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分家

    天色蒙蒙亮,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大院,雪很大,我全身都落满了雪花。

    回到屋里,冷锅冷灶,我呆坐了一会儿,开始收拾东西。我的东西很简单,拿了些随身衣服,打了个包。我到街口的自动提款机里取了五千块钱,回来以后,把钱和钥匙压在桌子上,留给王二驴。

    冒着大雪,我带着毛球,背着包从院子里出来,把门反锁,慢慢往外走。

    还没出院子,从外面进来一人,正是李瞎子。他端着一口小锅,里面热气腾腾买的豆腐脑,胳肢窝下面还夹着报纸包裹的数根油条。

    他看到我,惊喜:“呦,吃饭了吗?”

    我心情晦暗,摇摇头。

    李瞎子极为热情,拉着我到了他的屋子,进去之后许哥也在,他还没走,一直住在李瞎子家里。

    许哥看见我特别高兴,招呼我进来,看到我背着大包,他疑惑:“这是要出门啊。”

    我抖落一下身上的雪花,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我和王二驴分家了,现在出来另谋住处。”

    李瞎子把小锅放在桌上,问我怎么回事。

    我也是心情郁闷,便没有隐瞒,把昨晚我去抓赌的事说了一遍。李瞎子道:“我说你脸上这么多伤呢。”

    许哥沉声说:“揍你的是夜市的东哥?”

    我点点头。

    他没说什么。李瞎子看出苗头不对:“我说老许,你可别惹事啊,这事就过去了。再说了,小冯去砸场子,人家维护场子也是情理之中。”

    许哥冷笑:“动我兄弟就不行。”

    我马上明白怎么回事,许哥是想帮我报仇,我赶忙劝他,说没事。许哥也不言语,自顾自点上一根烟。

    李瞎子给我们两人倒上豆腐脑,他抄起油条吃起来:“兄弟,既然你和王石生闹掰了,那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心情不好:“要不然回村吧,还能去哪?”

    李瞎子说:“不好不好,眼瞅着过年了,你这灰头土脸的回去,让家里人也不好受。咱回去也行,但必须是衣锦还乡,对不。”

    我苦笑:“就我这德性还衣锦还乡呢。”

    许哥道:“这样吧,你到我那住两天,散散心。我家丫丫也在念叨你这个叔叔。”

    我赶忙推辞。

    许哥有点不高兴:“就这么说定了,正好你去认认门,我过一阵又要去大兴安岭,家里家外就剩老娘和丫丫,你正好帮我看看家,家里没有老爷们就是不行。你就踏踏实实住,住到过年再说。”

    我知道这是许哥可怜我,我这人性子极拗,不想寄人篱下让别人可怜,说什么也不去。

    李瞎子给许哥做个眼神,许哥也就不说什么了。

    吃完了饭,我困劲上来了,在李瞎子这里暂时眯一觉。李瞎子别看穷,可房子还趁两间,屋里贼冷,没有暖气也没有电暖宝,他穷得底掉,根本不舍得开电暖气,真不知道这老头大冬天是怎么过来的。

    我躺着睡过去。睡着睡着被冻醒了,全身一阵热一阵冷,从里往外透着寒气。我呻吟了两声,李瞎子过来摸摸我的额头:“呦,这么热,发高烧了。”

    昨晚被王二驴撵出赌场以后,我在胡同坐了半宿,心情郁闷外加感染风寒,这一睡下去就起不来了。

    我冻得浑身哆嗦,李瞎子把压箱底的棉被都找出来给我盖,还是不行。迷迷糊糊中,我被人搀起来,许哥说:“我不能让你这么任性,今天必须跟我走!”

    许哥和李瞎子架着我出了门,嗬,外面这大雪,纷纷扬扬,风也大了,吹得雪花乱飘。我冷的如坠冰窟,说话都费劲,四肢关节就没有不疼的。

    迷迷糊糊中被他们架上车,许哥带着我走了,我是迷糊一阵清醒一阵,身体沉的像是灌了铅。

    不知过了多久,手背一疼,勉强去看,我被许哥带到一处诊所,在挂点滴。

    屋里很暖和,我困得不行,又睡过去。

    就这么折腾了很长时间,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白天了。

    我身上很虚弱,勉强撑起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农家房间的火炕上。屋里烧得暖暖活活,盖着的被子都散发一股香味,我靠着床头,看着窗外。

    窗上玻璃外面蒙着白塑料布,透窗看出去是农家院,外面的窗台上是厚厚的白雪。

    这时门开了,从门缝外透出一个小脑袋,正是许哥的女儿丫丫。

    丫丫扎着两个啾啾,小女孩笑得很粉很甜:“叔叔,你醒了。”

