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一百五十九章 二傻子

    地下的那团黑洞,是整个村子地气涌向的终结之点,黑得十分深邃,使我的目光无法移开,里面似乎存在着什么东西,正在回望着我。

    我看得入神,精气神似乎都在随着地气,一起涌向那团黑暗的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心念中黄小天大声道:“小金童,这是心魔劫,快醒悟!”

    我头脑中有一丝清明,但还是贪恋那团黑暗,似乎抛下了沉重的肉身,化成轻盈的灵魂,正在涌向那里。

    突然我的心脏重重一抖,强烈窒息感传来,凭空打了个激灵,眼前的地气渐渐消散,再也看不到了。我这才清醒过来,黄小天从窜窍的状态已经回去了。

    我赶忙说:“黄教主?”

    黄小天有气无力:“小金童,差点被你害死了,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

    “什么?”我问。

    黄小天喘着气说:“修行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劫难,所谓三途八难,其中有一关名为心魔劫。这个心魔并非钻入你心中的邪魔,而是外物所扰,或是内心生像,若沉迷其中,便是入魔了。不过说来该着,我现在本尊在深山内修行,一路畅通,还并没有经历心魔劫,难道借着你的身体要来了?”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惴惴不安。

    我也有点后怕:“那团黑暗的地气到底是什么,太有魔性了,让人一看无法自拔。”

    黄小天道:“那里恐怕就是尸骨所在,所葬之地如此妖邪,实在无法想象。你自己多加小心。”说完,他悄然无声。

    等他走了,我才完全缓过神来,风很大,吹得浑身冰凉。我哆哆嗦嗦一路爬回梯子,从上面下来。

    众人围过来,九哥在最前面:“兄弟,怎么样?”

    我冻得嘴唇都紫了,村支书赶忙让一个村民脱了老棉袄披在我的身上,我颤抖着说:“找到了。”

    “在哪?”九哥急着问。

    我犹豫一下,人多嘴杂的,做个眼色,拉着九哥到一边,把刚才观气的情况说了一遍。我道:“九哥,那个埋尸地点妖邪无比,即使要挖也得慎重。”

    没想到村支书一直支棱着耳朵偷听,不知他听去多少,过来插嘴说:“我说老板啊,真让那二傻子说对了,你们是来挖尸首的?”

    九哥不耐烦,也不屑再藏着掖着,直接挑明说:“我是来找先祖的尸骨,他是抗日先烈,很早以前埋骨于此。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们村的。”

    村支书支支吾吾:“在我们村挖东西,上级不允许啊,我们得担着责任……”

    九哥根本不搭理他,对我说:“小冯,带我去看看那地方。”

    众人离开老庙,在我的带领下往那团黑暗处去。村支书还在磨磨唧唧,助理把他拉到一边,说了一通,不知给了什么好处,村支书不放声了。

    我在前面走得很慢,心里忐忑不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无法确定挖尸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走了很长时间,终于到了那个地方,靠着一片大水塘,地面冻得邦邦硬,四周一片荒芜的田野,杂草丛生。我用脚跺跺地面,说,就在这下面。

    九哥看了看,回头吩咐助理,“把小的们都叫来,带着工具,开挖。”

    “慢着!”有人喊了一声。

    众人看过去,说话的竟然是圆通和尚,他双手合十而出,“九哥,此间地气汇聚,下面妖邪未定,千万不可轻易动土。”

    “那依你说怎么办?”九哥问。

    圆通和尚一笑:“我来此地正是为了这个,寻尸定位非我所长,几位高人都已经做了。现在呢,该轮到我了。我的能力是开土掘尸,防止地煞之气冲泄害人,地下的尸骨不遭破坏。”

    村支书瞪大了眼睛:“长老说得对,不能乱动土,否则整个村子都有劫难。”

    “这并非危言耸听,”圆通说:“地煞之气一旦泄露,和核泄漏没什么区别,都是自然中污秽之源,轻则瘟疫,重则方圆之内寸草不生。”

    九哥道,你说怎么办。

    圆通说:“我看今天就这样吧。天色已晚,天寒地冻月上中梢,不但冷而且晚上阴气也重,实在不适合挖土,明天一早赶个太阳天,咱们再挖。”

