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浪淘沙

    九哥有点不高兴,“马先生,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扰乱军心的话还是不要说了。”

    马先生讪讪笑:“九哥教训的是,下面就开始起乩。”能看出他也是硬着头皮来做,让徒弟躺在地上。

    马先生捏起还在燃烧的两根长香,围着徒弟转圈。徒弟渐渐把眼睛合上,似乎进入了沉睡状态。

    马先生蹲在徒弟身旁,探出右手,在徒弟的脖子上捏了一把,徒弟毫无征兆中突然坐起来。

    他的动作极为僵硬,坐起来不像是自发的行为,倒像是关节的连锁反应。

    马先生喊了徒弟两声,徒弟闭着眼,脸色煞白,没有任何反应。马先生把徒弟两只胳膊伸直,手成握形,然后把长香插在手里。

    我在后面看着,对于起乩并不是一点不懂,大概能看出来此时徒弟已成乩童。

    所谓起乩,其实就是和上天沟通的一种方式,用通灵的方法预测推演过去和未来事。进行具体沟通的人,就叫做乩童。

    马先生嘴里念念有词,语速很快,听不太真切念的是什么咒语。

    徒弟手里的长香“嗤嗤”狂烧,很快烧到一小半。马先生把铁戒指拿出来,在徒弟的面前晃了晃,喝了一声:“定!”

    徒弟闭着眼,像是僵尸一样,把头垂下,手里的长香倒转香头,指着地面。

    马先生拿过随身的褡裢,伸进去掏出一把白沙。他把白沙撒在地上,撒得极其均匀,又快又平,很快地面铺了一层。

    他把铁戒指小心翼翼放在白沙中间,道:“起乩!”

    徒弟往下一趴,香头正戳进白沙,整个人都趴在长香上。奇怪的是,长香承载着整个人的重量,居然不断。

    众人看得啧啧称奇,九哥摸着尖下巴,微微点头。

    马先生道:“诸位,我这个起乩和旁人不同。旁人起乩定位,大都是从乩童的位置出发。比如说,现在我们是在沈阳,其他人起乩,路线就会从沈阳出发,一路奔向目的地。可我这个起乩不同,是从终点往回倒推,你们看到白沙上的铁戒指了吧,那就代表了先祖的尸骨所在,起乩的始点就是从那里开始。”

    九哥道:“马先生不必解释,自行作法就是,所谓道术神通,殊途同归。不管你是白猫还是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你若真能帮我们家找到先祖的尸骨,那就是大功一件。”

    马先生继续作法,他蹲在白沙旁,两根手指掐住长香的香头,慢慢提起来。别忘了,香上面还压着他徒弟,可马先生就凭两根手指,就能抬起他徒弟,而且让长香不断,这一手还真绝,众人看得目不转睛。

    圆通和尚在旁边点头:“天下果然多奇人异士,藏龙卧虎啊。”

    颜玉庆哼了一声没说话,直愣愣瞅着,不放过一个细节。

    马先生把香抬起来,慢慢挪动位置,放到铁戒指旁边。他的起乩定位是从终点处倒推,这倒有点意思了。

    定好了位,马先生缓缓把自己的手指撤出,他的徒弟开始动了。

    徒弟此时身体僵硬,如同提线木偶,动的姿势也诡异,绝对不是自发而动,好像冥冥之中被什么操纵着。他带着长香,在白沙上出现七扭八拐的痕迹。马先生蹲在旁边,用一种奇怪的尺丈量着痕迹拐动的方向和长短。

    我心念一动,忽然想起很久之前,我曾经听王二驴说过的一段经历。

    王二驴曾经跟踪解罗到了一处小渔村,在小渔村一所临海的宅院里,解罗用两个乩童起乩,定位犀听的海上位置,后来才有的我们跟着他到蛇岛。

    我没亲眼见过解罗起乩,不过听王二驴讲述的细节,倒和眼前的马先生有几分相似之处,难道这位马先生和解罗有渊源?

