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章:翘嘴鱼

    游小彦眼中露出着希意,却极为乖巧的点头答应,他脆脆的说道:“我守着篮子,不下去。”

    游姊没觉得放心,反而更加的怜惜,她道:“等天色晚一些,姐姐带你游。”

    “好。”游小彦重重点头,就开始期盼起来。

    游姊拍了拍他的头,便小心翼翼的下了水。

    水沁凉,却让她感觉十分的熟悉,如果不是极力忍耐,她恨不得就此游上几圈。

    许是并没有大肆捕捞,离着岸边很近的地方,都能看到一些鱼儿在脚边畅游。

    游姊不由想着,这也太容易捞了吧,因为工具不足,她还想着今日不一定能有收获呢。

    也难怪,陆月姐光是洗个衣裳就能逮到一条肥鱼。

    游姊试探着将竹筐放在河里,便弓着腰身,安静的等待着。

    双眼紧紧着盯着水里,瞧着一条条小鱼朝着竹筐中游了进去,心中不由一喜。

    哪里晓得,就是因为这一喜,手上一抖,吓得小鱼四处散开,竹筐里面除了水,又是空空如也。

    她干脆再换了一个地方,弓腰谨慎呼吸,手更是握着竹筐稳稳不动,就怕深呼吸一下就将鱼给吓走。

    好在,这次她收手快,虽然还是逃了一些,却还剩下几条在竹筐里活蹦乱跳的。

    竹筐的缝隙不大,湖水能很快的流完,但不至于让里面的小鱼也给漏出去。

    她上岸,将里面的小鱼给掏出来,放到陆月姐借给他们的篮子里。

    “好小啊,大姐。”本是满眼的期待,转眼之间变得有些失望,游小彦却又不敢多说,生怕打击到大姐。

    本想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结果看到满手的水渍便遗憾作罢,她道:“小是小了些,可架不住好吃啊。”

    如果是其他鱼,说不准她就放生了,可这是刁子鱼啊。

    刁子鱼又叫做翘嘴鱼,体细长侧偏扁,下颌很厚且上翘,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才叫做翘嘴鲌。

    翘嘴鱼最大的可有十千克,可是,她却极为喜欢吃这种小的。

    将小翘嘴鱼过油一煎,放些葱蒜姜末一烩,再撒些五香粉,那味道香的连口水都会掉出来。

    她道:“等回去了,大姐做给你吃,保准你不会嫌弃了。”

    香酥翘嘴鱼做法虽然容易,却费油的很,不说他们家,这村子里的家家户户,谁家做菜放油不是按一滴一滴算的。

    不过还好,因为龚氏担心她吃独食,做饭这个活一般都是她自己做的,如今肚子大了,不方便,便交给了卫兰。

    可卫兰是个懒丫头,她才不会每日计量油盐之内的调料用了多少,这倒是方便到了游姊。

    这些鱼便先养着,等她什么时候偷偷攒够了油,再什么时候弄。

    对于偷偷攒油,游姊是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安,就这两个月以来,她可是不下五次见到龚氏两母女偷吃独食,卫兰更是每次吃了,连嘴都不舍得擦一下,时不时舔下唇还能尝尝味,那模样,真是够了。

    虽然没吃过,游小彦确是十分的给大姐面子,鼓着双手,连声道好。

    接下来,更是不嫌弃鱼小,站在岸边手舞足蹈的给大姐打气。

    两人戏耍半日,总算在太阳要落山的时候打道回府。

    而就在他们两人走了一半的路程,便看到了远处快步向他们跑来的陆月姐。

    陆月姐的家在他们院子的隔壁不远,老早便已经分家出来,一家五口人,虽然日子差了些,却过的极为和美。

    每次经过,都能听到院子里面的嬉笑声,游姊是不止一次羡慕过。

    陆月姐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可她爹娘却未重男轻女,什么好东西却还紧着她,而且最为难得的是,这般受宠的陆月姐反而没有被宠坏,性子还极善。

    这两个月以来,陆月姐可是帮过她不少次,可游姊却没有见到过她如此慌乱的向她跑来,不免心中有些不安。

    她连忙迎了上去,问道:“陆月姐,这是怎么了?”

    离得越近,游姊看着对面人望着她的双眼,眼中的神色带着怜惜,心中的不安是越来越大。

    果然。

    陆月将游姊拉到一侧,她用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我二弟今日在屋外面玩,恰好就碰到了你小娘在院子里接待客人,二弟瞧着那人穿戴还算不差,又是个不眼熟的人,便偷偷躲在一角听了他们的谈话……”

    游姊的脸色渐沉,陆月姐如此慌乱,还能如何,定是与她有关,她平静的道:“陆月姐,你说吧,不管是什么我都能受的住。”

    陆月支支吾吾,怕的就是游姊接受不了,可看着她平静的面容,反而更加的担忧起来,她道:“那人来自镇上,和夫家在镇上做些小生意,因为多年来只得一女,无法再生育,想着是将小彦给买过去,当个童养婿。”

    陆月姐的话,让游姊确实是大吃一惊,她起先听着,还当是龚氏要将她给卖出去。

    可怎么都没有想到,龚氏居然打起了小彦的主意,她也是够大胆的。

    要知道,游家目前,就小彦小思两个男孩,龚氏打着主意将小彦给卖出去当童养婿,哪怕他爹同意,就是祖父祖母绝对是不会同意的。

    不过,转头一想,龚氏之所以打这个主意,恐怕还是为了她肚子里快要出生的孩子吧。

    “游姊,这事恐怕你爹还不知情,你可尽快跟你爹通个气,定不能让那人将小彦给卖了。”陆月出着她唯一能想到的主意,她离游姊家住的近,就是不是完全知道,却也清楚她小娘并不是一个好人,现在居然将主意打到了小彦身上,足以可见心是多么的黑。

    “放心吧,陆月姐,我会仔细想想。”游姊宽慰着她,其实心中却不以为然。

    龚氏既然敢将人带上门,恐怕她那个所谓的爹,不说赞不赞同,却绝对也是知情的,要靠他,指不准过上几日小彦便真的被人买走了。

    这事,她还得好好思量思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