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五章:陶氏

    游姊坐在一旁,瞧着有趣之时,旁边突然坐了一人,她转头一看,却是以往都不愿意搭理她的小姑。

    游英这个时候倒是显得很是亲切,她问道:“游姊,你是怎么救得杭家少爷啊?”

    “不都是说了么,杭家少爷落水,我乘着旁边的竹筏将人给拉了上来。”游姊张口就答,这个说法还是后来与杭爷爷商讨后,决定下来的。

    “是这样啊。”游英语中带着失落,她想,如果救下杭家少爷是她就好了,能够与那般才俊相见,甚至有交集,简直就是做梦的美事,她伸手握上游姊的手,说道:“你给我说说杭家少爷可好?”

    游姊却是狐疑的看着她,小姑还未定亲,可如今也是十八的年岁了,那杭家少爷怎么看也不过就是十五左右,难不成小姑想要老草吃嫩牛?

    也许是目光太过,游英脸颊瞬间添上了臊意,她顾而言他:“这不是好奇么,都说杭家少爷是个难得的才子,前年更是考取了秀才,村子里的人都在说,说不准过上几年,咱们水临村得出个状元呢。”

    “才子?”游姊听着倒是更加的狐疑,那人不似白白净净,反而像个练武之人,还真看不出是一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呢。

    “英子,赶紧着呢,回去了。”马氏拧着肉大喊道,其实也不过是像在屋里给女儿私下补补食,这么大一块肉,私下让她的小儿小女还有宝贝孙子吃到撑都没问题。

    游英有些不愿,可到底还是松开了手跟着离开了。

    待人离去,龚氏气得不行,却又不知道如何发泄,拧着只剩下几块布料的篮子就往屋里走,边走边道:“这算是哪门子的亲人,跟个土匪还差不多,就知道吃吃吃,不知道是个饿死鬼投胎。”

    “说够了没,给我赶紧着闭嘴。”游利仁先前还唯唯诺诺,这个时候却是站起身大声呵斥。

    龚氏本就不是个乐意受气的人,插着腰身道:“我说错了么?那么大一块肉,本来就是咱们家的,现在倒好,全被你那偏心的娘拿走,到时候吃撑的是他们一家子,倒是让我们一家子饿着肚子,这算个什么……”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话还没说完,关上不久的大门被啪的直作响,将院子里的几人顿时就是吓得一激灵。

    瞧着这声音,地面都感觉震得发抖,足以可见敲门的人是用了多大的力道。

    龚氏更是吞咽了一下,她想着难不成是老屋的人没有走远,听到她的话转身来寻她麻烦不成?

    如此,心中更是慌乱的不行,就怕外面的人冲进来将她修理一顿。

    以前还能凭借着肚子里的孩子让老屋的人另眼相看几分,经过神婆子的事,现在可就没那么好的福分了。

    游利仁也是这么想的,他更是不敢去开门,可是外面敲门的人一直在,他只能说道:“游姊,你去,将门打开。”

    游姊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这些好事准得落在她的头上。

    好在,不管来的是谁,想来这人都不会是寻她的麻烦,便上前,将门阀打开。

    可这一推开门,见到来人,不由有些怔然。

    还未反神过来,便被大手一推到边上,来的妇人走上前,随手拿起一把扫帚冲着面上带着惧色的游利仁就扫了过去,手上动作不顿,嘴上便道:“好你个杀千刀,居然还胆敢打我儿子的注意,老娘就是不在游家了,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个怂货。”

    被扫帚扫的面上一痛,游利仁的第一反应不是反手,而是抱头转身就跑,想来是被打怕了,他嚎道:“你误会了你绝对误会了,小彦是我儿子,我这么舍得卖掉他。”

    “好啊,你倒是亲口承认了,看老娘不打死你。”陶氏满腔的怒气,手中更是加重了力道,将人打的是上蹦下跳。

    游姊从刚才的愣然变得是目瞪口呆,这两个月来,在家做主的便是她这个爹,哪怕就是龚氏也不敢闹得太过,她还当爹是个汉子,怎么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的场景。

    被打的不敢反手不说,听着那嚎叫的声音都带着些许的颤抖,说不准再继续下去,这鬼哭狼嚎的声音得变成哭喊了。

    游小彦听到动静,小跑出来,见到外面的人,顿时就是大声叫道:“娘!”

    陶氏听到声音,总算是放下了手中的扫帚,先是狠狠瞪了一眼站在那里发颤不敢动弹的龚氏,厉声的说道:“老娘警告你,你那些心思只管往肚子里塞,但凡我的两个儿女出了什么差错,你可得想想你自己的儿女可别落在了我的手上。”

    龚氏被吓得不行,她可是没忘记小彦他娘的厉害,眼前这一番的闹腾她瞬间想到了以前,就着发软的双腿话都不敢说一句就躲进了屋子里。

    陶氏有多厉害,水临村的乡亲是个个都知晓。

    就是老屋那边的人都不敢轻易的得罪,不然也不会爹娘都在的情况下,硬是分家出来,而且分的东西还不少。

    这一切,都是靠着陶氏一人操办好,而且老屋的人硬是不敢多吭一声。

    此时,游利仁更是抱头蹲在一角,慌乱的直发抖,生怕这个母夜叉又举起扫帚打来,这一刻是恨死了龚氏,要不是她出些乱注意,又怎么会将陶氏给气得大老远的跑过来,还揍了他一顿。

    “你个不作用的东西,待以后老娘时不时来一次,但凡瞧着游姊两姐弟有个不好的地方,看我怎么还在你们游家人身上。”陶氏瞧着这一幕,也没继续纠缠,她这次来本来就是想要吓吓这些人,真要做什么也没打算,毕竟她出了气,待她走了,两个儿女倒是过的不安稳。

    恶言威胁几句后,她便带着两个儿女向着外面走去。
Back to Top