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八章 地气

    九哥听村支书说老庙里供奉着大仙儿,他笑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小地方能出什么样的神圣。”

    我们一行人没有坐车,顶着寒风溜溜达达回到村口,老庙就在那里。我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这座庙。

    此庙修在一棵老槐树的后面,前方有土高台,整座庙占地面积挺大,破败不堪,连门板都没了,四面承重柱剥落得很严重。透过大门看进去,里面四处蒙尘,黑森森的。

    众人顺着台阶走了进去,庙里空空,只有一座神龛和供桌。神龛后面立着一尊女人的雕像,穿着古代的宽大袖袍。这雕像不知是照着哪位神立的,很是陌生。不过从雕像看,这个女人的原型应该挺漂亮,面庞圆润。只是年代太久,颜色剥落,雕像的土块掉了不少,尤其是脸部,几乎坍塌了一半,看上去有些阴森和诡异。

    九哥盯着神像,眼色很奇怪,说不清是什么表情。他问村支书,这是哪位大仙儿。

    村支书披着老棉袄说:“诸位老板,你们看没看过《西游记》?《西游记》里有一出老戏,叫三打白骨精。我们村这座庙的老仙儿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她就是三打白骨精里的那个白骨夫人。”

    这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九哥意味深长的笑:“有点意思,你是说这个神像是白骨精?”

    村支书好像挺怕这尊雕像:“白骨夫人,白骨夫人,不好说白骨精。”

    “有什么典故?”九哥问。

    村支书说:“说这话时间长了。打我小时候就记得有这么尊神像,后来到了动乱年代,我们这也出造反派,一群革命小将要来砸这尊像,怎么劝都劝不住。最邪的是,这些砸像的小将日后都不得好死,横死暴毙了好几个,后来也就没人提砸像这一茬了。改革开放以后这里重修过,后来没啥香火了,我们村实在是穷,人都养活不好,谁有闲钱供神仙,一直就这么到现在。”

    九哥笑着摇摇头:“我走遍大江南北,供什么的都见过,甚至还见过供奉老鼠,就是没见过供奉白骨精的。算是你们这里的地方特色。”

    他转过头看我:“小冯,你害怕吗?”

    我看看神龛上破败不堪的神像,心想怕不怕这个活儿都得干,还不如硬气一点,便说不怕。

    九哥点点头:“好,事不宜迟,老支书麻烦你,村里有没有梯子借我们用用,让我们的小法师爬到房梁上。”

    村支书嘴唇颤颤:“真爬啊。”

    旁边的助理不耐烦:“让你去就去,怎么这么多废话。”

    村支书嗫嚅地说:“我不是怕别的,这么大的风,到房梁上有危险。”

    “有没有危险跟你没关系。”助理呲哒他。

    九哥摆摆手,示意助理不要这么说话。他走到村支书面前,伸手整理了一下老支书的衣领子,拍拍肩膀,说:“你听我说,我来这里是有重要的大事,你只要好好配合,到时候我就在你这里建厂子,帮着乡亲们脱贫致富。”

    村支书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出庙安排去了。

    庙里仅剩我们几人,外面天寒地冻,寒风吹了进去,冻得我瑟瑟发抖。我发现颜玉庆和圆通和尚真是高人,他俩穿的极其单薄,这样的风里居然一点都不冷,脸色如常。这两个人确实有道行在身。

    九哥看着雕像,问我们三人有什么看法。

    颜玉庆笑着摇头:“木头橛子一个,乡间的淫祠崇拜罢了。”

    圆通和尚没答话,只是念着阿尼陀佛。

    我更是看不出来,坦白说不知道。

    九哥对神像很感兴趣,围着转了两圈,说:“可惜剥落得太严重了,仅仅能看到一小半的脸,如果能看到原貌就好了。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听他这么一说,我重新打量神像,看着那半张脸,生出奇怪的感觉,神像的这位女人我也好像在哪见过。

    正想着,庙外有声音传进来。村支书领着一帮村民来了,扛着一个七八米长的木头梯子,正往房梁上架。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不但冷,还是旋风,吹得老庙前暴土飞扬,迷得众人睁不开眼,用棉袄挡着脑袋。

    我心怦怦跳,抬头看看高度,真是法克鱿,这庙少说有三层楼高。这要爬上去,这么大的风,一脚踩空掉下来,还不定怎么回事呢。

    这阵邪风终于吹过去,众人把梯子搭好,好几个人扶着,村支书对我说:“小兄弟,行了,上吧。加点小心。”

    我硬着头皮来到梯子前,顺着往上爬,众人在下面看着。

    刚爬了几步,忽然从村路上跑来一个汉子,手里拿着锄头,指着我们喊:“干什么!”

