就靠你了。窜窍之后,你会有什么反应,我是不知道的,只能靠你自己来体悟。”

    我叹口气:“如果你本尊在这里就好了,还省得这么麻烦。”

    黄小天笑笑:“那没办法,现在正是我渡劫成仙最关键的时候,你就忍忍吧。等我修成正果,你的神通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我深吸口气,跟他说,窜窍吧。

    说完这句话,我全身一热,尤其是心脏,像是受到猛烈的撞击,随即身体控制不住舞蹈起来。李瞎子和许哥惊讶地看着我,我手舞足蹈了半天,安静下来,站在高处往整个村子一扫,整个视觉效果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我看到无数的气在村子里氤氲,有人气、有地气、还有动物散发出来的气息,颜色浓淡不一样,混杂在一起,淼淼而生,犹如一幅无法形容的山水墨画。

    黄小天已经窜窍上身,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我看向李瞎子,说道:“把照片和衣服都烧了。”

    李瞎子有些惊愕,和许哥对视一眼,还是照办了。两个人用打火机点燃照片,火苗窜出来,然后扔进衣服里,再用棍子拨拉火种,时间不长大火越烧越旺,火苗子呼呼直窜。

    我站在大火前,用鼻子猛地一嗅冒出的烟味,除了呛人的味道外,似乎我还闻到了一抹粉红之气。这种感觉很难描绘,味道似乎化成了颜色。

    我看到了专属于那小女孩的颜色。

    我站在高处,像传说中的千里眼一样,手搭凉棚,开始整个村子的扫视。许哥和李瞎子站在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他们也知道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这个自然村太他妈大了,我怕漏过什么,一寸一寸扫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里也在着急,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我慢慢转身,要观察整个村子,必须360度不留死角,转着转着,我忽然发现在村子的一处地方有一团很小的粉红色,像是在水墨画上不经意落下的水点,这团粉红极其微弱,眼瞅着就要消失。

    我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正待细看,浑身忽然一颤抖,所有的颜色都消失了,一分钟过去了。

    黄小天在心念中有气无力:“剩下的事,交给你了,我歇歇先。”

    我鼻子都气歪了,这黄教主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不给力啊。

    许哥是个很仔细的人,看出点苗头,凑过来说:“兄弟,怎么样?”

    我用手一指那块区域,擦擦头上的冷汗:“找到了,就在那。”

    许哥看了看,惊喜无比:“是吗,我闺女在那?”

    我说道:“许哥,咱们抓紧时间过去,刚才我看到你女儿的生气,她的气非常非常微弱,就在生死之间!”

    许哥脸色变了几变,招呼李瞎子:“走!”

    我们三个从水塔上下来,开着车直奔那个地方,那地方在村口朝北,和旁边的镇子相邻,有一排老屋,住的人也杂,充斥着小卖铺按摩房什么的,满地污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建筑杂乱无章。

    这地方吧,说好找也好找,人多眼杂,弄个小姑娘来这里,或许就有人看见。说不好找也极其难找,老屋一间挨着一间,高低错落,杂乱无章,真要藏个人,侦缉队来了也挠头。

    许哥问我:“兄弟,我女儿具体在哪呢?”

    我面露难色:“刚才老仙儿窜窍,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只看到她在这一片,具体在哪,还没看到。”

    李瞎子道:“知道这一片就好办了,咱们挨个打听。”

    他用手指指一家按摩房,这家按摩房在老屋的头一间,挂着“休闲发廊”的招牌。现在正是白天,屋里没什么生意,两个女孩正在用电脑看《琅琊榜》。

    看我们三个进来,一个女孩起身招呼:“大哥,来啦。洗头啊,还是怎么的。”

    许哥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在桌子上,两个女孩眼睛都亮了,许哥道:“我们不是洗头的,来打听一点事。”

    “大哥,你说嘛。”

    许哥拿出手机,调出女儿照片给她们看:“见没见过这个女孩?”

    “没见过。谁家有小女孩能往这屋带?”女孩咯咯乐。

    许哥叹口气,也没收钱,转身就走。李瞎子赶忙拉住他,嬉皮笑脸说:“两个姐妹儿,你们这平时生意挺好啊。”

    “行吧,”一个女孩说:“镇上和村里那些穷B烂吊全住在这片,我们生意再好也挣不着钱,洗个头五十六十的,这帮穷鬼掏一百都心疼,什么玩意。”

    另外一个叽叽喳喳说:“那些色鬼没钱找媳妇,就找我们,钱多一分都不给,就冲这算计劲哪个女的跟了他们,哼哼,算倒了八辈子霉了。”

    李瞎子说:“你们这有没有常客,以前常来最近两天又不来的。”

    我眉头一跳,这李瞎子不愧是老江湖老司机。这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这一片老区穷人多,可再穷他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需求,这是很正常的事。这些穷男人没钱找小姐,又憋得难受,就会琢磨坏道,绑架小女孩想干什么可想而知,这样的畜生到处都是。

    许哥明显意识到这个问题,脸色变了,他一直不敢承认这个现实,手都在颤抖。

    小姐说:“那多了,记不住嘛,这些男人都是今天玩明天不来的,攒一个月的钱也就来这么一次。”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女孩招呼他:“老崔,这么早就来了。”

    这个叫老崔的笑:“下工早,你们忙呢?”

    女孩说:“没呢,这三个人打听一个小女孩,你也来听听,提供一下线索。”

    老崔讪讪:“我能提供什么线索,你们忙就算了。”他转身出去,我们几个对视一眼,许哥一个箭步窜出去,跟了出去。

    我和李瞎子跟在后面。

    那老崔看我们跟出来了,停下脚步:“你们干嘛?”

    许哥把手机递给他:“你见没见过这个小女孩?”

    老崔看看,摇摇头:“没见过。”

    他刚说完,许哥突然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老崔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斯底里:“你们干嘛,没见过就是没见过,我要报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