    这时许哥的老娘走进来,拍拍丫丫:“去玩吧,别打扰叔叔。”

    丫丫恢复得不错,看样子那段经历并没有给她的心灵造成太大的创伤,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许哥的老娘端着中药进来:“孩儿啊,趁热把这个喝了,俺村老中医看的房子,喝下去补元气,你现在烧退了可身子还虚。”

    我勉强挪动了一下身子:“大妈,真是麻烦你了。”

    “看你这孩子说的,你是丫丫的救命恩人,是我们老许家的恩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自个娘俩还有啥客气的。”大妈说。

    我眼圈一下红了,丫丫说:“奶奶,叔叔哭了。”

    大妈用手背给我擦眼泪:“这怎么话说的?”

    我背过身,把眼泪擦干净,喝着中药,好半天说:“大妈,我从小就没爹没娘,是爷爷把我带大的。”

    大妈愣了一下,叹口气:“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这时“唧唧”两声,从我的衣服里毛球钻出小脑袋。丫丫拍着巴掌:“奶奶,奶奶,大老鼠。”

    我笑了,探出身把丫丫抱上床,放在旁边,然后对着毛球做个手势。毛球窜出来,丫丫小心翼翼去摸它的毛。

    我说道:“这可不是老鼠,这叫灵貂,是我的好朋友。”

    毛球好像和丫丫特别投缘,跑到她的手心上,前爪比划着,居然扭动屁股跳开舞了。

    丫丫乐的咯咯笑,大妈也高兴:“孩儿,你先休息,晚上大妈给你炖小鸡吃。”

    我没有睡意,靠在床头,看着丫丫和毛球玩成一团。屋里暖和,外面雪已经停了,冰清世界。

    老中医开的药确实好,到了晚上我感觉精气神又回来了。大妈在厨房摆筷子,一桌子的菜,丫丫捧着毛球满屋子乱跑,全是笑声。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正是许哥,他鞋上都是雪,换了拖鞋,抱着丫丫这个亲:“怎么了这是。”

    丫丫把毛球给他看:“叔叔把他的宠物给我玩,这叫灵貂,可好玩了。”

    许哥说:“你不要伤害它,要好好保护它。”

    许哥招呼我上桌,他到里屋拿出一瓶好酒,就要扭瓶盖,大妈道:“少喝点,人家孩儿病刚好,哪能跟你似的。”

    许哥闻着小鸡的香味,嘿嘿笑:“妈,吃鸡不喝酒,就觉得少点什么。”

    他们娘俩聊着,我坐在一边微笑听着,心里暖暖的,有一种极其舒服的愉悦。

    许哥道:“兄弟,你就踏踏实实在我这住。”

    我刚要说什么,他打断我:“再说我就翻脸了啊,最起码先把病在我这养好。”

    丫丫说:“对啊,叔叔你陪我玩啊。”

    我摸着她的小脑袋,忍着感动的泪,点点头。

    我在许哥家里住了下来。

    许哥也不知在忙什么,白天很少着家。丫丫暂时也不上学了,受过那样的创伤,学校已经请了假,反正快过年放寒假了,期末考试都不让她参加。

    白天丫丫陪我玩,这小女孩太懂事,没事的时候就在屋里看画报,学课本,喜欢画画经常拿着蜡笔在纸上画。

    大妈腿脚利索,里里外外收拾家。等到晚上许哥风尘仆仆回来,我们四口人就凑在一起吃饭聊天。

    我就是感染风寒,养起来也快,没几天就觉得差不多了。我帮着大妈干活,大妈说什么也不让我沾手,说我是客人,哪有让我干活的道理。

    我现在在许家除了吃就是睡,另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陪着丫丫玩。这小女孩太懂事太善解人意了,我都想有这么个女儿。

    又住了几天。这天晚上许哥回来,我们吃过饭,他把我叫到里屋,许哥问我身体怎么样了。

    我在地上做了几个俯卧撑,嘿嘿笑,说都恢复了没事了。

    许哥抽着烟说:“兄弟,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呗。”我说。

    许哥说:“这个事吧,有一半我是为了你,有一半也是我的私心。”

    我有点不明白,看着他。

    许哥说:“省城的九哥你听说过没有?”

    我想了半天,想起来了,黑大壮曾经带着我去过一个黑舞厅,在那里我认识了老香童学会了通阴灵。当时黑大壮告诉我,这舞厅就是省城的九哥开的。

    我多少了解一些,九哥是个牛逼人物,很有背景,买卖开的很大。

    “听说过,挺牛逼的那么个人。”我说。

    许哥一拍手:“兄弟,该着你时来运转,九哥现在有点事,找了很多人都办不了,我就把你推荐过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