    村支书赶忙招呼:“拦住他。”几个村民过去死死把这人按住,九哥问村支书:“这是谁?”

    村支书不屑地说:“是我们村的二傻子,不用管他,满嘴都是疯话。”

    那人挣扎着,像野兽一样叫:“你们城市人就是来祸祸我们村的,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九哥皱眉:“我看这人说话挺清楚,不像是傻子。”

    村支书道:“这人是老光棍子,家徒四壁,连媳妇都说不上,还是一根筋,认死理,整天神神叨叨,说村子这么穷,就是因为地底下埋着什么尸首。我们村都没人搭理他。”

    那人挣扎着上前,手里的锄头早就抢走了。他来到九哥面前,给九哥作揖:“城里人我求求你了,一看你就是他们的大老板,你发句话,赶紧走吧,我知道你们干什么来的。”

    九哥不动声色:“我们干什么来的?”

    “你们不就是奔着……尸首来的吗,”他说了半截,“反正我不能让你们找到它。”

    九哥道,“你说明白了,我们是冲什么来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人挺憨厚的面相,不会耍心眼。被九哥逼问,脸红脖子粗,脖子一梗:“反正你们必须要走。”

    九哥不耐烦,挥挥手让别人盯着他。九哥催促我:“小冯,赶紧的啊,别停。”

    我答应一声,继续往上爬。

    那憨人瞅别人不注意,突然犯了牛劲,挣脱了跑过来,对着梯子就是一脚。我正爬到半高,梯子突然打滑,我吓得叫了一声,抱着梯子一身冷汗,幸亏其他人及时扶住。

    我火了:“把这个疯子看住了!再这样我不爬了。”

    那人被其他村民抓住,用绳子捆上,村支书勃然大怒:“压到库房去,先关两天,冲撞了城里的贵人,杀你两个脑袋都不够!”

    那人被五花大绑押走了。

    出了这么个小插曲,我眼皮子直跳,觉得浑身不舒服,速战速决吧,赶紧顺着梯子爬到最上面。房瓦破落,踩上去嘎吱嘎吱乱响,我小心翼翼从梯子下来,在房梁上爬着走。

    到了最高处,这里有一处飞檐,我扶着慢慢站起身,狂风大作,吹得浑身都透了。我强咬着牙,俯瞰了一圈村子。

    从上面看下去,更全面的看到这个村子是真穷,入眼处全是土木的破房子,远处是斑斑点点的鱼塘。

    我在心念中说:“黄教主,看你的了。”

    “来了。”黄小天说。

    我全身一热,心脏狂跳,一股麻疼从后背的一点散发出来,继而扩散全身。我浑身哆嗦,在房梁上打起了摆子。

    下面有不少村民看着,村支书喊:“小兄弟,你稳当点。”

    现在的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左摇右晃,黄小天窜窍成功。我揉揉眼,开始观察整个村子的地气,这一看发现问题了。

    借助黄小天的神通,我有过几次观气的经验,不管是什么环境,地气都是氤氲在地表之上的,有些像温度高的热空气,渺渺而飘。而这个村子的地气则非常奇怪,并不是飘在地表,而是封在地面以下。

    整个村子的地面类似一种不透气的透明膜,地气在地下涌动,形成数道类似蜘蛛丝一样的脉络,缓缓涌向一个位置。

    我揉揉眼仔细看,所有的地气都在以极缓慢的速度,涌向那里。就像是存在一个地下的黑洞,把地气都给吸走了。

    我忽然意识到,这地方这么穷,会不会和这种古怪的风水有关系。

    地下黑洞氤氲着浓浓黑气,浓而不散,就在远处。看着看着,我生出一个极为诡异的感觉,我在盯着那个黑洞的同时,黑洞里似乎存在着什么无法想象的东西,正在回望着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