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章:桃湖

    游姊出了院子,便朝着湖泊的方向而去。

    他们这个村子叫水临村,顾名思义,便是村子里的边头,挨着一个湖泊。

    湖泊不小,名为桃湖,远远的望过去,如同桃子一般。

    游姊期初发现这个湖泊时,如果不是周围有人,恨不得跳下去畅游一番。

    只是可惜,一天之中,除了晚上,桃湖边上都有人。

    倒不是为了钓鱼,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如果不是穷到实在吃不上饭,绝对不会钓鱼来饱肚,更不会钓些鱼后,赶集的时候去换钱填补家用。

    游姊曾旁侧的问到过,才知道,不是不吃,而是因为吃的太多,有些厌了。做鱼无非就是炖汤,哪怕是放了一些的生姜去除腥味,可难免还是会带上一些,并不是所有人都爱。

    再来,不止他们村子挨着湖泊,就是镇上的南边,挨着的便是一条大海,那边的渔民靠着大海为生,每日打到了鱼便在码头叫卖,他们湖泊里的鱼又怎么能比的上海鱼,除了极为珍贵的价钱贵一些,一些平常的海鱼,他们才会愿意掏钱买。

    至于湖里、河里的鱼,只要花上一些时间便能弄到,世人又何必花钱买。

    因为这个桃湖,水临村乡亲的日子比其他村子要来的好一些。

    最起码,在大旱年,村子里的收成虽然不会很好,却也不会颗粒无收。

    相比起其他村子的日子,水临村乡亲过的日子要好上一些,毕竟水养人不是。

    游姊一边走,一边想着。

    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她如今的家里,虽然有个后母在,条件却到底不差。

    虽不至于顿顿是肉,可半个月里,总能见到一回肉荤。

    可就是因为半月才有一次,每到饭桌上见到肉荤,那筷子飞舞的快要打起架来。

    为何?

    自然不是就他们这一房,而是整个游家的人都在,可真的能称的上是一大家子,手不快,肉腥都沾不上。

    “姐!”游小彦见到姐姐,连忙大喊一声,哭喊着跑了过来。

    瞧着小娃出去前,还是整齐的一身,如今却变得灰头土脸的,眼眶中更是落着泪,可怜巴巴。

    “谁欺负你啦?”游姊楼过他,心疼的问着。

    游小彦年纪小小的,心中却明了的很。

    自家的大姐与以往不同,以往的大姐,只会在家做活,可当他收到欺负,却从不会理会他,更不会给他出头。

    可是现在不同了,大姐会抱着他,会给他好吃的,还会帮他修理那些坏人。

    他攥紧小拳,脸上可怜兮兮的,眼眸中却熠熠生辉,稚嫩的声音着带着撒娇,他道:“小思欺负我,他还扯坏了我的衣裳。”

    游姊看着他一边说,一边示意让她看,被扯开一道口子的地方,不由有些好笑。

    游家是一大家子,虽然有田有地,却也不到富裕的地步,就是她爹,都找不出一件没有不打补丁的衣裳,唯独游小彦有那么一两件。

    为何?

    因为她这一辈,有四个闺女,却只有两个宝贝儿子。

    她的祖父祖母可是把这两个孙子当做宝来看的,平日里但凡有一些好东西,准得私底下落下一些给孙子。

    就连这件衣裳,也是祖母光给两个孙子做的,孙女是一个都没得新衣裳穿,就是旧衣裳也没得一件。

    也难得游小彦生气,才穿了没两日的新衣裳却被人扯坏,恐怕心疼的紧。

    她道:“游小思欺负你,你还手了没?”

    没错,游小思便是祖父祖母另外的一个孙子,如果她出手教训,游小思一个告状,她准会被祖母痛打,这时候就是叫来她爹都没任何作用。

    可小彦不同,只要他欺负回去,祖母两边都不舍得,只能小事化了,作罢。

    “还了,我打回去了。”游小彦双眼亮晶晶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大姐,有人欺负他,便还手回去。虽然小思比他大,打肯定是打不赢,可是当握起的拳头落在对方身上,瞧着小思痛得呲牙的模样,他顿时就觉得开心。

    “那就好,等他再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游姊蹲下来整理着他的衣裳,擦了擦他脸上沾上的灰尘,甚是温柔,可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不由一怔。

    “好。”游小彦重重点头,他望着姐姐手里拿着的竹笼,不由咽了咽口水,说道:“姐姐,咱们是去钓鱼么?”

    游姊抛了抛竹笼,她道:“钓是没法钓了,咱们捞鱼去。”

    说着,两姐弟手牵手的向着桃湖的方向而去。

    桃湖挨着村子,离乡亲们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

    听说曾经还起过一次洪灾,弄得民不聊生,好在百年难得一遇,渐渐的都忘却了这个担忧。

    反而庆幸,有这个桃湖,养育着整个村子。

    “游姊带着弟弟来网鱼啊。”陆月看到来人,打着招呼,没多想便放下了手上正在洗的衣裳,从旁边捧起一个小篮筐,说道:“刚洗衣裳的时候正巧碰上的一条,你们拿回去吃。”

    游小彦没立马伸手去接,反而抬头望着大姐。

    游姊却道:“陆月姐,这怎么好意思。”

    “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别下水太深,今天的水比较急。”陆月也不多说,直接将手上的小篮筐塞在小彦的怀里,继续说道:“你们也是,来网鱼就带了一个篮子,我看你们网上来的鱼放在那里,这篮子便先紧着你们用,等用完了还我就是。”

    游姊挠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误,便开口道谢也不在推脱。

    两姐弟朝着人少的一边地方去,那里周边种植着一些高树,正好做着遮挡。

    游姊二话不说,卷起裤脚拿着竹筐便准备下水,她叮嘱着说道:“你在上面待着,可不能下来。”

    村子里附近有这么大的湖泊,难免会招来小娃来此戏耍,如此家里的大人一般会提前教好他们游水,就怕到时候出现意外,赶不及救援。

    偏偏小彦不同,爹根本不管,而村子里其他的小伙伴,因为他们爹娘和离的事,都疏远着小彦。

    游姊穿越过来,没多久就发现了这点,不说村子里的其他年级相仿的人,就是游家自己人,也有许多不爱同小彦玩耍。

    如此,每每夜色渐浓的时候,她都会悄悄带着小彦下水,教他游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