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六章 妖气

    圆通和尚说,小雪和他聊过我。说实话,我挺反感的,你们没事议论我干什么,便“哦”了一声,对于其中的细节一点都不感兴趣,敷衍了事。

    圆通道:“小雪让我给你一样东西。”说着,从僧衣里掏出一物放在桌上。

    他拿出来的是一个极为精致的葫芦,大概小拇指大小,通体晶莹,应该是什么装饰品吧。我勉强有了些兴趣:“这东西是玉的吧?太贵重了。”

    圆通和尚笑眯眯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的任务就是把东西给你,你就拿着吧。”

    “奇怪,小雪怎么不当面给我?”我疑惑。

    圆通和尚道:“小雪知道你在这里。”

    我有点不太高兴,这小雪怎么这么多事,估计是她介绍的亮先生差点把我整死,她于心不忍吧,想补偿我。

    我也不客气,把葫芦拿在手里把玩,看到上面刻着细如蚊蝇的繁体字,勉强去看,是“大千世界”四个字。我看向圆通,圆通笑:“后面还有字。”

    我翻到葫芦背面,后面写着一个繁体的“齐”字。

    还没等我细细把玩,颜玉庆端着吃的过来,我不便多看,随手把葫芦揣到兜里。

    等吃完了饭,我们三人跟着工作人员出来,到了地下车库,安排一人上了一辆车。车里只有一个司机,再无外人,玻璃都是磨砂的,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

    车子发动开了出去。司机戴着墨镜和耳麦,不和我说话。我在后排座昏昏欲睡,能有大半个小时,车子停下来,有人打开车门。下了车我才看到,已经到了沈阳机场。

    早上风很大,我冻得瑟瑟发抖,那司机做个手势,示意我跟着走。我们进了机场,竟然走的是贵宾通道,我看得稀奇。登机检查的时候出了麻烦,机场工作人员发现了毛球。

    工作人员让我办理宠物托运,这可麻烦了,毛球可不是什么一般宠物。我好说歹说人家都不通融,这时候,从里面又出来一个工作人员,两人耳语了几句,然后抬手放行。

    我猜想,估计是九哥的安排。以后如果到远地方,需要坐飞机,到时候怎么携带毛球上机还真是个麻烦事。

    通过贵宾通道,坐上大巴,在机场内部开了能有五分钟,到了拱形机库,里面停着一辆客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我上了飞机。

    登机之后,被人引到一处包厢休息,只有我一个人。我闭目养神,索性什么也不想了,爱咋咋的。

    发动机声响,飞机缓缓开动,出了机库。我靠在椅背上休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两个小时以后,飞机颠簸中渐渐降落,我擦擦眼看看外面,到了一座新的城市,应该是目的地齐齐哈尔。

    从许哥介绍我到沈阳认识九哥,现在莫名其妙又到了齐齐哈尔,感觉人生像坐过山车一样。

    飞机到了机场,进了机库。工作人员领着我出了飞机。等出了机库,空旷的机场上寒风凛冽,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苍茫大地。除了我和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再看不到其他人。

    我心里惴惴不安,这是把我绑架了吗?不至于吧。

    远处开过来一辆吉普,门打开了,车里有人招呼我:“上车。”

    到了车里,看到有几个人在,都是年轻人,男女都有,表情很严肃,他们穿着黑色的特制冲锋衣,一看就是经常野外工作,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风霜。

    跟着车晃晃悠悠不知过了多久,开到一处县城。

    车子停在一家酒店旁边,众人纷纷下车,我只好跟着下来。此时此刻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完全糊涂了,索性走一步看一步。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我开了房间,身上都冻透了,又冷又乏。我脱了外衣,正准备歇会儿,外面敲门。强忍着疲倦把门打开,门外是工作人员,告诉我马上又得走,一会儿到楼下集合。

