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七章 寻尸

    妖气?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此时阳光偏斜,忽然黑下来,九哥喊了声开灯,颜玉庆道:“现在不能用光,我的阵法属于茅山黑巫,见不得光。”

    他从包里取出两根蜡烛,点燃后插在招魂阵外面。

    九哥问:“颜先生,何来的妖气?”

    颜玉庆的面色凝重,他用手一指刚才放血的女孩:“你过来。”

    那女孩失血很多,正在一旁休息,听到叫自己,还是走了过去。颜玉庆吩咐:“你到阵法中间,盘膝坐好。”

    我在人群后面看得目不转睛,在心念中问黄小天:“黄教主,他这是要做什么?”

    黄小天道:“我能感觉到阵法中确实妖气冲天,这个阵法能够感应尸骨仅存的气息,此时有妖气,说明所葬之地有问题。现在颜玉庆应该在试验,他想把妖气引导到那个女孩身上,看看会有什么问题。”

    我倒吸了口冷气,这小子也太狠了吧。

    “要不要阻止?”我说。

    黄小天道:“我看就算了,颜玉庆既然能请神,必然也能送神。且看看再说,不要打断作法,咱们也可以看看深浅。”

    我叹口气:“那女孩遭罪了。”

    女孩进到招魂阵中间,按照颜玉庆所说的,盘膝坐好。颜玉庆围着阵法转圈,手里多了一个铃铛,不停摇动。

    女孩本来垂着头坐在那里,忽然抬起头,直愣愣瞅着外面。

    众人都被她的眼神吓到,下意识一起往外面看,外面是空空的古城墙,只有风声,空无一人,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突然之间,女孩惨叫一声,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在阵法里滚来滚去。有人想上前施救,颜玉庆一个眼神给逼回去,他拿着铃铛站在阵法外,让铃铛停在女孩头顶,不停在晃动,“铃铃”声不绝。

    女孩从地上爬起来,一张脸因为沾了地上的血污,极其狰狞,披头散发的,本来挺漂亮挺文静的女孩子,现在成了一个极其可怖的精神病。

    “她的眼睛!”有人喊了一声。

    所有人看过去,女孩的双眼居然变成了深黑色,没有眼白,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把她的眼球挖掉,只留下两个黑森森的洞。

    九哥戴着呼吸面罩,看的双腮绯红,眼神中有极其难言的狂热。

    我忽然意识到,地下埋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先祖吧?九哥的表现太反常了。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每个安排既隐秘又诡异,他到底在找什么呢?

    颜玉庆走进圈子,单腿跪在地上,伸出右手盖在女孩的额头上,嘴里念念有词,喝了一声:“斥!”

    女孩眼睛一翻,向后面倒去。

    颜玉庆单手抄在她的脖子上,把她托住,另一只手成剑指,在女孩的脸上快速凌空画符。

    我看得目不转睛,这小子虽然不招人喜欢,但不得不承认,还真有两把刷子。

    女孩渐渐安静下来,一脸血污的昏迷在地上。

    颜玉庆做个手势,有人上前把她架到后面去了。

    “怎么样?”九哥一边咳嗽一边问。

    颜玉庆没有答话,而是用脚在地上蹭,把刚才写成的鲜血阵法全部蹭花,不留一丝死角。

    这人心思极其缜密,生怕阵法外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掉。

    等弄好了,颜玉庆说了一句让人极其吃惊的话,他道:“九哥,那具埋在地下的尸骨可能已经尸变了。”

    九哥剧烈咳嗽,把脸上的呼吸罩摘下来,旁边医护人员在劝,他根本不听,勉强站起来走路都在打晃,来到颜玉庆近前,直直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颜玉庆神色平静:“有个问题想请教九哥。”

    “颜先生,但讲无妨。”九哥咳嗽着说。

    “尸骨出土后,你打算怎么处理。”

    九哥喘息了一会儿:“家里的意思是另择烈士陵园下葬,毕竟我的老祖宗也算是先烈嘛。颜先生的意思呢?”

