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沟油

    “我再问你一次,你见没见过这个小女孩?”许哥把老崔按在地上,拿着自己女儿的照片问。

    周围围拢了一圈人看热闹。

    老崔真有点牛劲,歇斯底里:“没见过,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许哥又要揍他,李瞎子在后面一把抱住他:“老许,冷静!”许哥一股劲上来,谁也拦不住:“我看这小子鬼鬼祟祟,猥猥琐琐,他肯定知道点什么。”

    “我知道个屁啊,你别乱打人。”老崔恶狠狠地说:“就你这样的,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许哥大怒,要下死手打他,李瞎子在他耳边急促道:“不要打草惊蛇。”

    一句话许哥冷静下来,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我在旁边没说话,默默看着。我不知道许哥是根据什么判断这个老崔心里有鬼的,但事情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不是好事,如果真凶在人群里,小女孩有死无生!

    这时,我内兜里忽然“唧唧”叫了两声,我心念一动,是毛球。我慢慢退出人群,把毛球掏出来,轻声说:“毛球,你盯着这个男人。”我指了指老崔。

    我和毛球之间有种奇异的心意相通,我的意思它马上就明白,唧唧叫着。瞅人没注意,我把毛球放在地上,它嗖一声就没了。

    我进到人群里,和李瞎子抱住许哥。老崔翻身一起,比耗子跑得都快,钻出人群没影了。

    许哥要去追,我一把拽住他,轻声说:“让他走,放长线钓大鱼。”

    李瞎子拉着我和许哥分开人群,我们钻到一个小卖铺里。许哥有些埋怨:“兄弟,你放线钓鱼,最起码咱们得有线吧,让他跑了上哪去找。”

    “许哥,你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说:“你先告诉我,你怎么判断这个老崔有问题。”

    许哥耐着性子说:“假设说我女儿真的是被绑架,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图财,二是……”他没继续说:“我总觉得我女儿失踪应该是绑架者临时起意,并不是盯梢计划很久,如果是临时起意,第二种可能最大。我女儿如果是关在这个地方,就能判断出来,绑架她的人大概是什么样: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光棍子,有独立的住宿条件,肯定经常光顾按摩房这样的地方。刚才老崔一进来,听说咱们在找小女孩,他就言辞闪烁,眼神不对劲,我也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刚才一个大嘴巴子打下去,我发现这人绝对是个知情者,他肯定知道点什么。”

    我点点头,许哥这逻辑真是缜密,推理的丝丝入扣。这时,我的心念一动,毛球应该是找到了。

    我说道:“那姓崔的如果是知情者,他现在跑了,第一时间会去哪呢?”

    许哥和李瞎子对视一眼:“通知绑架者?”

    “他刚才跑的时候,我已经在他身上做了标记,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我说。

    许哥转怒为喜,一把抱住我:“好兄弟,只要找到女儿,我重谢!”

    我们三个从小卖铺钻出来,我在心念中联系毛球,领着他们钻胡同。拐了好几个弯,在一个深邃的胡同里,看到这里有一排高低错落的偏厦子。

    偏厦子是东北土话,大概意思就是违章乱盖的建筑物。这里一间接着一间,密如鸽笼,而且此处充斥着很难闻的味道,有点像地沟油炒菜的味,极浓。

    我们面面相觑,李瞎子道:“这里不会藏着地沟油作坊吧?”

    我们顺着胡同往里走了没多远,我感觉到毛球就在附近,心念一动,毛球从黑暗中窜出来,唧唧叫着,爬上我的手心。

    许哥没见过它,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我没多解释,只是说这是我的宠物,有灵性,刚才盯梢的活儿就是它做的。

    毛球站在我的手心,用手指着一处院子,“唧唧”叫了两声。

    我低声说:“这里有古怪,刚才那姓崔的就是跑进这院里。”

    许哥过去推门,上着锁,他和李瞎子对了个眼神,然后退后两步,一个加速跑,蹬着墙就上去了。两米来高的墙对许哥来说跟玩似的。我的狐疑更盛,这位大哥以前是不是当过兵,还不是一般的兵种。

    许哥翻墙进去,在里面把门锁打开,放我们进来。我们进到中院,院子相当大,入眼处全是砖头房,又脏又破,墙角放满了大黑桶,堆着破自行车,现在幸亏是寒冬,这味道就够刺鼻了,要是夏天,谁进来谁晕。

    李瞎子往黑桶里瞅了一眼,笑:“还真是地沟油。”

    这时候从破屋里出来一个矮墩墩的壮汉,扎着黑围裙,手里提着铝管,看到我们愕然:“你们是谁?”

