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三章:落水

    百泉吐水、河弯水美。

    水流并不急,游姊抬头望着两侧的峡谷,鬼斧神工,略显气势磅礴。

    周边的水流声涓涓哗哗,在她耳中如同美妙的乐器声,令人荡气回肠。

    “姐姐,咱们要去哪?”游小彦有些不安,紧紧巴着姐姐身边站着,又想着自己是个男儿身,应该保护姐姐才是,便又深吸了几口气,面上沉着挺起小胸膛。

    游姊摸了他的脑袋,说道:“咱们啊,就要出海了,待姐姐下去给你捕鱼吃。”

    “下去?”游小彦深吸的几口气,立马消散,他带着怯怯,又不知道该如何阻止,便道:“那我同姐姐一起下水。”

    倒不是怕姐姐下水,而是怕一人留在画舫上,没有姐姐陪着,他光是想想就慌了。

    至于游水,这些日子姐姐是不是便会偷偷带着他去桃湖游水,更是在家里用木盆憋气玩,就这点,他就不担心姐姐在海里会出什么事。

    “你得留下来,待姐姐下去了,将渔网撒下来,不然姐姐怎么上得了船呢。”游姊安抚着他说道,峡谷并不长,她已经能够看到前方的出口,一片汪洋大海。

    至于回去,她并不害怕。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坑了杭老爷子,但凡杭老爷子瞧着他的画舫行驶向了大海,定会安排人来寻他们两姐弟,只要出了海,寻个不远的地方将画舫固定,只等他们来接人就是。

    游姊有些心虚,心中下定决心待回去之后,定要好好犒劳下杭老爷子。

    虽然掌陀弄坏不是她的本意,风向向着峡谷她也没法做主。

    可是在进入峡谷之前便下锚,画舫也不会出海,所以,细细想想好像也算是她有意如此的。

    出了峡谷,游姊并没有让船继续行驶,而是寻了个峡谷不远处的地方,下了锚让船停了下来,等待来救他们回去的人。

    起先想着,只能在桃湖游玩一番,便没打算下水。

    毕竟人多,一个不小心被别人看到捅到了游家人那去,准没好果子吃。

    可这里就不同了,来救他们的人肯定不会这么早,她下去畅游一番定是没有问题,只是衣裳弄湿,倒有些麻烦。

    想着,她瞧着跟在身边的小家伙,就个小小的人儿,她也不用顾忌什么,便将外衣脱下,只留内衫在身上,并道:“渔网姐姐已经绑好,等我唤你时你便扔下来。”

    游小彦嘟着嘴,很是不高兴的模样。

    游姊捏了捏他的脸颊,说道:“待我下去看看有没啥海龟,带上来给你做伴可好?”

    游小彦抬眸瞧着姐姐,看来是真的不能够跟着一起下水了,便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能有个海龟为伴也是不错的。

    可这时,两姐弟才刚刚商量好,突然就听到扑通一响,明显的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游姊连忙走到船栏向下一望,便见到蓝中带着清澈的水中漂浮着一个落水的人,此时完全没有任何知觉似的,在水里一动不动。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她是不明就以之外更多的是多了慌乱,虽然不认识这人,可这男子真出了什么事可就和她脱不了关系。

    想也不想,她便直接跳入水中,海水清凉,还未来的及体会这熟悉的感知,便连忙朝着那人游了过去。

    手掌抬着他的下巴,让他不至于溺水。

    游姊也庆幸,好在男子没了知觉,不然在水中挣扎,她还真怕以自己一人根本支撑不住。

    男子瞧着身材修长,可手触碰着他的身子时,便能够感觉到硬硬的健硕,以这人的衣裳来看,不会是经常干农活的农家人,倒像是学武的少年。

    她带着人游到船附近,抹了把脸上的海水,她朝上喊到:“小彦,把渔网丢下来。”

    游小彦忍着泪,听着姐姐的喊话,连忙就是擦了把泪,将渔网裹成一捆丢入了水中。

    而这个时候,游姊却有些难办了,让她扛着这个少年借着渔网爬上去,以她瘦弱的小身子,可真的做不到。

    微微转头,本想瞧瞧昏迷男子的动静,却哪里想到,一转头便见到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先前急切,并未注意这人的长相,可现在看着,她还真的有些闪了眼。

    眉眼长而隽雅,眼眸中又带着一丝的冷峭直直的望着她。

    望着她?

    游姊猛然醒悟,她道:“你醒了?赶紧着爬上去,还磨蹭什么!”

    说着就着放在他下巴的手一用劲,先前一推,让他的脸直接压在了渔网之上。

    被压着脸的杭晨气压顿时下降,他怎么也弄不明,自己明明就在画舫上睡着好觉,翻身落入水中,本想着清凉泡上一泡,结果刚睁眼,这莫名其妙的丫头到底再做什么!

    游姊却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当是少年被吓到了,心中不由撇嘴,一个男子汉这就害怕了,想归想,手上却没停顿,直接抵着少年的臀部就将他往上推。

    不可描述的地方被生人一碰,杭晨猛然睁大双眼,扭头过去咬牙切齿的道:“你再干什么?”

    还别说,看脸在哪个世界都奉行,面前这个少年还是游姊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对着他的怒气冲冲,也不生气,笑开了颜说道:“赶紧着爬上去,不然我把你丢在海里咯。”

    杭晨本不想动,可这丫头的手放在那里仍旧不愿意松开,甚至往使劲的往上顶,只能压抑着心中不耐,不和她多做计较,向上爬去。

    只是上去前,他眸射寒星的向着海面一侧方向瞪了过去。

    而那里有一条小船,船上坐着三人,三人动作一致,坐的规规矩矩,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其中一人,额角落下了细汗,他小声得说道:“如果我说我没看到,少爷会相信吗?”

    “没看见什么?没看见少爷被一个小娘子摸了屁股?”甲二面无表情的说道,嘴角下沉,仿佛很是严厉,可是说出的声音,倒是多了一丝的笑意。

    甲一甲三倒吸一口气,猛然转头望着他,在下一刻,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一边笑得同时一边庆幸着,好在少爷的画舫离得远,听不到他们的笑声。

    可是反过来,就算少爷要罚,他们也心甘情愿。

    要知道,今日这样的场面恐怕他们这一辈子都回味无穷了。

    同时,又想着,待回去之后定要好好查查这小娘子是谁,得让她多和少爷接触接触,不然冷得像一块冰块的少爷得多无趣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