    九哥勉强同意了。

    圆通道:“在挖以前,今天晚上必须要做几样工作。”九哥让助理和村支书全力配合圆通。

    圆通交待,先在这里搭建帆布和凉棚,上面要能遮挡阳光,四面还要通风。既然请尸骨,就要准备好成殓的容器,考虑到尸骨或许已经散了,不适宜用棺椁,最好是准备一尊骨瓮,也就是大个的坛子。

    最后圆通道:“棚子搭好之后,贫僧今晚要在这里诵经超度,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都安排下去,众人都回去休息了。我走得慢,听到圆通正在询问村支书,今天来捣乱的那个村民叫什么,关在什么地方。

    村支书说,那二傻子叫莫大军,押在库房里。

    我故意慢慢腾腾走着,和尚打听这个干什么?我对那个捣乱的村民没什么好感,他踹梯子差点没把我摔死。冷静下来想想,那人好像确实知道点什么。

    回去之后,村里安排吃了饭,我很早就躺下了。到了晚上,村里万籁寂静,寒风劲吹。

    我带上毛球,小心翼翼从村委会出来,见无人察觉,一路来到了埋尸地点。

    远远看到黑森森的荒地里已经搭好了棚子,非常结实,上面盖着帆布。棚子里亮着一点光,我没敢靠近,躲在树后面看着。

    棚子里只有圆通一人,他手持白蜡,正在打转。这和尚神神鬼鬼的,不知搞什么名堂,我对他始终保持着戒心。

    圆通转了一会儿,持着蜡烛出来,顺着田间地垄往远处去,黑森森的荒地里,狂风大作,那团小小的火光却始终不灭,随着和尚远去。

    我犹豫了一下,蹑足潜踪,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和尚走得很快,脚步如飞,我一顿小跑才能跟上。

    圆通大晚上的这是要干嘛?他举止诡异,形如鬼魅,一阵风似的到了村尾。

    我在后面跟着,看他到了一处低矮的门房前站住,举蜡烛看了看,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把挂在门上的锁开了,走了进去。

    我跟在后面,来到后墙,听着里面的声音。院里传来很低沉的声音,像是两个人在说话,听得十分不真切。

    我犹豫了一下,向后退了两步,猛地一个加速,想从后墙爬上去。这一招许哥曾经用过,人家用的这么利索,轮着我就费劲了,爬了好几下都没上去。正在满头大汗的时候,院子里传来圆通的声音:“门没锁。”

    我心里咯噔一下,说我吗?我正愣着,圆通又道,“进来吧。”

    我只好转到前面,推门而进,进到里面是院子,对面有一间破屋,里面亮着莹莹之光,门开着,能看到圆通正在和一个人说话。

    我走过去,看到和圆通说话的人,浑身五花大绑,正是今天白天来捣乱的那个人,被村支书说成了二傻子,本名叫莫大军。

    圆通看我,笑眯眯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所以一直在棚子里等你,等你到后我才走的。”

    我咽了下口水,这和尚真是高深莫测,我那么小心翼翼的,居然被他发现了,一切似乎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圆通道:“我没意思,意思全在他身上。”他指着莫大军。

    他蹲在莫大军身边,用蜡烛对着他的脸:“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吧。”

    莫大军脾气还挺横:“和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些城里人都是一伙的。”

    “现在唯一能阻止这件事的人只有我,”圆通和气地说:“我是打入敌人内部的自己人。明天一早,就会挖尸……”

    莫大军挣扎着:“千万不能挖,挖了要出大事!”

    “那你把话说明白。你被绑在这里本来就什么都做不了,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圆通说。

    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这样,莫大军对我们不信也得信。他垂着头,好半天道:“好吧,我知道你们在挖什么,你们在找一具尸首。”

    圆通看我:“冯施主,你把这里所有的门都关上,然后守在门口。”

    我狐疑,难道这么晚还会有别人来?圆通说的话不容置疑,我乖乖听话,把里里外外的门关上,站在门口。

    莫大军喘息着说:“你们或许不知道,这个村子在很早之前曾经灭亡过,当时所有的村民三天之内死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