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一章:现状

    ‘咕咕,咕咕咕。’

    “古古古,古古古古古。”

    两道声音重叠,一道是水里的鼓泡声,另外一道却是稚嫩的牙牙学语。

    游姊(zi)扬起脸,用手摸了把脸,清水顺着脸颊落到下巴,滴落在地,另一手摸在了紧挨着自己身边的小娃。

    她道:“多长时间?”

    游小彦如同小大人般,他板着手指,算了半响,才道:“五个五十,一个二十。”

    大概四分多钟,游姊不由叹气一声,前世的她是个潜水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最好的成绩是在水里憋气十二分三十一秒,她有信心,再多给她几年的时间,定能破了吉尼斯纪录。

    可偏偏,一次潜水过程中的离奇遭遇,等她再次睁眼,便成了一个十三来岁的小丫头。

    而她与生俱来的天赋,好像根本没有一起穿过来。

    不过也还好,这具原身的底子还好,按着前世的法子练习,如今在水盆里已经能够闭气两分多种了。

    游小彦仰头一脸期望的问道:“姐姐,我还能吃鸡蛋吗?”

    瞧着可怜兮兮的模样,游姊很想将他抱在怀里,可惜的是自个身子也小,抱是肯定抱不住,只能扛着。

    她竖着一根手指在嘴边,小声道:“鸡蛋今日怕是吃不成了,等下姐姐给你抓鱼去。”

    游小彦拍着两只小手,很懂事的无声高兴着。

    游姊让他先出去和小伙伴玩,等抓鱼的时候再去叫他。

    看着小娃高兴的跑开,她却要留下来做苦力。

    只身穿越过来,有个可爱懂事的弟弟,对于前辈子是孤儿没有任何亲人的她,已经很不错了。

    可惜,却摊上了一个后娘。

    有了后娘,自然就有了后爹,还加上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后姐。

    光是想想,便知道这样的日子不好过。

    也确实不好过。

    “游姊,你这个杀千刀,是不是偷了鸡蛋?谁家的丫头像你这般馋的,尽知道吃吃吃。”龚氏插着腰挺着肚子,一脸的怒气冲冲,此时恨不得打开院门,让村子里的人好生瞧瞧,家里居然跑出来了个家贼。

    游姊起身本想反驳,可她隐隐约约看到了后屋一个高大的身影,眼眸一闪,道:“小娘,鸡蛋少了么?”

    “家里六只正生蛋的母鸡,只捡了四个鸡蛋,你说少不少。”听到‘小娘’这个称呼,龚氏就来气,伸手指着她道:“准是你这个嘴馋的丫头,我肚子里的都还饿着了,你倒是先吃上了。”

    “怎么可能只有四个?我和卫兰姐姐一起捡的鸡蛋,当时还是卫兰姐姐放到了库房,一共五枚啊。”游姊捂嘴惊讶,眼神微闪,仿佛不可置信的道:“不会是卫兰姐姐……”

    “屁话,我家兰儿怎么会偷食。”

    “够了。”游利仁掀开门帘,瞧着自家的闺女正忙得满头大汗,而那人却还在屋子里躲懒,再联想到闺女说的话,准是卫兰那丫头偷了东西,又在她娘前面栽赃给他闺女,顿时心中就不满,他沉声道:“你家闺女不会偷,难不成我家闺女就会偷?这大白天在家里躲懒,在村子里也就独一份了。”

    说完,摔门离开。

    龚氏瞧着这一幕,除了生气以外,还有一些的担忧。

    她是二嫁,嫁给游利仁时,身边带着的是前夫留下的闺女,卫兰。

    一开始,游利仁对待卫兰的态度还算不错,可如今,却带着一丝的不耐。

    自家闺女哪都好,唯一一点不好的便是懒惰好吃,就是面子上的活都不愿意干。

    “臭丫头,准是你偷吃了鸡蛋,下次被我抓住了,准有你好看。”龚氏怒然,如果不是这个臭丫头,兰儿怎会被牵连到。

    哪里知道,游姊直接将手上的篮筐一摔,道:“我就吃了怎么呢,卫兰都偷吃了,我是我爹的亲生闺女怎么不能吃。”

    瞧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龚氏左右一望,就想寻个东西好好揍她一顿。

    “你揍啊,只要你揍了,我就跑到村子里喧嚷,后娘为了自家的闺女虐待夫家前妻留下的女儿,我看你们还能不能在村子里待下去。”游姊仰头一笑,那模样是生怕龚氏不敢揍一般。

    孟氏的动作一顿,深深吸气两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掌控不住这个臭丫头了,扭头挺着大肚子往里面走,省的见到她让自己难受。

    游姊抿嘴一笑,从她穿过来到如今,已经有两个多月,一开始不敢冒头被龚氏两母女压制的快喘不过气来。

    好在渐渐摸清了这家人的秉性,才让她和她这具原身的亲弟弟游小彦好过一些。

    她原身的亲生娘亲并不是去世,而是与爹和离离开了。

    要知道,两人和离在村子里相当于百年一遇的事情,据说引起好大的轰动。

    也怕正是因为如此,被外人笑话多了,极为的好面子。

    游姊倒是很佩服她的娘亲,在这个年代,休妻倒是常见,可磨得和夫家和离,也算是她的本事。

    只是可惜,这两个月以外,她的亲生娘亲都没有露过面。

    而她的后娘,每日里就会挺着个大肚子狐假虎威,家里什么活计都堆到她的身上,而她带来的闺女卫兰,如同个姑娘般,只要爹不在的时候,准在躲懒,爹在的时候,也还是躲懒,整一个懒丫头。

    不过好在,顶着个后娘的身份,到底不敢做的太过,不然真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目前,也只能把住这点牵制着后娘后姐,不然他们两姐弟的日子,可真就太难过了。

    该做的家务活都给做完,游姊便起身出门离开。

    至于堆在旁边还未洗的衣裳,她是视而不见,总得留下一些事给她们两母女不是,不然惯习惯了,以后光是家务活她都得从早忙到晚,她才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而且,她爹如今气在头上,却也是亲眼看着她在做活,真要追究起来,恐怕讨不到好的还是龚氏两母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