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一章:算命的法子

    游姊做完鬼脸,便带着小彦回到了房间,其实她可以一直在小娘面前扮一个柔弱不敢反抗的丫头,借着白莲花的性子让小娘在爹爹面前不好过。

    让她不好过是必然,毕竟这女人心术不正,还想将小彦卖出去,就凭这点就别想好了。

    只是,她不愿意装,特别是在小娘面前装。

    让小娘在爹爹面前讨不了好的同时,又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所为,如此可不是更加气愤么。

    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

    而龚氏能够如何,她什么都做不了。

    有了神婆子的话,别说当家的,就是老屋那边的人都会将游小彦当做宝来宠着,反之她这个肚子里揣着一个孩子的她,差点成了游家的罪人。

    更别说将游小彦送到刘员外那,哪怕就是二十两银子游家的人都不会松口。

    如此,只能歇歇心思,待以后再说。

    只不过心中将游姊两姐弟骂得要死。

    可这些就算游姊知晓,她也不会当做一回事。

    趁着夜色,她偷偷打开房门,往自家的后院一角而出。

    在那里,早已经等待了一人。

    她道:“仙姑,可是约好了子时,你恐怕早了些。”

    可不是早了些么,神婆子想来是等的时间长了,双手抱胸,夜里有些发凉,如果不是想着游丫头答应她的事,她早就转身离开了。

    虽说如此,见到来人,脸上瞬间就是堆满了笑意,神婆子道:“丫头,你要求的事我可是做了,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

    游姊虽说不知道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大概也能够猜的出来。

    不然,爹和老屋的人不可能发生那么大的变化,爹不让小彦干活,而老屋那边更是出奇的在吃饭的时候让人叫了小彦过去,待小彦回来的时候,袖兜里面还偷偷的藏了一块肉片给她。

    她道:“我答应的自然会兑现,只是我教给你了,希望仙姑别用在伤天害理上。”

    神婆子微微眯眼,也明白游丫头的意思,可是如果年轻的时候不是实在没法子,谁又愿意干这神婆的活计,别的不说,就是自家家中的人,也有不喜的。

    她叹气说道:“丫头,想必你也是瞧出来了,所谓的神婆不过是靠老婆子这张嘴吃饭罢了,能将人糊弄过去,便能够得到报酬,可是你放心,我发誓,伤天害理的事我不会做,为了以后的子孙后代也不屑去做。”

    游姊听着却是狐疑的望着她。

    她可没忘,如果不是自己这一番的谋算,自家弟弟可就会因为神婆子的一句话,给卖给外人做童养婿。

    神婆子立马就明白,她道:“丫头,老婆子说句不该的话,这些年来我接触的人多,龚氏上门来求我,我便知道你爹恐怕也是知情,不然一个才续弦没几年的人就要卖掉前妻留下的儿子,如果你爹不知情,龚氏没胆子去做。所以,老婆子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说完,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果然,去到你老屋,你猜我见到他们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何?是贪婪。如果当时不是老婆子费了一番口舌,将小彦夸了又夸,哪怕是游家的子孙,你弟弟也准得被送走,有的时候浓郁的血脉关系,终究是抵不过银钱。”

    这样的事,她见得多,也经历了很多。

    所以有些人的心思她是一眼便能够看的出来,不少人来求她算上一算,其实不在乎准不准,而是想要一个安慰罢了,不然,如果心中没有这个打算,又如何会花钱请她上门呢。

    游姊听着,也很不是滋味。

    小彦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向她表示善意的孩子,甚至不过几月的时间,她是真的将这个小家伙当做弟弟来疼爱,可是她疼爱的人,在本应该是他真正的亲人心中却不过是一个用来换钱的工具。

    如此不堪。

    将心中的不适暂且搁置,游姊将准备好的叶子递了过去,她道:“十二片叶子上各写有三十个时日。而较大的叶子上则写的是一年内所有的时日,且这些时日被画进了六行十二列的格子里。而能算出准确生辰的方法就是,较小……”

    她所承诺的事,便是将算生辰的法子交给神婆子,而这个法子在前世不过就是算命先生的一个小小骗局罢了。

    而说的通俗一些,其实不过就是用古代最古老的《周易》来进行预测,和算命是完全两码事。

    神婆子开始还有些不明,渐渐的听出了门道,浑浊的双眼在夜色中发着亮光,她是真的想不到,不过几片小小的叶子,居然能引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如果不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再来,她真的将这门学问抓到手里,还不怕外人对她这个神婆子更加的信服。

    确认完全都明白后,神婆子真诚的道了谢,她道:“游丫头,你放心老婆子答应的事自己会做到,凭借着这个本事,说不准还会劝下一些有坏心思的人。”

    “仙姑能这样想最好。”游姊抿嘴说道,虽说是个骗人的行当,可是她第一次见到仙姑的时候,便也知道这人定不是作恶多端之人,而她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出此下策。

    如今能够得到这样的回复,倒是最好的结果了。

    “自然,老婆子就是不为自己想,也会为了子孙后代积福不是。”神婆子目光灼然,这辈子她是离不开神婆的活计了,虽然同样是为了挣钱,可换个方式同样也能积福不是。

    当年是为了家中口粮,无奈走上这步,这次同样也是为了子子孙孙,能往好的来尽量就往好的走。

    她道:“游丫头,老婆子的话放在这里了,以后但凡你有什么事,我定会协力相助。”

    游姊同样的道了谢,两人便转身离开。

    她们两人都知道,最起码在目前为止,外人眼中的她们两人,是无任何的交集。

    谁也不会知道她们相识,更不会知道这算命的方法是谁教的谁,唯独知道的便是她能够得到神婆子一个大大的人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