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解救

    “地下室在哪,带我去!”许哥揪着老崔的脖领子。

    老崔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带着我们从后院进了里屋,一股刺鼻的臭味,满屋都是简易的地沟油勾兑工具,胶皮管子的污垢有三寸厚,遍地污水。

    许哥面沉似水,脸阴的能杀人,我和李瞎子在后面跟着,怕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

    老崔带着我们到了里屋一个角门前,上面没有挂锁,推门进去里面是向下的楼梯,满地油污走路都打滑。我们往下走,老崔突然喊了一嗓子:“老侯,有人要抓你!”

    许哥大怒,一脚把他从楼梯上踹下去。

    楼梯极为陡峭,老崔连滚带摔一直到最下面,趴在地上不动了,估计不死也是个半残。

    我们三人从楼梯上下来,下面是个地窖,黑不隆冬的,滴答滴答落着水。许哥拿出手机四面照照,看到了一扇半掩的门,过去把门打开。

    一开门就看到,里面是个屋子,一股恶臭从房间里飘出。

    房间面积不大,有一张肮脏不堪的床,上面锁着一个枯瘦如柴的女人,床头柜上放着破口的碟子,碟子里摆着发霉的馒头。

    角落里杂乱无章的放着拖把扫帚等杂物,便盆里的排泄物和长满霉点的墙壁就是恶臭的源泉。

    这女人披头散发,全身一丝不挂,身体瘦得就跟非洲难民差不多。看到我们来了,眼神麻木,嘴角流出长长的涎液。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这个女人锁在地下室说不定多长时间了,没想到侯长喜不但开着地沟油的作坊,还非法拘禁哩。

    真是藏污纳垢。

    我们看到后窗开着,外面冷风呜呜往里吹。我看着这个女人不忍,把棉袄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那女人的眼球转了转,看着我,她抽噎了两下,眼角流下一丝清泪。

    许哥飞身过去,从窗户钻出去,我和李瞎子跟在后面,这里因为是地下室,窗户与地面平齐,出来之后,就跟从下水道钻出来差不多,后面是一条冷僻无人的黑胡同。

    我明白了,侯长喜这是留了一个后手,怕让警察堵在屋里,就多放了后窗,方便逃跑。刚才老崔那一嗓子,一定是把他吓跑了。

    我正要顺着胡同追出去,李瞎子一把拉住我,摇摇头。许哥站在胡同里,眯着眼睛,用手机照着地上的脚印,一步步来到一扇门前,“哐”一脚就把门踹开。

    里面是个偏厦子,有个猥琐的老头正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手里还拿着刀。

    小女孩折磨的不像样,全身都是泥,脏的像是刚从集中营跑出来。

    许哥一看就炸了,李瞎子赶紧拦住他,上前说:“你是侯长喜?”

    这老头能有六十左右岁,形容极其猥琐,跟老色鬼一个样。他哆哆嗦嗦说:“你们是干嘛的,是不是便衣?”

    李瞎子道:“老侯,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这个女孩的家属,找她好几天了,幸亏让你发现了,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你把孩子给我们,多少钱都给你,钱都带来了。”他拍拍随身的褡裢。

    侯长喜用刀比划着女孩的脖子,听到这话放松下来:“你们真不是警察?”

    “真不是。”李瞎子极其耐心,还在那谈心:“你看我这样像警察吗?”

    “你把钱给我,我把孩子给你。”侯长喜说。

    李瞎子还笑呢:“你这个老侯,真拿你没办法。”他把褡裢取下来,扔过去。

    侯长喜赶紧接过来,把女孩推一旁,自己打开褡裢往里看。许哥等的就是这一瞬,身法极快冲过去,把女孩抱在怀里。

    侯长喜打开褡裢往里一看,里面全是卫生纸,愕然:“钱呢?”

    李瞎子鬼笑:“这几天我拉线屎,带着手纸比带着钱实惠。”

    侯长喜拿着刀比比划划,还想让我们掏钱,许哥狞笑,把孩子递给我:“兄弟,你先带我闺女上医院,我收拾收拾这老东西,咱们回头联系。实在是麻烦你了,这老小子我不收拾一顿,这口气就出不来。剩下就是脏活了,别污了你的眼。”

    我赶忙说:“许哥,你手底下有点数,咱们该报警报警,别因为这堆臭狗屎你再栽进去。”

    “放心吧。”

    我对李瞎子说:“老李,地下室还锁着一个女人,她是重要人证,一定要救她!”