    许哥走过去,拿着照片给他看:“见过这个小女孩吗?”

    那壮汉看都不看,马上翻脸:“滚出去,想挨揍是不,瘪犊子,滚!”

    许哥不怒反笑:“我就问你认不认识?”

    壮汉大骂:“草尼玛的,你是什么瘪犊子……”他刚要叫人,许哥一个箭步飞过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被活活踹飞,这壮汉少说一百六七十斤,像是一截水泥墩子,可许哥一脚就把他踹得飞出去半米,撞在砖石墙上,承重柱都哗哗作响。

    许哥走过去,拽着他的头发在地上拖。我看得目瞪口呆,从来没见过这么暴烈的场面。

    许哥把这壮汉提溜起来,抓住他的脑袋,直接就按进大黑桶里。黑桶满满当当全是地沟油,上面飘满了垃圾。壮汉的头就这么生生按进去,这小子手刨脚蹬。

    我看得汗毛都起来了:“不会出人命吧。”

    李瞎子冷笑:“这帮犊子就得这么收拾,你不用放声,就看老许一个人就行。”

    许哥把壮汉的脑袋从油桶里拉出来,满头满脸都是黑油,壮汉张着大嘴喘气,眼睛睁不开。

    许哥道:“我就问一遍,刚才照片上的小女孩,你认不认识,来没来过这?”

    那壮汉还挺硬气,嗷嗷干嚎:“我没见过,真没见过,你杀了我吧。”

    “好,那我就杀了你。”许哥说。他捡起铝管,在手里颠了颠,对准壮汉的膝盖就是一下。这下多狠吧,铝管竟然砸弯了,壮汉抱着腿躺在地上干嚎,声音都非人了,跟驴叫差不多。

    他哭着说:“我真不知道,你去找老崔,他成天和我们老板咕咕秋秋的,有什么事都是他们弄的。”

    “老崔刚才是不是来过?”许哥问。

    “来过,来过,在后院!”壮汉嚎着说。

    我们三个往后面走,刚绕过去,就看到一群人正过来,他们听到声音过来看怎么回事。人群里就有老崔。

    许哥眼睛亮了,奔着他就过去。老崔真是害怕了,对身边的人说:“拦着他,把他废了。”

    老崔转身就跑,后面还有道后门,许哥喊了一声:“老李,拦着他!剩下都交给我了。”

    这些人里有男有女,女的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娘们,男的也是膀大腰圆,上来就要干许哥。

    许哥估计是知道女儿就在近前,他是真红眼了,出手速度极快,相当利落,能打一下绝不打第二下,杀伤力很强。他尤其擅腿,专门踹人的下肢。

    围攻他的这些人,虽然个个膀大腰圆,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但论起打仗,只会使蛮力,在许哥跟前一个回合都走不上。一顿乱踹之后,在他面前一个能站的人都没有,满地都是抱着腿干嚎的。

    这些人就是来干活挣钱的,犯不着拼命,基本上都是一疼就倒,再不起来了。许哥也不难为他们。

    李瞎子把后门拦住,老崔吓得脸色煞白,看着许哥一步步过来。许哥把照片给他看,用促膝长谈的口气说:“告诉我这个小女孩在哪,我不为难你。”

    老崔知道躲不过去了,好汉还不吃眼前亏,磕磕巴巴说:“前两天,老侯带着这么个小女孩来,关在地下室里。”

    “老侯?”许哥问。

    老崔说:“叫侯长喜,是这里的场主。我当时就说他了,把小女孩放了吧,才多大啊。他说玩那些小姐没意思,就喜欢小姑娘,还问我一不一起玩……”

    许哥脸色变了,我感受到他身上冒出腾腾的杀气,我已经有了判断,这人绝对身上背着命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