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四章:如同流氓

    看到少爷爬了上去,游姊浮在水面,她伸手摸了摸颈项中的圆珠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惜的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根本不可能去细心的观察圆珠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便暂且搁置,手脚利落的借着渔网向上爬去。

    上了画舫的游姊并未立马询问少年是谁,而是将渔网提上打开又撒了下去,等着回去的时候,如果能有收获就好。

    而她忙着的时候。

    游小彦怯怯的站在一旁,双眼带着好奇的偷偷打量着面前的陌生人。

    想了想,上前走上去,反而安慰的说道:“我叫游小彦,就住在水临村,你不会有事了,别害怕。”

    杭晨冷哼一声,可对着这个小豆丁关切的脸,到底还是敷衍的点了点头。

    哪里想到,得到回应的游小彦立马变得亲切,又是上前几步,恨不得巴上去,明亮的双眼发着亮光,叽里咕噜的不住道:“救你的是我姐姐,我姐姐可厉害了,她会游水会煎鱼,煎得鱼可好吃了,她还说给我捕个乌龟。”

    说完,打量了对面的大哥哥一眼,顿时眉开眼笑,道:“结果乌龟没捕到,到把你捕到了。”

    杭晨突然觉得自己准是没有睡醒,这两姐弟一个如同流氓一个像是个小傻子,他到底是碰上了什么人?

    忍无可忍,他张开了嘴,冷厉的道:“我……”

    “道谢就不用了,不管掉下去的是谁,我都会救得。”游姊收拾好东西,走上前,摸着小彦的脑袋,对着少年说道:“倒是你,你是一直待在画舫吗?”

    杭晨闭了闭眼,待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眼中又恢复了平静,他点了点头算是应答。

    游姊再次打量了少年一番,少年模样惊人,一袭衣裳虽说认不出布料却比粗布强了许多,想来不是农家人,她便道:“你是杭爷爷的家人吧?”

    杭晨再次点了点头,微微侧头看到的向他们划来的竹筏。

    游姊也顺势望了过去,见到熟悉的几人,便知道是来接他们的人了,又对着少年说了一句:“大恩虽说是不言谢,可如果我有那么一点点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不会不答应吧?”

    杭晨望着这个丫头,脸上带着谄笑,右手两指又比划着一点点的意思,也不知道为何,本想拒绝可说出去的话却是:“可以。”

    ……

    游姊两人回到家,受到的居然是满屋子人的嘘寒问暖。

    为何?

    救了杭家的少爷,说不准就能够搭上杭家的大船,别的不说,就杭家那么多的田地,如果能够租凭给他们一些,游家的日子都会好过不少。

    “游姊这事做的不错,等晚上奶奶给你做顿好的。”马氏笑呵呵,嘴上虽然夸着游姊,可那一双不怀好意的双眼却是朝着屋里望着。

    游姊救了杭家的人,杭家为了感谢,怎么都会送来谢礼,可他们又与大儿分了家,这好东西自然不会是送到她那里去,准是被龚氏给收到了屋里。

    她便道:“杭家是怎么表示的?你将东西拿出来瞧瞧。”

    说着,伸手指使着龚氏让她去办。

    龚氏脸上带着笑,心中却是暗骂不已,早就知道这个老东西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好处,便转身将一个精致的篮子提出来,并道:“杭家人送游姊回来的时候,送来的便是这个篮子,里面东西不少,瞧着是用了心呢。”

    篮子是用一块深色的粗布搭着的,可游姊却是勾起了嘴角,送来的时候可是满满当当,可现在瞧着,却陷下去了不少,不用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倒是没有出声,只因她做的比龚氏来的更绝。

    所谓好事成双,来的时候本是两个篮子,只不过其中一个被她偷偷藏了起来,众人不知罢了。

    马氏还未动,一旁的康氏就按捺不住了,连忙就是伸手将粗布掀开,瞧着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可看过之后她却道:“这杭家的人不是极为的大方么,怎么游姊救了他家的少爷,送来的东西尽是这么的寒碜。”

    “胡咧什么。”游老爷子瞪了她一眼,其实这礼他也瞧着轻了些,可是杭家的人又岂是他们能够闲磕牙的,

    “也不轻了,比起咱们行的礼重了不少呢。”毛氏说了句诚恳话,这篮子里面用油纸包了一大坨五花肉,瞧着还有几个小包,想来是糕点之内,下面放着的更是几块颜色不同的布料,就着厚度想来每块粗布能够缝制一两件衣裳呢。

    光就这布料,在乡下就已经算是一份大礼了。

    马氏本想呵斥,却瞄着毛氏挺大的肚子,好险的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可这番动作,在另外两个儿媳眼中,都觉得很不是滋味。

    游小思趁着大人不注意,一下就冲上前,伸手夺了一个小油包,粗辱的拆开瞧见真的是糕点,想都不想就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往后退,就怕有人上前跟他抢。

    “哎哟,小思这是做什么呢,他想吃我难道还不给,用得着抢么?”龚氏气得不行,却也知道游小思是爹娘心中的眼珠子,自然不干太过埋怨,只能如此说道,示意着他没有家教般。

    哪里知道身为小思娘的康氏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拍着儿子的脑袋,对着他道:“还不赶紧着谢谢你大伯母,没吃饱让她再给你一些。”

    游小思就着手里的糕点狼吞虎咽,吃完后舔着手指,又走上前,喊道:“谢谢大伯母,我没吃饱呢。”

    龚氏这个时候是笑都笑不出来了,她可没想到,这三房的人如此不要脸,他们农家人别说每日吃粗粮都说不准吃不饱,还没听说过吃糕点要吃饱的。

    她道:“小思啊你都已经吃了一包了,这剩下的也得留给你姐妹弟弟尝尝不是。”

    “不要,都是我的。”游小思听着就又冲了上去,龚氏好在谨慎的退了半步,不然准得被游小思给撞到,她不由气道:“嗨,我说你这小子,没看到我挺着个肚子?撞到了我该如何是好。”

    “行了,咋咋呼呼像什么样,小思还小他吃些又怎么了?”对于长孙子,马氏是当做宝贝的疼,自然不会觉得孙子有什么不对,倒是埋怨着龚氏以大欺小,她指着篮子又道:“这肉我就带回去了,等晚上煨好了再一起过去老屋吃。”

    龚氏连忙道:“娘,哪能麻烦您呢,我来就好,等弄好了便给你们送过去。”

    马氏微微眯了眯眼,她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挺着个大肚子哪还用你干活,游姊卫兰又小,又哪有我的厨艺好,交给我就是了。”

    瞧着娘不客气的伸手拿起了一大坨的五花肉,龚氏是真的气笑了,差点被她的宝贝孙子撞到,就是她大惊小怪,现在倒是心疼她挺着个大肚子,不让她干活。

    简直是可笑至极,而且就算是拿,也不至于将这条肉都拿走,这一条他们一屋子的人可以吃几顿呢。

    气归气,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抵抗,龚氏按着扯了扯当家的袖摆,让他开口制止。

    可游利仁面上不舍,却牢牢不动,根本不敢开口,反而是狠狠瞪了一眼龚氏,认为是她不中用。

    要知道,以往这种时候,小彦她娘准得将这些人制得老老实实,不会吃一点的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