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八章:命中带子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游利新很快就将神婆子给带来。

    也许是真的有些敬仰,这一路上他对待着神婆子是客客气气,完全没有对待其他人那般,用着鼻孔和他人说话。

    “仙姑,您快些进来,家里没有茶便给您冲了杯糖水。”马氏脸上诞着笑,连忙就是将早就冲好的糖水递了过去。

    要知道,一碗糖水,在农家就已经是极好的待遇了。

    哪知,神婆子摇了摇手,她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不用了,我来也并不是为了这一口糖水。”

    “是是是。”马氏连声应答,只是这碗糖水也并没有收回去,而是放到了离神婆子最近的桌面上,她殷勤的继续开口:“请仙姑来,也正是想要问问我两个媳妇的事。”

    说完,她便让龚氏以及刚刚被叫出来的毛氏上前。

    两个媳妇,都是挺着个大肚子,只是毛氏的月份大了一些。

    神婆子也没多话,上前几步,嘴上神神道道的不知道在小声低呤着什么,她将手缓缓放到了毛氏的肚子上,手晃来晃去,又单着颤意。

    “唵达咧都达咧都咧莎哈,善信你若想求子,需得虔诚和如法,求问上神此子……”神婆子说道此处,猛然浑身震抖了一下,吓得周围人一激灵,好险都事先捂着嘴,并没有尖叫出生。

    就这般,大概坚持了片刻,神婆子停下了抖动,她一脸虚弱的坐在了椅子上,脸上却是带着荣光,她道:“好,好啊,此子杰出啊,在水临村可是难得一见的才俊啊。”

    此子,才俊。

    哪怕不是肯定的一个回复,众人都能够听得出来,毛氏这胎定是儿子不疑了。

    而毛氏本人更是捂着嘴,差点痛苦出声。

    连生两女,她的压力本就大的很,临着生产的日子越近,她连着在夜里总会惊醒,怕的就是这胎又是一个闺女,到那个时候,她的年纪大了,恐怕不会再有另外的机会,这也许会是她最后的一个孩子。

    而神婆子这话,是真的让她时时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她不求儿子是否为才俊,只要他能够平安出生,健康成人便是最大的安慰。

    “好好好,二郎媳妇你赶紧着回屋歇着,这么大的肚子了,可别忙活省得出什么岔子啊。”马氏听着就是上前,伸手连忙让毛氏进屋歇着去,完全没有想到过,先前还是她死命的让一个大肚子的儿媳做着家务活。

    才俊啊,那可不就是读书人么。

    游老两口一想到游家能够出一个读书人,就高兴到不行,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这个宝贝孙子。

    而龚氏却是微微蹙眉,瞧着毛氏止不住欣喜的模样她就不是很高兴,有了神婆子的这番话,她可以想象到,如果毛氏真的生了个儿子,恐怕能比得过所有人,包括她的儿子。

    她向着神婆子望了望,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可不知道为何,在先前还对着她极为和洽的神婆子,在这个时候,居然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莫名的让她感觉到了不安。

    “仙姑,麻烦您替我媳妇看看。”游利仁搓着手,也是激动的不已,对于二弟总算盼来了儿子是又欣喜又羡慕。

    神婆子一听摇了摇头,她道:“不用,先前你媳妇已经找我来看过了,这胎啊准是……咦?”

    话还未说完,她便蹙眉细细的将对面的人打量了一番。

    紧接着与先前同一般的行为,可就在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脚一软直接坐在了地面上,脸上带着慌乱,顺势转个身,对着大门的地方拜了又拜。

    嘴里更是虔诚的念叨些什么。

    这一变化,让游家的人不由都是不明,更是瞄向了龚氏的肚子,心中想着什么除了他们自己都不会知道,只是脸上带着一丝的顾忌。

    没人敢去打扰,他们双脚死死的钉在地上,不敢上前。

    四下里人人屏息凝视,心脏咚咚跳动,就这么安静的等候着。

    神婆缓缓站起身,她道:“错了,都错了。”

    “这是什么意思?”马氏不解的问道,她就是再傻都能够看到神婆子脸上带着凝重,肯定不是个好消息,早知道当初就不让大郎娶龚氏了,说不定会给家里添上祸乱。

    “仙姑,您前些日子可是还说过了,我肚子里这个可是个男娃啊。”龚氏着急,这发展完全与她所想象的不同,她要的可是神婆子肯定的说这胎会是男娃,得此才让游家的人答应将游小彦给卖出去啊。

    “我说过不假,可是我也说过你们娘家本就不是一个多子的命,你娘连生三个女儿,正是因为家中没有带子的命,恐怕就是你那两个姐妹都相差无几。”神婆子缓缓而道,脸上显得很是凝重。

    “这…恐怕弄错了吧,大郎媳妇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游老爷子赶紧着说道,当初成亲的时候,他可是见到过儿媳娘家的人,虽然不是很喜,可确确实实有个自称是她弟弟的人在。

    而这个时候,游利仁却咬牙说道:“那是龚家过继来的儿子。”

    不过几个字,仿佛是咬牙切齿般,对于龚家,他了解的最多。

    正如神婆子所言,龚氏的娘生了三个女儿后再也生不出来,便寻了个无人要的男娃过继在名下,而龚氏的两个姐妹早已经出嫁,可却没有一人生出儿子来。

    如此,他面带沉色的望着龚氏,显得诺有所思。

    神婆子又道:“你们家大郎的儿子,可是新月所出?”

    “是是是,小彦正是新月生的。”马氏连连点头。

    神婆子闻言,瞧了瞧众人,脸上的神色不知为何让人很是羞愧,她再次开口说道:“那你们今日是不是打算你们家大郎的儿子给送出去。”

    话说的很委婉,可是游家老爷子几人听着却是难堪的紧,这所谓的‘送’不过就是好听一些,说得难听一点还是‘卖’。

    卖儿卖女这样的人家,在村子里面,难免会底气几分。

    游老爷子也不隐瞒,连忙说道:“仙姑,是有这个想法,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忌讳?”

    神婆子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道:“难怪如此,游小彦命数暂且不提,可他出生时月在某个方面确是一顶一的好,便是带子的福分,有他在,游家不愁没有男娃出生。你们将他送了出去,可不正是将这好兆头亲手送给了别人么。”

    这番话,倒是让众人听着胆颤心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