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七章:二十两

    隔日,龚氏也许是想要尽快将此事了了。

    便是硬拉着游利仁来到了老屋。

    她知道,哪怕就是当家的愿意,可如果老屋的两口不松口,游小彦也不可能送得出去。

    可想要老两口开口,还得拖神婆子出言,只要神婆子断言她肚中的孩子是个男娃,到时候就一切好说,哪怕就是生出来不是,人都送出去钱也到了手,自然是接不回来。

    如此,只能速战速决。

    老屋离着不远,游老爷子一生有四儿两女,全都养大成人,这在村子里也极为的少见。

    要知道,他的一生经历过不少的天灾,别人家中卖儿卖女不说,也饿死了不少人,可偏偏游一大家子硬生生的抗了过来。

    可抗的过天灾,却躲不过人祸。

    游家除了了游利仁这个大儿子分出去外,其他的仍旧在一处过活,并未分家。

    至于为何分家,据说还是上一任做出的事,到底如何,龚氏没有去细细打听,倒是安然接受,毕竟在一起过活难免有些矛盾,她还带着一个外姓的闺女,住在一起,过不了多久肯定会发生争吵。

    可现在不同,自个的家里,自个做主,自在多了。

    进了门,她就将提着的一篮子鸡蛋放在了桌面上,对比平常来说,简直就是大出血了,龚氏道:“爹娘,我们来看看您两老了。”

    马氏抬了抬眉,瞧着她提着的东西,脸上总算是扯出了一丝的笑容,喊道:“英子,给你大哥大嫂倒杯水。”

    “唉。”瞬时,后面回应了一声。

    游老爷子抽了口旱烟,便与大儿说起了田地里的事。

    说着说着,游利仁接收到了媳妇几次的目光暗示,到底还是硬着头皮将小彦的事说了出来。

    游老爷子听后,猛地将旱烟管子振到了桌面上,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马氏更是气到不行,她道:“好家伙,我听着外面说是你准备将卫兰卖掉,还当你怎么狠得了心,敢情是将主意打在了小彦身上,不是亲生的终究不亲,只恨小彦倒霉,摊上了个你这般的后娘。”

    “哎哟,娘您可是误会咱了。”龚氏连忙解释,她就知道,这事不管是谁说出来,这两老家伙准是都得责怪她,便连忙道:“再说了。咱们这又不是卖儿子,而是将小彦送过去享福的,那可是员外家啊,待小彦长大成人,那家里的钱财可都归小彦继承了,到时候他有良心定会拿咱们一把,咱们游家可就立起来了。”

    这话一说出来,让站在旁边听热闹的几个媳妇顿是有了心思。

    可到底马氏年老,并没有被这番话迷了心智,呸了一声后道:“你当童养婿是那般好当的不成,小彦送过去准得吃亏,这事我不答应。”

    大手一挥,阴沉着脸,一副不在多说的模样,只是那瞪着龚氏的双眼,很是尖利。

    “大郎啊,你身下就只有小彦这么一个儿子,真要将他送了出去,你又该如何是好?”游老爷子劝了一句,他提醒道:“你可想想方子家,可别到时候步入他的后尘。”

    这话一说,不止游利仁就是旁边的毛氏脸上也是一变。

    毛氏忍着泪,手摸着挺着的大肚子往屋内走去,爹这番话虽是对着大伯说的,可何尝不是跟着她说。

    家已经十多年,可是却只给二郎生了两个闺女,连个儿子都没有,现在虽说怀着身孕,可如果还是个闺女,恐怕她的日子更加的难过。

    除此之外,她也觉得十分对不起二郎,不能给他生个带把的出来,连个继承香火的孩子都没。

    而游利仁他一想到方子家,到也是有些打了退堂鼓。

    方子家里没个儿子,他自个的身子又弱,家里里里外外只能够靠媳妇,哪里知道媳妇承受不住,带着家当跑了,留下个瘦弱的闺女。

    一个闺女又能够顶什么事,吃了上顿没下顿,家里的田地都卖完了不说,连住的地方都从泥房搬到了茅屋中,如今清贫的连口吃的都要乡亲们救济。

    活的毫无颜面。

    一想到他以后的日子就是这般,游利仁猛然的打了个激灵,顿时就不说话了。

    龚氏瞧着不行,她连忙开口,道:“爹娘,咱们也不是没想到过这个,这不是我正好怀着孩子么,前些日子我可是去到神婆子那算了算,神婆子一口断言,她说我怀得这胎准是儿子。”

    说完,她看了看周围,凑近马氏耳边,她小声的说道:“刘员外说了,如果真的能够成,便给我们二十两银子,不算卖,只是弥补咱们养大了小彦。”

    马氏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暗叹,难怪龚氏会这般做。

    二十两银子可不少,就说一个姑娘成亲的礼钱能够五两银子顶了天,而这二十两,可不是农家人家家户户都能够拿得出的银钱,就是存个十年都不一定能够存的上。

    换个法子,拿去买地,都能够换个四五亩良田了,够一家子和和美美过上一辈子了。

    她低头瞧瞧龚氏鼓起的腹部,如果这里面真的是个孙子,也许……

    龚氏瞧着有戏,她道:“如果爹娘不放心,要不请神婆子来瞧瞧?”

    “我去我去,我跑的快。”游利新举着手,他在旁边听到二十两银子后,哪里还会想得到其他什么,卖掉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能换回二十两银子,这简直就是大赚啊。

    而且如果不是年龄不合适,他都想入赘到员外家了,到时候吃喝不愁,那日子可就美咯。

    说完,他就转身跑了出去。

    “这四郎,性子怎么就这般急呢。”马氏拍着大腿低骂。

    可明眼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骂归骂却未往心里去,毕竟这可是她最为疼爱的小儿子。

    小儿子、长孙子,老两口的命根子,这话可不假。

    哪怕明知道小儿的性子需要扳扳,可还是仍由他胡作非为,一切都拿着年纪小当做借口,其实还不是因为小儿子是心头肉,当做宝来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