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二章 九哥的故事

    许哥告诉我,他很早就认识九哥。九哥出身军人世家,家里相当有背景,他本人也有出息,身上并没有纨绔子弟的坏习气,唯一的缺点就是极度自负,还在他小的时候,他的爷爷就说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九哥长大之后,果然桀骜不驯,交游广阔,小小年纪就号称沈阳四公子。能得这个称号,不是说家里牛逼就行,此人确实胆识过人,而且颇有古公子之风。

    九哥在年轻时候有两个过人的本事,一是交友,他朋友实在太多,不光是官宦富贾,更有贩夫走卒。他特别喜欢古代孟尝君,常以孟尝君自居,都说孟尝君食客三千,他曾自豪的跟外人说,和我过命的朋友数一数也有上千人了。记住,这上千人是过命的交情,其他泛泛之交就更不胜枚举。

    九哥的第二个过人本事是胆色。

    许哥跟我讲了一件关于九哥年轻时候的传闻。

    那时九哥陪着京城来的朋友在东北玩,他们打完猎之后,信步而走,到了一处深山古刹。

    这古刹不知多少年了,古香古色至极,更因在隐秘山林中,知道的人很少,保持着一股自然的出世之风。

    同行的人里并没有佛教徒,但不少人觉得既然到了佛堂古刹,这就是缘分,应该烧烧香。

    九哥那时候岁数不大,二十郎当岁,爱开玩笑。看见有同行的女孩对着佛堂里的神佛跪拜,他就顽皮,跑到佛的前面,做出双手合十的姿势,冒充佛祖,受了这些女孩的一跪。

    女孩们起身,发现她们面前站着九哥,都特别生气。有的人就说了,进佛堂对佛祖不敬,你要惹祸了。

    九哥大大咧咧,哈哈笑说,我倒想看看佛祖怎么惩罚我。

    这就是个恶作剧,大家出了古庙到别的地方,一玩一乐就过去了。

    到了晚上大家回到驻地,都去休息。九哥一时睡不着,一个人捧着书看小说。看到下半夜的时候,有人敲门,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九哥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

    这女孩从来没见过,不是同行的朋友。她端着盘子,里面是老式的酒杯和酒盅。

    九哥有些疑惑,他不是那种看见美女就急索登床的色鬼,九哥从小生在大富之家,什么样的女孩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

    他问女孩你是谁。

    女孩告诉他,自称是猎场老板安排的服务员,老板看九哥没睡,送一杯好酒过来,以助夜情。

    九哥不怎么喜欢喝酒,出于礼貌放她进来,说你大晚上的也不容易,我就来一杯吧。他喝了一小盅酒。

    这女孩马上又倒了一杯,九哥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极有涵养告诉她,可以走了。

    这女孩说实话有点不知道好歹,没有眼力见,劝着九哥喝酒。九哥非常不高兴,告诉她赶紧走,他要睡觉。

    女孩忽然提着酒壶站起来,竟然给九哥硬灌,还说了一句话,你这么喜欢冒充我,这么喜欢当佛祖,那我的神位就让给你吧。

    九哥这时恍然大悟,白天去过的山野中古刹,必然不是好去处,很有可能是什么山精野怪幻化而成。他恶作剧的这么一下,怕是惹恼了精怪。

    换普通人这大晚上的估计就吓坏了,九哥那是什么人,不敬天不畏地,不畏鬼不敬神,一身胆气,诸邪不侵!他一把推开女人,白天打猎屋里还放着一把军刀,他嚓一下拔出来,说砍就砍,刀光一闪正划破女人的手臂。

    眼瞅着这个女人惨叫一声,化成一团黑物,不知是什么东西,破窗而出,落荒而逃。

    九哥提着刀追出去,一直撵出去好几里地去,等回来的时候,驻地的灯也亮了,很多人出来看怎么回事。

    九哥就把刚才的事说了,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有经验的老猎人检查地面,发现地上有一些蓝黑色的浓稠汁水,用手摸摸,一股血腥味。在场的人竟然都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留下来的。老猎人猜测,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山魈。

    自打这件事之后,九哥在年轻一代朋友那里,声望与日俱增,得了个很粗犷的外号,鬼见愁。

    许哥说完这个故事,我颇有兴趣问他,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许哥笑眯眯的:“真假就无从考证了,不过我宁可相信这是真事。九哥这人你见到就知道了,那气场那不惧天地的煞气,也就在我们头儿那个二毛子身上我见过。哦,对了,九哥结交的江湖人里,以奇人异士居多,他对咱们东北本地的出马仙特别感兴趣。”

    我说道:“他这方面的朋友多,我就算不上什么了,能帮到他什么呢?”