    “知道,知道,我老李办事滴水不漏,你就放心吧。”李瞎子说。

    侯长喜拿着刀靠着墙,还在比划。许哥让我出去,他不慌不忙把门关上,对着小女孩说:“闺女,好好跟叔叔去医院,爸爸回头找你。”

    小女孩虚弱地说:“爸爸,我害怕,我想你。”

    许哥摸摸自己闺女的头发,把门关上了。

    我抱着小女孩从胡同出来,打了车到镇上的医院,挂号入诊。短短两天的工夫,小女孩在老流氓手里折磨的不成样子,万幸的是那老流氓还没有对这个女孩施行惨无人道的性侵。

    小姑娘很坚强,医生在给她缝针的时候,她一声不吭,紧紧咬住牙,眼泪在眼圈打转。我心里不忍,问她疼吗,小姑娘说:“叔叔,爸爸说我一定要坚强,我坚强吗?”

    我十分感动,摸着她的头发,半天说不出话。

    治疗之后,安排了住院,女孩乖乖的睡了。这时,病房门推开,许哥和他母亲,还有李瞎子进来了。

    “怎么样?”许哥颤抖着问。

    许哥的老娘看见小女孩虚弱的样子,马上哭了,我赶忙劝她:“她刚睡,一切都好。”

    我把他们叫出病房,把情况说了一下,告诉许哥他们娘俩,万幸中的万幸,小女孩没有被性侵。

    许哥长舒了口气,而后恨恨不已:“这B货要是真敢动那个心思,我他妈让他生不如死,把他阉了都是轻的。”

    他们娘俩进病房看闺女去了,我和李瞎子在走廊拐角抽烟,我问侯长喜怎么样了。李瞎子道:“老许这两年还是慈悲了,只是挑了那老头的脚筋和手筋,让他下辈子干不了重活。我们把地下室那女人解救之后,我和许哥都回避,让那个女人去报警,把黑作坊打掉,侯长喜也让警察逮了。哦,对了,那女人现在暂住在许哥他家,她说要当面谢你。也怪了,她对我和许哥都不认,就认你,你的棉袄还在她身上穿着。她说要当面感谢你。”

    我不置可否,那都是后话。

    女儿找回来了,坏人也有了应有的下场,我向许哥提出告辞。许哥一听就火了,一万个不答应,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你就这么回去是不给老哥面子,怎么也得在我这住几天,不准走!老李,你也在我这住,你的任务就是陪好我的兄弟,出了一点岔子,我可不饶你。”

    李瞎子嘴上都笑开花了,还得装着为难的样子:“我那还有还不少客户呢。”

    “吊!屁的客户,你们两个就在我这踏踏实实住,正好我最近放假,有时间。”许哥说什么都不让我们走。

    他女儿的情况稳定下来,留着老妈在这里伺候,晚上的时候,许哥拉着我和李瞎子回家喝酒。到了他家,进屋的时候,正看到我们解救的女人在休息。

    那女人还穿着我的棉袄,看到我欣喜至极,把棉袄脱下来还我,然后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赶紧上去把她搀扶起来:“大姐,你这是怎么话说的。”

    这女人能有个三十多岁,长得不难看,就是太瘦了,皮包骨头一把,真怕她走走路自己就塌了。那女人哭着说:“大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们,我到现在还脱不了那个魔窟,能让那姓侯的折磨死。”

    许哥道:“幸亏她了,要不是她把自己奉献出去,供那个老流氓淫乐,我女儿就被糟蹋了。”

    女人哭着说:“我无所谓,我已经这样了,不能让闺女受罪,小女孩才多大啊。”

    许哥道:“你也算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有恩就得报,大姐,你怎么称呼?”

    女人说起来,她是吉林四平人,叫张秀姑,来辽宁走亲戚的。对这里人生地不熟,被侯长喜盯上了,让他在胡同打了闷棍,绑到了地下室,一住就是小半年,都折磨屁了。侯长喜六十来岁,是个光棍子,色心极强,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火力,几乎天天晚上折腾张秀姑,有时候力不从心,就用别的方法折磨她,这半年每一天都不堪回首。

    张秀姑说,要不是她家里还有孩子,她一个人早就自杀了,就靠着这么点信念,一直活到现在,每天夜里她都在默念《地藏经》。终于感动上苍,被解救出来。

    她跟我们说,侯长喜干这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是老手,他身上还背着其他案子。

    许哥朝地上吐了口痰:“这小子收拾轻了,这要搁在前两年,我也把他锁地下室里,看我怎么弄他,我招儿多了,绝对让他生不如死。”

    张秀姑叹口气说,这都是劫数。

    我听得有点诧异,张秀姑说话的口吻和话里话外,听起来好像不是普通人。

    “你是不是信什么教?”我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