    我正想着,忽然圆通倒吸了口冷气,场上发生了变化。我赶忙回过神去看,这一看吓了一大跳。

    马先生的徒弟,突然开始大口喷血,他这个血不是从嘴里“哇”的吐出来,而是润物细无声,从嘴角往下淌,汇集成一道血线,溅落在白沙上,红白之间极为扎眼。

    圆通老和尚双手合十,不停念叨,“善哉”。

    马先生并没有让起乩停下来,还在让他徒弟坚持。长香在白沙上越走越慢,嘴里吐出那血都快成血泊了,泡在白沙上,路线已经模糊不清。

    能看出马先生在强烈抑制自己的情绪,两只手都在颤动,紧紧盯着自己的徒弟。

    徒弟操纵着长香,到最后几乎一动不动,好半天才动一下。马先生脸色苍白,嘴里喃喃:“再坚持坚持。”

    徒弟张开嘴,嘴里吐出来的血几乎血如涌注,吓死个人,至少吐出好几百CC。

    马先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上去一捏徒弟的后脖子,徒弟本来僵硬的身体顿时变得软绵绵的,手里的两根长香“啪啪”两声,极为清脆的断了。

    徒弟一头栽向血里,马先生用手托住。我赶忙过去,帮他扶起徒弟。马先生竟然眼眶里有眼泪打转,他吸了一下鼻子,冲我点点头,低声说,“多谢”。

    我帮他把徒弟平躺在地上,徒弟脸色惨白如纸,没有呼吸,跟个死人一样,满头满脸都是吐出来的血。

    圆通和尚过来,双手合十说:“马施主,贫僧略通医法,要不要我给贵徒看看?”

    马先生抑制住强烈的悲痛,“多谢长老,这是起乩元气反噬,休息休息就好,只是苦了这孩子,好不容易练到现在的童子功,大半散去。”

    马先生抱起徒弟往外走,九哥坐着没有起身,说道:“马先生,别这么走,起乩预测到什么了,把话说清楚。”

    马先生心情难平,还算能控制住自己,并没有对九哥出言不逊,客客气气说:“大约能测到位置,确实是在齐齐哈尔附近,具体地点需要到那里才能知道。九哥,我道法粗浅,只能做到这一步,对不起了。”

    九哥点点头:“有劳。”

    马先生抱着他徒弟下去了。

    九哥看看表:“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说。”

    众人没有过多的交谈,各自散去,自有服务员把每个人引到各自房间。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马先生郁闷悲痛的表情,他徒弟满嘴是血的情景。

    黄小天说过,这件事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我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起来个大早,服务员带我去吃早饭。

    我匆匆忙忙洗漱一下,跟着出来,到了一楼餐厅,早饭是自助的,东西挺丰盛。九哥已经来了,颜玉庆和圆通和尚在旁边陪着。

    我过去坐在桌前,九哥气色不好,瘦削的脸上呈现出病态嫣红,他说道:“大家都来了,马先生昨晚和他的徒弟已经先行离开。如今大浪淘沙,只剩下你们三个高人了。”

    我看看颜玉庆和圆通。他们两个老狐狸都眼观鼻鼻观口,不说话。

    颜玉庆那么嚣张的一个人,这时候估计也掂量出深浅来了,开始装夹尾巴狗。

    九哥打了个响指,旁边人递过来一张东北地图,他在桌子上展开,给我们看。在地图齐齐哈尔附近,有一个标记出来的红叉。

    九哥用手比划了一下:“这是马先生找到的大概位置,方圆在几十里左右。我想了一下,咱们今天启程去齐齐哈尔,先行一步到那个地方,到了之后你们三人再各显其能,寻找到尸骨的确切位置,这样把握能大一些。”

    圆通和尚双手合十,“善哉,善哉。”

    九哥也不和我们废话,咳嗽着站起来,“先吃饭吧,吃完了收拾收拾东西到机场,坐专机过去。”

    他走了,剩下我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圆通和尚先行去盛饭,桌旁只留下颜玉庆和我。颜玉庆拉着椅子过来,低声说:“冯老弟,到了齐齐哈尔还得咱们哥俩可得互助互力。这件事不一般啊。”

    “怎么讲?”我问他。

    颜玉庆摇摇头:“现在还看不出来,总觉得水很深。”

    这小子是滑头,套话套不出来,我问他:“颜先生,你这么卖命,是不是九哥答应给你什么好处了。”

    颜玉庆笑:“九哥是省城大佬,掌控的资源和人脉正是我需要的。我的目的是秉承师父的志愿,在大陆开宗立业,九哥是我的一大助力嘛。”

    我们正聊着,圆通和尚端着一大堆吃的回来。颜玉庆嘿嘿笑,低声说:“这和尚不简单,大智若愚,装疯卖傻,你小心点。”

    我对圆通的印象很差,点点头,“都小心。”

    颜玉庆笑笑,没追究我说的“都小心”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连他也小心上了。

    这时圆通回来,坐在我旁边,拿起油条吃:“你们刚才说啥呢?”

    颜玉庆大笑,学东北人说话,“没啥,没啥。”笑着去吃饭了。

    看他走了,圆通和尚低声对我说:“冯施主,小雪曾经跟我聊过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