    “嗨,兄弟,这个嘛你是最擅长的。”许哥笑着说。

    我忽然醒悟:“寻人?”

    “不错,寻人!”许哥一拍手:“不过呢,不是寻一般的人。”

    “那是找什么?”我问。

    许哥说:“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到时候我带你见见九哥再说。”

    我有点犹豫,许哥看出来了,他拍着我的肩:“小冯,没事,你别怕,我和九哥关系很好,对他也非常了解。就算没帮上什么,咱们就当认识个朋友。他虽说是黑白通吃的主儿,可处世为人很有原则,豪气大度,你见了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心里多少有了点底。

    过了两天,这天晚上许哥回来,他告诉我,明天一早和他去沈阳见九哥,都安排好了。

    我心情挺紧张的,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这么有分量的大佬。我暗暗告诉自己,就当涨涨见识,九哥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不至于一瞪眼要人命吧。

    第二天大早,我们收拾好东西,我跟着许哥踏上了去沈阳的火车。沈阳是辽宁省的省会,是关东地区的枢纽城市,交通便利,线路汇集,以前帮徐婉如的时候来过沈阳,可来去匆匆没怎么仔细看,现在跟着许哥也算开眼界了。

    沈阳刚下过雪,天气很冷,满地泥泞,到处都是银装素裹。许哥带着我出了火车站,站口已经有一辆黑车来接站。

    许哥过去和司机打招呼,两人是老相识,没急着上车,先抽了根烟寒暄了一阵,然后再招呼我上车。

    路上白雪皑皑,车子很难走,可这个司机明显身经百战,车子开得又快又稳,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小红楼院子。

    进门岗的时候,有武警站岗,检查出入证。

    进到院子里,几乎不见人影,静悄悄的。

    司机把车停好,带着我们从侧门进到红楼。楼里没有电梯,顺楼梯爬到三楼,有两个人正在楼梯口抽烟。看到我们便上下打量,司机把出入证给他们看,那两人点点头,闪开路放行。原来他们是便衣。

    这里气氛森严,不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差不多了。

    顺着走廊进去,到了包厢门口,司机站在旁边做个手势,示意可以进。

    许哥把门推开,里面是一处不大的空间,先扑鼻而出的是一股轻轻藏香味,这里是小的会客厅。

    中间是会客沙发,环绕一圈是古代屏风,轻轻的香气,情形极其雅致。

    我看到有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这人看不出多大岁数,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又干又瘦,头发收拢在一起。两只眼睛极其有神,脸色很差,枯黄的面容。

    许哥怼了我一下,低声说:“别愣着了,这就是九哥。”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名动省内的大衙内,许哥口中那近似孟尝君的君子人物,竟然是这么一个干瘦干瘦的男子,说句不好听的,跟个烟鬼差不多。

    九哥穿着一身没有军衔的军装,腰板溜直,看到我们,站起身大步流星过来:“贵客远来,欢迎欢迎。”

    许哥拉着我过去,和九哥握手。九哥的手掌和他的人不一样,宽绵厚实,握起来温暖有力,像是被包裹住了一般。

    我跟着许哥一起叫他:“九哥。”

    “坐。”九哥说话有金属一般的颤音,很有感染力。

    我们两个坐在九哥的对面。不得不承认,九哥气场很足,虽然不严厉,可身上那股气犹如雷霆岳峙,逼迫的我几乎无法呼吸。

    “不要这么约束,”九哥友善地笑:“小许是最了解我的,我喜欢交朋友。朋友之间不讲出身不讲阶级,贵在交心,大家放松点。”

    九哥打了个响指,让下面人上茶水点心。

    “我听小许说过你,”九哥看着我:“你姓冯,你很有本事,曾经帮他找到了失踪的女儿。小冯,我也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找一个失踪很久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