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章:圆珠子

    夜里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鬼,饭桌上摆着满当当的吃食,虽未有肉荤,可这些完全足够一家五口人吃的饱腹。

    游小彦望了望爹爹,馋的不行,却又不敢伸手去拿。

    倒是游姊选了一个最大的菜饼,放到小彦的手上,并道:“小彦可得多吃一些,男娃长的壮实一些才好。”

    “可不是么,就得壮实些。”龚氏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也是抓了一个饼子塞过去,并道:“多吃些多吃些,吃的多长的才快。”

    结果,游小彦听到这番话,反而不敢吃了,手中拿着的菜饼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毕竟从小娘进门后,这还是第一次让他多吃一些,而非嫌弃他吃的多。

    游姊却是对着他笑了笑,并轻微点了点头。

    五岁大的孩童,身子骨瘦瘦小小的,平日里抱着都觉得他身上的骨头隔人,这段日子虽然时不时给他加餐,可到底还是少了些。

    所以,不管龚氏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趁着这个机会,让小彦多补补身子才最为要紧。

    而她也极为的不客套,又选了一个大大的菜饼,往嘴里放,瞧着龚氏一个怒眼过来,她边吃边道:“小娘的厨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了,卫兰姐姐吃的真欢,我瞧着就有食欲。”

    众人一听,瞬间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大口咬着的卫兰身上,这下,反而是游利仁的脸色变了变,他冷哼一声,到底没有说什么。

    而龚氏却只能瞪了瞪多嘴的游姊,本还想嫌弃她吃的多,可明显的,就是她自己的女儿吃的多,难不成她还要怪自己女儿不成。

    疼都来不及了,又如何会怪。

    要怪,只怪这多嘴一说的臭丫头。

    难得的一顿饭,吃得众人是个个饱肚。

    至于这厨艺,可不是如游姊嘴上所说那般越来越好,龚氏做的菜,不论是什么都出奇的是一个味道。

    偏偏,她抓着厨房抓得紧,其他的活计到是推到了她的身上,唯独做菜,哪怕就是怀孕了也是落在了卫兰身上,为的就是怕她私下吞了一些。

    好在卫兰是个懒丫头,能躲懒就躲懒,到给了她一些利用的空间。

    将碗筷洗涮干净,她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

    家里人口不多,可房间够多,倒是有个她能够独处的地方。

    睡在木板床上,她摸了摸颈项用细小麻绳带着的圆珠子。

    圆珠子黑溜溜的,可是却有着令人不知道的神奇之处。

    前世的她,之所以会出事故,完全就是因为这颗圆珠子。

    潜在深海,她无意中在海里见到了一个发亮的光点,游近之后,才发现发亮的东西,居然是一颗小小的珠子,当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去碰之时。

    就彻底的没了知觉。

    等她再次睁开双眼,便是来到了这个世界。

    “你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呢。”

    游姊喃喃的道,醒来之后,她发现圆珠子就握在她的手心,可尝试了许多的办法,都没能知道这颗珠子到底有什么用,如果不是知道它能够发亮,恐怕她和别人一般,认为不过就是一个平常的珠子罢了。

    用手紧紧攥住,她慢慢的闭上双眼,她不害怕无人来给她解惑,毕竟有的时间去慢慢了解。

    而现在,最为重要的是,她面临的处境,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尤其是游小彦。

    哪怕才相处几个月的时间,她是真的将小彦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弟弟一般,想要好好去宠爱。

    所以,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让龚氏将小彦给卖出去。

    有些昏昏欲睡,可突然脑子里面闪过一丝什么,让她猛然的睁开了双眼。

    明亮的眸子在黑暗中越来越亮,游姊嘴角微微上浮,她想,她还真的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了。

    ……

    清晨,阳光还有些朦胧,照着的天空还有些暗沉。

    游姊就已经睁开了双眼。

    趁着家里的人还在睡觉,她便从厨房小心的倒了一些油在她的小罐里面。

    这可不算是偷。

    怎么说家里的油盐柴米,可都是她爹花钱买来的,光吃不做的龚氏两母女到能够时不时偷吃独食,倒是让他们两个正经的游家人饿着肚子,说出去也不是个理不是。

    可惜,她是晚辈,就是在外面嚷嚷,让龚氏丢了颜面她也得不到什么好。

    无法,暂时只能够偷偷来这么一遭了。

    将倒了一些油的小罐寻个妥当的地方藏了起来,她便出去梳洗,打扫着院子。

    其实,这些活计真的不多,家里也不过就是养了几只鸡和两头猪,想要伺候好这些畜生简单的很。

    她唯独不喜欢的便是给家里的人洗衣裳。

    她本就不怎么会,洗衣裳的时候难免有些掌握不住力道,稍微刮丝或者其他,回去后准时一顿骂。

    如此,这一来二去的,她又不是受虐狂,自然不愿意接下这份苦差事了。

    倒不如接下其他的活计,洗衣裳这活倒是推给了卫兰身上。

    “怎么就起身了,不多睡会儿?”门帘掀开,游利仁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睡意,对着外面正在干活的女儿却是满意的不行,心中不由就觉得到底还是自家的闺女比较好。

    他道:“这些日子累着了吧,等晚上让你小娘给你煮个鸡蛋。”

    “爹,我不用,您整日里干累活,可得好生补补才是,我的鸡蛋就让给您,倒是弟弟您也让他吃一个尝尝味道吧。”游姊脸上带着怯怯的笑意,可心里却是撇了撇嘴。

    不过就是一句关心,她还没到动容的地步。

    游姊可没忘记,如果不是他的授意,龚氏又怎么会敢将小彦给卖出去,连自己儿子都舍得卖的人,对她这个女儿又会好到哪里去。

    更何况她所谓的好,不过就是一个廉价的鸡蛋。

    要知道,在私底下,龚氏两母女可是隔三差五的就是一个鸡蛋补身子,就是有时候也会给爹留下一个,而她和小彦除了闻香之外,什么都没。

    游利仁倒是听得欣慰,连连应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后,便出门干活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