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二章:画舫

    这日,游姊同样早早的起了身,将家里收拾了一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爹先前呵斥的原因,她起来没多久,龚氏两母女也出了门,两人一脸的倦意,但好在干起活来比以往利索的多了。

    只不过,当爹起身出门后。

    龚氏又变回了原样,将扫帚一丢,转身回屋歇着去了。

    卫兰倒是多坚持了一会儿,实在抵挡不住困意,终究回了房间。

    对着这对懒散的两母女,游姊早就已经习惯,她干完了属于自己的活计,便背着笼子带着小彦出门了。

    对着外人说是去打猪草,可实际是打算去坐船游湖。

    游小彦早就知道今日的计划,一路上蹦蹦跳跳极为的不安分,这个时候,对于那个抢他鱼吃的老爷子,没了先前的不喜,反而恨不得马上见上一面。

    画舫本就是一个大件,对于农家人来说,瞧上一眼都觉得稀奇,自然是引人注目,碰到几个忍不住好奇的人凑上前,会不会弄坏暂且不说,就怕惹出什么事故来。

    杭老爷子自然也不愿意招惹是非,便给村子里一笔钱财,在桃湖一个偏僻的角落建了一个小小的码头,更请了个无依无靠的老爷子在这候着,拦住前往的人。

    两姐弟来的时间较早。

    可杭老爷子这个时候已经等在了画舫旁边。

    他挥了挥手,面带促笑,说道:“丫头,船我都让人收拾好了,你不是你会开船吗,上面我没安排人,你既然有能耐就上去吧。”

    杭老爷子是想给她出个难题,可如果能够亲自试试,她自然更加的喜欢。

    她道:“您放心吧,绝对一帆风顺呢。”

    “那就好,不过怎么得都得小心一些,我在岸边安排了一些竹筏,有什么事直接大喊一声就好。”杭老爷子说道,先前虽说是他亲口答应,可怎么都无法放心,只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吃了她的鱼答应的事难不成还不做?这样如同耍赖的事,他这个老爷子可做不出来。

    游姊答应了下来,便欢快的登上了画舫。

    画舫看着不大,可上去后发现,光是第一层都能够放不少的人。

    她并没有急切的观望,而是直接掌陀将画舫开出了码头。

    欣赏画舫有的是时间,可谁又能确定杭老爷子担心起来,又给画舫上添一个人给她驾驶船只呢,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游小彦小脸上极为的激动,感觉到脚下的晃动时,他更是小声的惊讶出声,一手牵着姐姐的袖摆,小脑袋四处乱晃,却又不敢离开。

    就这般,画舫沿着一条波浪的线条向着桃湖中央行驶着。

    来的时候,游姊在背的笼子里面专门放了一条渔网,就等着在中央的时候撒下,说不准还真能够打上来一些什么。

    湖面涟漪,一圈一圈的荡漾,在她的眼中,甚似美景。

    而就在她望着湖面的时候,手中随意扒了一下掌陀,可随即就听到了‘咔’的一声响。

    顿时,两姐弟目瞪口呆,游姊看着掉在地板上的圆形物件,她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身怀巨力,就这么轻轻然的一下,居然直接弄坏了?

    “姐…姐姐,怎怎怎么办?”游小彦哭丧的一张脸,眼泪珠子就快滴落,将杭爷爷的画舫弄坏,他虽然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却也知道,定是很多很多,多到他们完全都不可能拿出来。

    游姊却是半跪在地,她定眼瞧着断掉的借口,有一多半都是锋利的刀口印,定是先前就有人在这里动过刀子,不然也不可能会被她轻轻一转动就坏掉了。

    她站了起来,伸手扶在空中确定这风向,袖摆被吹起,漂浮着直向了峡谷。

    游姊微微眯眼,她喃喃得道:“杭爷爷啊,这可不是我故意要出海的哦。”

    ……

    湖面上的杭老爷子本坐在码头上与身边的人下着棋,思虑了一会儿,手执黑子走了一步,可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到对面的人下子,便抬头轻咳一声示意着对面的人。

    而他头抬起却看到了对面人目光越向他的身后,脸上带着些些疑惑。

    杭老爷子里面想到了什么,立马就是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条本该停在湖中的画舫正朝着峡谷而去,立马就是惊到站了起来,他想,难不成游丫头先前是诓他,其实早就打算要出海?

    可随即,他却隐约的见到画舫上,蹦跳着挥着双手的两个姐弟,好像是在……

    “老爷,他们是在求救吧?”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杭老爷子看着,可就是在求救么,虽然距离的远,根本听闻不到画舫上传来的声音,可使劲着挥着手的模样,何尝不是在求救。

    他连忙道:“快快快,快些安排人,赶着他们出海之前,将画舫给……等等,二少爷在船上?”

    话说到一半,他猛然看向了一侧,有一条小船直径向着画舫而去,而船上的人,可不就是一直候在那人身边的人么,难不成他真的在船上?

    被问到的伟忠顿时语塞,他悻悻然的说道:“老爷,二少爷的去向我哪里敢打听啊,可是二少爷真要在船上,那么大的动静早就现身了,虽然离得远听不见,可瞧着画舫上真的只有那姐弟两人。”

    方老爷子并未回应,而是瞧着画舫后面紧紧跟着一条小船,担忧的心思立马便放了下来,只要有这些人在,游丫头两姐弟定不会出什么事。

    看着画舫进入了峡谷,他挥着手道:“行了,赶紧着让他们去接人吧。切记,这事不能够传出去,就是有人看到,就说是家里来了两个族亲,出海游玩。”

    伟忠点头应了下来,心中却是在腹议着,这游家姐弟到底是给老爷下了什么迷药,居然这般为他们着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