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章:央求

    待叶子中已经没了翘嘴鱼的踪影,杭老爷子不舍的道:“游丫头好手艺啊,待下次做的时候,可得叫上你杭爷爷,老爷子可不会白吃你的东西。”

    不过几条鱼,游姊总算等到了这句话,她便道:“杭爷爷我还真有件事想要求求你。”

    杭老爷子微微眯眼,这游丫头他以前没有怎么接触过,可也大概知道是个闷闷的性子,整日里被家里人指使着做事,也不敢吭一声。

    倒是她的那个和离离开的娘,倒是个口直心快的性子,让他另眼相看。

    本还可惜她留下的两个子女在游家人中,渐渐的变成个木头疙瘩。

    现在看来,敢情这一切都是他不明真相罢了。

    至于对于游丫头的要求,杭老爷子很是感兴趣,他问道:“你倒是说说,能做的我都答应了。”

    游姊脸上一喜,她道:“停在桃湖的画舫听说是杭爷爷的,可否能够借我一日?”

    “这简单,你什么时候想,我带你游游这桃湖就是。”杭老爷子还当是什么事,对于这画舫的事,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毕竟有的时候无趣,他也是唤上村子里的孩童去游湖。

    可在游姊这里,又岂是这般的简单,算计好时间,算计好地点,等待的就是杭老爷子上钩,真为了游湖做出这些事,她才没这么多的空闲时间。

    她口中的画舫并不是渔船,而是一条小型的画舫,不大共有上下两层,正是镇上供那些有钱有时间的少爷姑娘游玩的船只。

    只是不知道,为何杭爷爷手中会有一条,不过整艘画舫看起来年代久远,甚至有些破乱,真要拿在那些富贵人的眼中恐怕是拿不出手。

    不过,就算如此,对于游姊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

    水临村有一条桃湖,而桃湖的一侧两面临山,有一条窄窄的狭道,越过山峰,只需要片刻的时间便能够入海畅游。

    当然,这些都是她从乡亲口中听说而来,自然是没有亲眼瞧见过。

    如果能够借来杭爷爷的画舫,游姊便想要出海瞧瞧。

    只不过,当将出海的事情说了出来,杭老爷子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在桃湖好说,毕竟桃湖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真要出个什么事,湖边上的人瞧见了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可这游丫头胆大包天,居然还想出海,他又如何敢答应下来。

    杭老爷子为了打消她的想法,厉声道:“游丫头,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海里出过事的渔船每年可少过了,海里风浪大,一个不小心可就是尸骨无存。”

    可杭老爷子并不知道,在他口中的处处惊险,对于游姊来说就如同享受一般,更是以此为生活。

    她在前世是一个专业的潜水员,基本上每日都会在海里渡过,大海浸泡着身子,反而让她很是安心。

    而且,游姊之所以这么的急切,其实还有一点原因,便是她颈项中的圆珠子。

    这颗圆珠子是在大海中被她捡到,可不知道为何,她觉得在大海里,总会发现一些什么。

    如此,她道:“杭老爷子怕是不知道,我姥爷家中以捕鱼为生,我去他那里跟着出了不少次的海,甚至还掌过船,对于出海绝对是没有问题。”

    “那也不行,正要出个什么事,我可得难辞其咎。”杭老爷子摆了摆手,一副摆明了不同意的模样。

    游姊瞧着,也觉得确实太为难人老爷子了,便退了一步,说道:“那在桃湖可行?我就在桃湖游船,不出海。”

    对于游丫头的退步,杭老爷子也是高兴了起来,立马就道:“行,就明日我带你去游湖。”

    “杭爷爷,您就让我们自己去吧,有您在我们都不好敞开着玩了。”游姊故作的道。

    杭老爷子哼哼两声,到底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只是想着,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在湖边看着,一旦有什么事,让人坐着竹筏过去就是。

    如此,几人又说了几句,便分头离开。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游姊不好意思的恳求,对于煎翘嘴鱼的事,一定要杭老爷子保密再保密,一旦被他人知道,说不准传到了龚氏那。

    虽然出不了大事,可她再想偷偷存油,可就难上加难了。

    至这次尝到这么好的味道后,她可是打算时不时的吃上一吃呢。

    两姐弟抹干净嘴巴,确定了嘴里没有香味后,便各自背着一笼子的猪草往家里走。

    回到院子里,家里的三人都在,游小彦本还担忧爹和小娘会不会骂他们回来的太晚,哪里知道,刚进了院子,他还未开口说话,小娘便两步当三步的大步走上来,亲手将他背着笼子拿了下来,并道:“小彦还小,你们两个当姐姐的可得多做些活,别累着他才是。”

    卫兰这个时候一脸的恹恹,显然他们还未回来的时候,被训了一顿,这个时候是乖乖的应了下来。

    而游姊却是顺势接话道:“小娘说的是,小彦前些日子总说身上乏的很,想来就是累到了,想要好好休息休息呢。”

    “你个丫头,弟弟不舒服,怎么不早说!”游利仁立马就是呵斥道。

    游姊却是委屈的望了望龚氏,看得龚氏心中发紧感觉到不安,果然就在下一息,她就听到游姊这混丫头委屈的怯怯开口道:“我前些日子里跟小娘说了,可小娘说了家里就这么几人,小彦不做根本就没人干活。”

    说完,又像是害怕什么似的,她又道:“要不,我来做吧,我晚睡一会儿没关系的。”

    听着闺女说这话,他又想起了这些日子大清早的就看到闺女起身干活,对着偷懒的龚氏两母女更是不满,他怒道:“你做的还不够多么,让你小娘和姐姐做,多大的人了还不干活,难不成还想等人伺候不成。”

    龚氏有苦说不出,可经过了神婆子的事,她根本就不敢去与当家的对抗,就怕又提起刘员外买人的事。

    心中的怒火从双眼中爆发出来,她真要向着游姊瞪过去时,却发现本怯怯的一个人儿,在当家的背后,居然向着她肆无忌惮的做了一个鬼脸。

    顿时差点气得倒仰,简直是可恨之极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