    颜玉庆沉默一下说:“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当场焚烧。”

    九哥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颜玉庆也不多说,只是道:“大概地点已经确认,就在东南方三皇庙村,尸体有尸变之虞。”

    “我不要大概地点,我要具体地点。”九哥说。

    颜玉庆抬手指我:“那就要小冯兄弟出马了,他不是说自己能观地气吗。”

    我在人群后面站着,心里咯噔一下,本来以为自己就是凑热闹来了,没想到颜玉庆隔山打牛,直直指向我。

    黄小天在心念中倒吸冷气:“这颜玉庆真不是个玩意,他这是想拉咱们下水。”

    九哥转过头看我,缓缓说道:“今天所有人务必到三皇庙村驻扎,等候下一步通知。”

    这些年轻人训练有素,九哥一声令下,所有人结队而行,我裹挟在人群中,跟着他们一起走。

    车子发动,车队从山腰鱼贯而下,直奔东南方向。

    三皇庙村距离此地不远,在路上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这个村背靠大山,有大河从村子中间穿过,车子开在土路上,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良田。

    按说这样的村子,地理条件这么优厚,应该很是富足才是,可这一路行来,看到的都是低矮民房,很多家连院子都修不起,全村就没有一户家里能盖起二层小洋楼的。

    车队停在村口的老庙,有几个村民正在水井里打水。我从车上下来,看的直皱眉头,天这么冷还在打水,是家里的自来水用不起,还是怎么的?这里也太穷了吧。

    这些村民穿得相当老土,面有菜色,像是滞后时代二十年。

    九哥示意向导过去说话。这向导是个本地通,过去跟那些村民说,要村支书过来讲话,有城里的大老板要来村里投资。

    村民一听这话,个个眼睛放光,撒脚如飞到村委会汇报去了。

    时间不长,从村路上呼呼啦啦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个老头,应该是村支书。大冷的天肩头披着厚棉袄,怎么走都不掉下来,这也算个本事。

    这种会面的事还轮不到我这样的小角色,外面实在太冷,我便拉了车门进去休息。

    十多分钟以后,有人敲车窗让我下去。车队这些人开始分流,散到各个村民家里住宿。应该是和村里谈妥了。

    我跟着九哥他们走。九哥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到了村委会。村委会恐怕是这个村最好的建筑了,现代化砖石结构的房子,能有十来间。

    九哥带着随身的医护人员和助理,还有我们几个道法中人,住在村委会里。

    村支书鞍前马后的伺候,为我们安排房间。

    寒冬天黑的早,现在才下午四点,天色已经擦擦黑了。村支书笑逐颜开,说晚上准备要晚宴,热情宴请大城市来的大老板。说着说着还掉泪了,说这个村太穷,干什么都干不起来,就需要有人来投资,拉整个村子一把。

    九哥听得不耐烦,让他跟助理谈。九哥对我们三个道法中人说:“陪我出去转转。”我、圆通和尚和颜玉庆跟着他出了村委会。

    我觉得挺荣耀的,九哥这种省城大佬,认识那么多道法高人,大浪淘沙最后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三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九哥极其虚弱,却有种病态的亢奋。众人默默在村里前行。风很大,医护人员时时提醒九哥回去休息,他都摇头,走着走着,他忽然转头看我:“小冯,你过来。”

    我到他的身边,低声说,九哥。

    九哥指着前面:“你看看这里的河塘。”

    我们走到田间地头,此处流经大河的支流,水资源相当丰厚,水塘一个接一个,只是现在都结冰了,岸边生满杂草,一片肃杀,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九哥道:“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我家老祖宗一定就埋在这里的附近,说不定就在某个水塘下面。”

    我说:“如果是这样,真要挖起来也麻烦。”

    九哥笑:“这个不用你操心。你的任务就是找到它的确切地点,什么时候方便作法?”

    我在心念中问黄小天。黄小天无奈地说:“现在就可以,但是要确认一个大概范围,因为你只有一分钟的观气时间。”

    我想了想说:“九哥,能不能麻烦村里人把我带到一个能俯瞰整个村落的高处。”

    九哥点手叫过助理,让他去安排。

    助理会意,匆匆走了,时间不长把村支书叫来。村支书听了我的要求,仔细想了想说,“要观察整个村子,最好的视角就是在村口老庙的房顶,那上面是全村最高的地方,一览众山小。但是呢……”

    后半句他没说。

    九哥有些不高兴:“怎么?”

    村支书说:“庙里供着一个大仙儿,虽说早就没有香火了,但爬房顶毕竟要踩在人家的头上,这个,这个……”他“这个”了半天,小心翼翼说:“得罪了神明,总是不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