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五章:童养婿

    龚氏此时正坐在屋子里,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想着到时候能够换回来多少银子,顿时嘴角就缓缓的勾起,充满了贪婪,她喃喃的道:“臭小子,让你吃,反正也吃不了几日,等把你送走,下一个便是你姐姐了。”

    说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就这么呵呵的笑出了声,也怪这些日子实在是受了不少的气,现在能够整得这两姐弟,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而正当她想的高兴的时候,房门被猛然的推开。

    去溪边洗衣服的卫兰一脸惊慌的扑了过来,她惊吼道:“娘,您为何要把我卖了?”

    被问到的龚氏一脸的愣然,仿佛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听明白,她重复的道:“把你卖了?”

    卫兰还当这事是真的,顿时就是将手里放衣裳的盆子丢掉,哭嚎道:“娘您怎么能这般的狠心,您答应过爹会将我养大,会为我寻个好人家,怎么才嫁过来,就要把我卖掉?您怎么这般狠心啊。”

    尾音上扬,是真的悲痛万分,其中更是带着满腔的恐慌。

    “胡咧什么!”瞧着闺女这般的模样,龚氏是真的心疼万分,她连忙就是起身将闺女抱在怀里,安慰道:“你在那里听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怎么会把你卖掉,我要卖的人可是游小彦。”

    卫兰擦了擦眼泪,仍旧有些慌乱,她重复道:“当真?”

    “自然是真的。”龚氏肯定的回答。

    她知道,这事肯定是瞒不了多久,毕竟那户人家来家里来了几次,恐怕周围的乡亲都看到过。

    只是,不知为何,这件事传来传去,居然传成了这样的谣言。

    为了能让闺女安心,她继续解释:“也不算是卖掉,只不过是将游小彦送到大户人家里当童养婿罢了,可是送他去过好日子,当然也能够给家里换些银钱,等有了钱娘就给你做身新衣裳。”

    闻言,卫兰脸上就是一喜,高兴的不行。

    游小彦卖不卖她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在不久以后她能够有身新衣裳,就足以让她高兴了。

    于是,两母女便磕着瓜子对于以后的日子,是满心的期待。

    可待游利仁做了一日的苦活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闺女本打扫干净的庭院被一地的瓜子壳弄的又是脏乱的很,而她们本该洗的衣裳堆放在旁边,还能够闻到一股汗臭味。

    顿时,看着笑语声不断的母女,是气不打一处来,将锄头猛然砸在了地上,怒吼道:“老子是造了什么孽才将你这个懒婆子娶进门,整日里什么事都不做,就知道好吃懒做。老子没那么命给你做富太太,如果过不下去,滚就是,老子不稀罕你这个媳妇。”

    说多了,其实也只是将这些时日积累的怨气全部爆发出来。

    游姊娘在的时候,没让小的做事,家里都是收拾的妥妥当当,更是还能够空出手帮他在地里做些活,哪像现在的龚氏,什么事不做不说,还净添乱,带着的个闺女明明比游姊还大,却懒得不成形。

    如果不是看在龚氏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绝对忍不到现在。

    被吼道的龚氏两母女吓得是一激灵。

    卫兰瞧着后爹一脸怒发冲冠的模样,想都不想,手里抓着把瓜子就往屋里冲。

    倒是留下龚氏,脸上赔着好,说道:“当家的,你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挺着个大肚子,身子不舒坦么,便想着和兰兰聊上几句,轻松轻松。外面的事我如今帮不上忙,不过你放心,家里绝对不会让你操心,这儿我让兰兰马上就收拾收拾。”

    游利仁瞧着她鼓着的肚子,脸上的气到底还是消散了一些,可仍旧道:“行了,别说的好听,让卫兰勤快些,不然外人听到是个懒丫头,谁愿意娶进门。”

    龚氏听着心中有气,可到底没有反驳,连连应了下来后,她道:“当家的,刘员外的事咱可得尽快些,我听着隔壁村有户人家也有这个意思,正托人联系刘员外呢。”

    游利仁听着,带着些拿不定注意的迟疑,他随意寻了个地方坐下,久久没有回应,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本来龚氏不想催,可现在外面传的那些事,她就担心一个不小心,误了自家闺女的名声,再来也怕节外生枝,好不容易劝通了当家的,如果有个闪失反了悔,那她这些日子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她走上前,与他坐在一处,说道:“这也是好事啊,咱们家的情况虽说吃穿不愁,可想要给小彦一个更好环境定是不可能,可去了刘员外家就不同了,他家就一个独闺女,真要入赘到他们家,把小彦接过去可是会当儿子来疼,锦衣玉食不说,说不准小彦去书塾读书,还能够混出个功名来。”

    龚氏简直就是说开了花,为的就是要说服游利仁。

    这段时间,龚氏是不断在他耳边描述着美好的未来,游利仁听着如何会不心动?只是小彦是他唯一的儿子,真要当做童养婿送出去,龚氏肚子里这个又是个闺女,那他以后说不准来个养老送终的儿子都没了。

    如此,哪怕就是再心动,他想着怎么都得拖到龚氏生了儿子再说。

    他摇了摇头,道:“不急,再缓缓。”

    “还缓什么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真被别人抢了头,到时候小彦瞧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好日子被人夺了去,说不准还会恨上你这个爹呢。”这话一说出去,她就看到了游利仁瞪过来的眼,龚氏连忙又道:“再说了,村子里的神婆子给我看过了,她说我这一胎绝对是个男孩,不然我也不会把你的独苗苗送出去。”

    “当真?”游利仁迟疑的问道。

    “当真,不信咱们明日去神婆子那问问。”龚氏拍着胸脯肯定的回应,神婆子那早就打点好,她就不信游利仁不上钩,待去神婆子那确认后,她定要尽快将游小彦送走。

    可龚氏不清楚,在他们谈论的时候,泥墙的一边扒拉着一个小身影,正听的津津有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