    关上门我就炸了,用人没这么用的,这个九哥也太霸道了吧,商量都不商量,就把我弄到这鬼地方。

    腹诽归腹诽,该干还得干,已经上了贼船。我索性不想了,人家怎么安排怎么是。

    出了宾馆看到路边挺着一溜车队,我看到了圆通和尚,他上了前面的那辆车。不知怎么,以前看圆通就烦,现在这种场合下看到他,反而有种心安的感觉。

    车队出了县城,一路晃晃悠悠进了山道,周围大山林立,万木萧瑟,顺着盘山路一直向上,最后停在山腰。

    所有人都下了车,我跟着众人来到山崖前,这里有一处颓废的古城墙,临着悬崖,能看到远处的群山连绵。

    这里风很大,人人都穿着厚厚的冲锋衣,我身上的棉袄已经透了,冻得手脚冰凉,毛球更是钻进内兜里再不出来。

    九哥在人群里,他也来了,浑身上下裹着像头狗熊。他人很瘦,衣服却极厚,可见此人非常怕冷,偏偏双腮泛着异样红色,看起来像个发高烧的病人。

    在九哥的旁边跟着两个医护人员,其中有一个竟然拿着氧气设备。我暗暗皱眉,在沈阳的时候,九哥身体状态还好,没想到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

    九哥显得一种病态的亢奋,指着远处的群山说:“诸位,我老祖宗的尸骨就埋在那片山里。”

    在场能有二三十号,大多是年轻人,谁也没有说话。

    九哥咳嗽了一声:“颜先生。”

    颜玉庆从人群里出来,九哥道:“马先生起乩找到了大概方位,就在这里。下一步确定具体的位置,还要劳烦你的茅山道法了。”

    颜玉庆笑:“好说好说。只是这里山风太大,需要另择避风之地。”

    九哥道:“这个好说,跟我来。”

    两个医护人员过来搀扶着他,他在前面走,众人在后面跟着,我们进了这片古城墙。

    古城墙看起来有点像长城,延绵很长,每隔数米有一座类似烽火台的建筑,空间很大可以避风,只是没有照明设备,大白天的阴森至极。

    颜玉庆把随身的包裹放下,让大家让开一块空白之地,他从包裹里取出一管毛笔。

    他道:“我需要一个志愿者,最好是处子之身,能提供鲜血来用。”

    人群中默默走出一个女孩,把袖子撸起来,露出白皙的胳膊。

    颜玉庆走过来,手里多出一把刀,对女孩说:“你胆子挺大。”

    那女孩看看九哥,眼神里都是敬仰之情:“只要九哥需要,不光是血,要我的命都可以。”

    九哥坐在简易的椅子上,脸上扣着氧气罩,正在吸氧。听到这句话,指着女孩说:“好!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子弟兵,用的就是放心。各位,我谢谢大家了。”

    他冲着所有人鞠了一躬。

    这一手太厉害了,其他年轻人也在踊跃上前,想奉献出自己的鲜血。

    我在后面看着,想不出九哥和这些年轻人之间是怎么一种关系,九哥有军方的背景,很可能利用军方资源训练了一批只忠于自己的年轻人。

    这九哥,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颜玉庆在女孩的手腕上一划,刀锋很快,血涌了出来。颜玉庆掐着女孩的腕子,控制血量,一手拿着毛笔,快速沾血,在地上画符。

    他画的很慢,似乎每一笔都用尽了自己的全力。也怪了,血画在地上,竟然像没干的样子,依然有着一种淋漓的鲜活。

    颜玉庆画了很长时间,在地上画出一个百十来笔的阵法,画完之后,他蹲在地上大口喘气,脸色很差。不光是他,那个女孩因为失血过多,更是摇摇欲坠。

    颜玉庆松开她的手,对医护人员说:“包扎一下吧。”

    女孩整个人就要晕倒在地上,身旁有人扶着她,拉到一旁休息。

    颜玉庆休息了片刻,站起来,向九哥要了铁戒指,放在阵法中。

    他围着阵法走了两圈,道:“此阵名为招魂阵,若是尸骨还有气息尚存天地间,阵法便会有所反应。”

    在场的所有人默不作声看着,真是落根针都能听见。颜玉庆双手结了一个极为古怪的手印,面对阵法,闭上眼帘。

    等了片刻,他忽然睁开眼:“水。东南方是不是有水?”

    九哥赶忙道:“向导呢?”

    人群里有个男人赶紧说:“东南方是个村子,叫三皇庙,确实近着水,那里是讷河的一条分支,村里有很多鱼塘,都是养鱼的。”

    颜玉庆道:“尸骨就在那个村子里,坎卦近水,不对……”他忽然睁大了眼睛:“不对!怎么会有妖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